• 鄧非
    鏡頭   2019-06-08   關於心情

她住的一樓公寓,距離我剛好切分成一個視覺仰角。

偶而,她像是心中感應,從臥室窗幔抬頭看向牆籬上方起伏顛亂的天際線,像是被偷窺時搜索現行犯,努力找出一個玻璃光眼瞳反射。常常,她的心情並不急於虛幻,不糾結聚光眼裡一粒砂子,迴望時,像是心情貼影,渴望她的每一個動作被抓進另一個人的鏡頭裡。偶然間寂寞,但並不孤獨。

她習慣性的早起,從臥房打光赤腳,走到客廳點亮天花板夾層懸落的燈盞。多段式的開關設計,經她反覆切換後,把燈光調到可以茫茫視覺的弱視程度。畢竟,窗外依然黑稠一片,太亮的光線,引來覬覦的目光,不是她一個女人家不該謹守的分寸。然而,點亮她心中的另一盞燈,像是走到三岔路口時問天投石,總也不至於因為無助而迷惘,而讓她迷失了方向。像她起早時廚房料理,做了簡單的早餐,怎麼選都離不開那個人鏡頭下的菜單。彼此胃想應照,不知不覺就符應了一句俗話:抓住那個人的胃。

有時候過份安靜的氛圍,仰視窗外悄然靜幽,讓她懷疑起來自己是不是庸人自擾。為了打破靜默,她挑起鼙鼓鐃鈸,錚錚傳遠她意欲穿腦的魔音。又或者拔開步伐走到和式齋房,撩動十指敲電子琴上的黑白鍵,配音和絃奏鳴一首流暖低溫的雙人枕頭。她的一舉一動像是那個人鏡頭下的皮影,她撥動的絃聲像是音域效頻,震盪著兩個人不說話時共鳴。

大部分的時間裡,她一個人安靜自處。窩進去黑皮沙發,癱軟成一隻蜷縮的蝸牛;修枝翦葉小源流花坊,照映古銅鏡裡捥青絲的女人;或者伏案書桌上一紙藍曬,桌緣堆疊了幾本工業風設計指南,尖銳她不打折,事事躬親的堅毅性格。她偶然間抬起來頭來,望向冥冥中視界,像是她唸書時舞蹈社公演,裸動舞台上緊縛的身軀,迴旋而忘情。那個人在舞台下執著兩眼鏡頭,也因為忘情,忘了如何轉身。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