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歌
       2019-06-11   關於生活

之前很流行海龜湯嘛,我高中考完試就一群人坐在地板上,開始出題。

打完排球大家都很禮貌的換了身衣服,還有運動噴霧的味道。

"妹妹在媽媽的喪禮上看到一位男生並愛上了他,過了幾天,妹妹把姐姐殺了。"戴出題。

"什麼鬼,妹妹有病吧。"李說。
"龜湯本來就有毒,那袋龍眼給我。"我對蘇說。
"妹妹跟姐姐有仇?"郭發問。
"沒有喔。"戴說。
"這道題也太簡略了。"李說。
"你別吃龍眼了,蘇一直吃,那是有身體有資本,你體虛。"郭看著我剝龍眼。
"喔~"不聽話。
"快猜啦別吃。"戴掐著我脖子。
"妹妹想再遇到那位男生呀。"我就像被捏著軟肋的貓一樣縮著脖子,慢慢說。
"啥鬼。"蘇說。
"喪禮遇見的男生,那再辦一場就有可能再遇見喽。"我往嘴裡塞了顆龍眼。
"你好噁心喔。"李說。
"什麼啦。哪有。有猜對嗎?"我說。
"幹你超變態的,對啦。"戴說。
"哈哈~要設身處地想嘛。"我剝。"我上次出的那題你也猜對阿。"
"那是。"戴一臉得意。"不過這題超變態的。你好噁心喔。"
"你好噁心喔。"李一臉嫌棄。
"你好噁心喔。"戴一臉嫌棄。
"你好噁心喔。"蘇一臉嫌棄。
"複讀機喔。"郭說。"以後你想殺人一定要跟我說。"
"一起搞?"我笑。

怎麼這樣,我良好公民,不過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有點開竅了,犯罪心理對我來說,我好像有點天賦,開始無盡的找書看。
不過理解不代表認同阿。

結果我吃龍眼吃嗨了,流鼻血。








下一篇

  • 牧歌:2019-06-12 00:58  To INK:

    我們一點都不恐怖。一群小孩子打屁。
    同被營隊學長姐嚇死,然而學長姐居然說我邏輯變態,很跩又委屈,人生好難。
  • INK:2019-06-11 21:37
    我以前在營隊被學長的海龜湯嚇得不要不要的,明明就是沒什麼的故事,說故事的人的技巧會決定恐怖程度。
    讀你的日記似乎可以看見你們生動的討論。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