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非
    情事   2019-07-08   關於心情

窗外煙里,茫灰灰的天際,攬鏡時齒梳蠻纏,用力一扯,扯下來一根根頭髮,驚落的像是窗外盆雨傾斜,來不及細數,已經砸進去土裡,淤積成往事。

從謫居的小屋翻一個身,落下腳剛好踩上了堂前樓階。昨晚趕了一整夜圖稿,差不多剩下最後幾筆修繕,就可以交差主編了。電話裡頭主編催命符似的追索著要圖稿,說文字稿已經校訂完成,就差她的幾頁插畫,等著付梓印刷。聽多了不覺得壓力,只覺得煩。

定稿前,心突然整個垮了下來,抬頭望出去窗外,階前的落雨聲,急嘩嘩刷屏心事,一幕幕清澈如漿洗過後的新衣,穿上身像國王的新裝,浮華中鄙陋情緒。從小外套的口袋裡掏出煙盒子,掉出來一支棉白濾嘴褐色草絲香煙,燃起火燒了一截煙梢,吞進去咽喉井深度,嗆出來往還黑著的晨時雨霧噴去,茫散了雨水和騰騰煙捲的溫差,像她經常來來回回換日線之間,周轉不過來情緒,掉一半在子午線兩邊,讓她成了感情的邊緣人。

她邊緣感情,他則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感情更生人。她遇見了他,他給她的第一印象是,自虐性的囚於感情的牢籠裡,動作泥謹,心牆高築。名曰見合,也就是各自朋友圈子裡推波助瀾,說有一個她挺適合他的,有一個他叫她不妨帶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去探個虛實。等圍桌的兩個人放涼了桌上咖啡杯,不約而同抬起頭看向窗外,靈犀一點,一前一後走出咖啡館,在廊簷下點起了香煙,吞雲吐霧間兩張臉不遮不掩情緒,釋放後,透光一線曙色。

但也僅僅點到為止,時間左岸,像舊地重遊巴黎時,從艾菲爾沈望塞納河,水岸煙波悠悠一夢。等周一圈一百八十度線東西,坐下來靠在他的肩頭,他仍然是煙捲裡的那張臉,浮浮的,像一場夢。

她從坐著的樓階站了起來,轉過身慢慢的走進去樓廳,摁一下電梯按鈕,從茫灰的雨裡走進去暈恍的,她存在的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