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非
    母女   2019-07-10   關於心情

放暑假了!放點前夕,女兒從清華寄回家的兩大瓦楞紙箱,深長著意味。一則把寄宿學校時期,堆放了百來個日子,該要清洗整理的,都丟回來給家裡的老媽媽。一則母女倆自從剪斷了確認兩人關係的臍帶後,禁不起歲月翻轉,漸疏漸離。最明顯的就是,女兒談戀愛的對象,從來就不是自己口袋裡的名單。揣不進來女兒心,推出去又像是把自己也跟著往外拉,扯了好長一條牽掛。開封紙箱時,從紙箱裡衝出來小女兒的味道,這才驚恍,原來自己還真的有這麼一個小女兒。

女兒把大包包丟回家裡,搭高鐵時一身淨素,身上只掛著一個斜背包,清清落落的,完全沒有征途道遠的累贅。倒像是出了門,轉個彎,折回家來,問媽媽煮好飯了沒?一派輕鬆模樣。敲開家門,女兒邊把身上的包包卸下,邊叼著嘴說想要出國留學,準備考托福。眼睛裡完全放不進去在家等著的,母親巴巴望的眼神。想的是犒一頓飯,拍拍翅膀又要走了。而且,這一走母女天涯,各自一方,像是兩個人不說的宿命,遲早要發生的事。

總會在週末假日約三兩個大學時期麻吉,邊吃飯邊聊聊家裡的大小事,推心置腹猶許當年。但是等彼此都老得一塌糊塗了,心頭瑣碎越多,數家當的事只能往心裡頭數,表面上徒然一堆茶話酬酢。女兒回到家來,整天往圖書館擠,擠出來剩下一個寂寞的媽媽在家裡放暑假。心許,這下倒是落得清閒,原本打算如何趁兩個月的暑假好好修復母女情,工程就兩個人的規模,然而細節繁複,弄不好又容易牽動敏感神經,不可不慎。這一來,什麼都省下來了,老的放她自己老去,小的任她擺款自己的人生。

母女倆擺場子應酬,唯繫一味,吃。媽媽忙了一整個白晝,昏昏欲潰,坐在冷氣房裡有一搭沒一搭的看著MOD。小女兒從圖書館蹭回家裡,窩到媽媽身邊,隨手拿出來兩個紙袋裝老天祿,掏出袋子裡一根鴨舌頭就往媽媽的嘴裡塞,媽媽一口咬下去,眼珠子差一點蹦出來碎碎的玻璃削。問小女兒什麼時候有空,母女倆去六福萬怡海撈它一頓。

在萬怡吃過了晚餐,母女倆搭緊了臂彎走出飯店,小女兒側過臉看了一下媽媽的臉,果不其然看到媽媽又把挑嘴兩個字掛上了鼻頭。小女兒往媽媽身上蹭一下,屁顛顛擠過去,媽媽會意過來,等著小女兒開口。小女兒說回到了家想嚐一嚐媽媽做的綠豆粥。媽媽回說外祖母的廚藝傳到她的手裡是完全變了個調,失傳了。小女兒說咱們母女倆吃的是氣氛,重質不重量。想到有一次小女兒說想吃粽子,到菜市場轉了一圈,心裡佔據了天上老母親手作的粽子香,一時之間恍恍然,好像被她搞砸了什麼,接續不起來味道傳承。她在母女倆間佔據了名份,有時候似乎未能善盡母職,給不了女兒想要的,即使只是一個簡單的,吃的味道。

然而,小女兒說要出國留學,說的時候,心裡頭剩下幾分之幾她這個媽媽?唉呀!養大了女兒就像養老了媽媽,手再長猶不能及,少操煩省點事,心掛著,也就夠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