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非
    天台上的月光   2019-08-08   關於心情

天台上,一宿芙蓉清月,左弦臉的表情,像一幅紙軸日曆,弓起了歲月姿態,因而圓與缺,因而想與不想,終於褶紋深闊,呼喚時妳我距離。

銜月的時辰,過徙西陲星宿,光的亮度仰望遞減,天空漸漸染白,怎麼固執,終也宕落;如何猜想,終也一粒塵埃朝夕。

蔓蔓說起了妳,懸河口語,說一起唸書的時候坐在階梯教室裡,妳的正後方。雖然性別同屬,都留著長髮,綁縛了一條髮尾,仍然忍不住想看一回兩回,清楚妳的五官稜線,模稜兩可是不是下視丘費洛蒙引來了非想。蔓蔓說像她這麼的矜持,不輕易道說情感,對妳仍然蠢蠢心念,想要摟緊了妳,親親妳臉上光澤,不經意也要試一試跌進去妳瞳眸的勇氣。蔓蔓果然只是匹夫之勇,不敢摟妳的腰親妳的臉,極大值也只是和妳在課餘之暇,捥起了妳的臂彎,從羅斯福新生南路口,疊起來兩個人腳影,盪向另一頭蒸蔚著水煎包氣味的東南亞。蔓蔓說的時候,迴然往事,記憶的屏風清清楚楚妳每一筆線條,拭去以前,想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遇見妳,模糊了一段心路。蔓蔓要我不要怕,放過了妳,真的只能剩下記憶裡呼吸。拉著妳,從徐州路遊晃過228公園,走停凱達格蘭大道上樓墜前青蔥布衣,光陰的格落清晰,風櫃裡妳埋頭清湯掛麵。再往前重慶南海,記憶一層薄紗,燙金烙印。像我告訴妳的,我應該認識妳在更早以前。有多早?妳說的不夠真切,也許是擠破了一叢叢黑頭髮,第六感一眼回眸;也許是蒼茫何處,錯身後恍然。那麼,什麼時候一夕淡水平澤,據山一隅格望八里海潮,聽何時潮起潮落?妳要我拄一根拐杖指針歲月的盡頭。歲月逝去,天台上的月光皎潔依舊,雙雙對對足影加上一根拐杖,茫茫誓言,誓願茫茫。像蔓蔓說的,試不試結果都一樣。蔓蔓知道的妳,和我眼睛裡的妳一個樣,是窗欄外一紙翦影。

從出生地簡便一個行李拖拉,搭上夜車聽車窗外鐵輪子壓伏過枕木,車過濁水溪,水流聲濺落,潺潺記憶共鳴。分手時逃不過蔓蔓擲地卜爻,算一算,蔓蔓說我和妳各自山脊兩斜,一人月下。我和妳情牽兩極,蔓蔓歷歷在目,說不明白細節,大概總結最後的結局。蔓蔓說不明白的,蕩蕩妳我心中,意在言外。像我記得的,天台上的月光,是妳轉不回頭的仰角。

找了房仲,搭一層樓貼近月舫,樓底下光冷煙灰,散漫無眠。沾一身腥,爬到天台上,拿一隻酒瓶子洗掉塵埃,讓月華走過去身體條紋,封塵後冰冷,忘了曾經有妳。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