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歌
    假期第一本書了   2019-08-12   關於心情

我在媽媽的妹妹家偷了一本書,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我很早就知道這本書,高中有同學跟風的預買,問我要不要一起。

我說,是什麼書。
他說,不知道。

之後我也沒有買,如今經過一些耳聞知道這本書,也小小瞭解了。

我看書前喜歡聽作者說話,訪談節目或是他參加的一些娛樂。
所以我就上網看了。

我非常自我中心,但我很喜歡看一些挑戰我思想的東西,這點倒是很受虐。

我喜歡看我的思想破裂的樣子,且打破我的觀點是那麼美又畸形的色彩繽紛。

在大家都在噁心的當下,我會想知道作者想說什麼。

沒想到16分鐘的影片,不到一半,我聽到太衝擊的思想了。

知道嘛,我一直認為魅力是蜂蜜。

我竟然無意識的開始狂笑,然後聯想到所有我看到過的精神變態,霎那間,我覺得我就是他們,也是本身。

然後我說,你這是在引誘犯罪。
然後接著說,你喜歡美,而如果那人擁有極好的審美跟一點溫柔,想必你不會太拒絕了。

最後有點失落,美不應該是圓圈,而是要有缺口,所有的藝術都該有出口,別把自己落在了封閉區。

//

讀了幾頁,最近是真的太沉迷遊戲了。
你說你的書不是7,80年代的書,我會說那是。

真的充斥各種張老師的影子,句子斷句都很舊,高中有很多同學說沒看完或直接跳到最後看結局很多,原因是看不太懂,不通順。

其實是不習慣的問題,如果有看白先勇或魯迅的書,反而會覺得是創新,在基礎上放點綴。

或許因為你希望表達最細膩的地方而大量用譬喻,但描繪事物是自己的體驗,共鳴點會偏小,整本書的注意力會放在犯罪,而不是每個角色的心理感受。

你說想寫這本書很久了,你一輩子也只寫了這本實體書。

//

看不到百頁我就去看一些人的書評了。

"是狼師讓我看不到第二部作品了,真可恨,我真的希望能看到她的作品。"
"自殺不是解救的方式,運動阿朋友阿。"

噁心的英雄主義。
根本不在意她好不好吧,是希望她的才氣在憂鬱的氣氛下感染文學。

到底是在同理心什麼阿,打著愛的名義說為你好,甚至想解救她,她已經說不可能幸福了。

一輩子不可能幸福了,從13歲到如今,每天的每天都在回憶過去,對這樣的情況說出祝你幸福真殘忍。

//

看完了。

昨天在跑步時我在想你的話,想搞清楚為什麼你會覺得會產生愛。

你說李國華的話是美的,但我實在無法將表裡不一的人套上美字,我很抱歉。

反正你也說了那種愛在這星球上不是愛,那我也不去試著解惑了。

因為最終總會因自己那點微薄的智慧去理解,誤解了你是我的褻瀆。

用書堆積的才華,你令我感到渺小,我從以前就囫圇吞棗似的啃蝕各大名著,毫無品味可言。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