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了妝、穿了想穿的衣服,像是較勁一樣展示「過得很好」,也像是自暴自棄「啊,什麼都不管了」。
上次在巷口不明所以地哭了,而昨天夢到你站在巷口。
想對你說:「開什麼玩笑?別以為我會輸,我可是經過那些而還活著的人。」
但我想我只會悲傷地看著你,或許妝也花了,
你卻視若無睹。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