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曉得
    秩序及其帝國主義    2020-01-09   喃喃自語

  
  最近常在想自己的名字都被登錄在哪些國家文件或統計數據中呢?叫GDP還是GNP的什麼〔每次聽新聞發佈報導最後百分之十、之五如何如何,我都想我反正落在最後百分之一或零點一以下,大小事與我無關。〕警察局紀錄、身份証〔有一年更換新版身份証我無緣無故死拖活賴強硬了兩年半,里長都跑來敲門催促好幾次,才老大不情願去戶政事務所換領,這段時間內=以一種抽象的方式暫時自主隔離在國家人口統計清單之外。〕上的出生年月日〔查詢網路上的萬年曆,登記的國曆出生日期其實與我一直以來過的農曆生日不合。父親去世那天晚上,我清理他的隨身物,在他用了半生,四邊縫線散脫形狀全都走樣,中央且與臀形吻合被老病身體殘壓出一弧形凹洞之皮夾內層找到一張磨損很嚴重醫院發給的小紙片,上面模糊証實了我的農曆生日是正確的=身份証上登記的日期是胡謅亂填的。〕學歷〔直到現在,儲存腦海的固定視象中還常錯以為目前身份証上仍有自己檢附學歷証書去公所找承辦人員由他手寫進化的學歷欄, 以早就遺失為藉口沒繳回去的那張舊証自國中畢業後就不曾更新,有時候半夜去便利商店領網購包裹自報手機末3碼366之後拿出來晃一下,二或三度就業專門上大夜班明顯以個人意志支撐一臉被壓迫感的中年爸爸也懶得計較你這個人早就過期了。〕駕照〔有一次坐火車去外地玩,出了後站要租摩托車遊逛才發現駕照過期了,只得全程都在市區徒步行走。隔年再去玩的前一天想到駕照的問題,焦急地大街小巷鑽竄走找,尋覓提供拍攝証件大頭照快速立取服務的所在。從這條街走到那條街,天空開始下起毛毛雨來,又從南門走到西門,毛毛雨開始加大加密已經算是細雨了,我執拗在雨中步行尋找,轉了幾處,好不容易才抵達鎮上當時唯一有提供証件照立取服務的萊爾富,這時我全身軀整顆頭顱及長髪——那時我還有頭髪——都濕淋淋地滴淌雨水,糾結成類龐克不規則尖錐狀的數十個叢結。店員拿毛巾給我,我說不用,這德性還好,請直接拍。他拿出一桿當時最先進四鏡頭的攝影槍隨便對我扣了一下扳機,接著輸出四張連續未裁剪的一吋小照片好像逃避通緝在山裡躲藏年餘蓬面囚首一幅野獸匪人模樣的賊徒。趕下班前拿去監理所,就此貼在有效期限二十年的証件上——從此每逢在MTV過夜臨檢或紅燈右轉被交警攔下,拿這張照片出來都比其他人多招惹五分鐘麻煩。〕稅單、兵役記錄〔曾經多年沒有聯絡的小學同學兼鄰居某某某突然在電話中出現,說他此刻正在縣政府兵役科打工,看見裝著我之身份與健康考核種種卡片的資料袋,上頭登載目前的住所與電話,就打來聊天敘舊——他說他是某深夜廣播節目的聽友,主持人感謝他常寫信捧場點歌幫忙搞氣氛就約他出來喝過一次咖啡等等與我無關的事云云——聊著聊著就把我的軍籍資料檔案丟進垃圾桶以示朋友義氣……不想目前此刻現在卻引發了我之極大焦慮,這麼多年來消失於國家後備軍人名冊從未收過點召通知的我明年、後年、大後年有可能被叫上戰場嗎?又,我的內心到底是真實渴望有意願或畏懼逃避只想苟免呢?〕選舉人名冊………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