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非
    戀戀風塵    2020-02-12   關於心情

讀妳從不萊梅傳來的棉花糖天空,仍然恍恍昔日,以為妳還幽身杭州南路的老宅子,望著庭院裡參差葉縫的天空,一心一意修茸妳的鵝蛋臉。興致勃發時,翦枝一個缽盆子純白顏色茉莉花,伸出食指傳來一幀照片,順便戳一戳我的後腦勺,讓我囫圇吞棗妳的人生餘味,低下頭按脈心跳,不自覺便要投河妳佈下的色香味誘網。

然而,聽妳的聲音已經好遠,好遠,遠得像一個年代,曾經何時。

搭上公車從南海路回程,搖了兩個公車站牌,再要起步時,車窗外懸大門右側的大字帖,許許青蔥油光,染色光廊下歲月的回音,迎來乍醒的晨飛蓬一頭清湯掛麵,送夕陽重慶南路騎樓下一前一後跫音,聽腳步聲情思驛動,不捨忘情,而仍覺得空落,猛一回頭,只是回憶裡的樓梯響。

等妳撲過來一張臉,浮貼在淡水線七點整的早班車車窗上,跌跌宕宕一個一個車站名字倒過來唸。唸到了終點站,眼睛追出去妳下車的身影,頭也不回,自顧自疾步往前。這才驚覺,一直以來妳我都是錯落著兩個人一前一後關係。

妳說,我們之間似乎隔著一道永遠的距離,任人擺佈,身不由己。從最初,到現在的最後,都一樣。

妳輕忽了一個事實,擺佈我們的劊子手,不是別人,是妳跟我。

於是,妳有了葦渡蒼淵,遊走美東美西,經緯時間柵欄的念頭,想要製造妳的不在場事證。妳一念興起,我落後了所有知覺。

收到妳的訊息,妳在信裡說妳才剛剛經歷過一次大逃亡。

洛杉磯Saddleridge Fire,山的稜線迷惘著死亡的瑰麗火光,追著妳一路駕車逆向地軸自轉,追到了西海岸夕陽沈落的海平線,妳這才鬆下一口氣,娓娓道來妳正所在的異國他鄉。妳說妳正從舊金山漁人碼頭搭上渡輪,看遠處水幛煙氳,赫紅色的金門大橋,懸索舊金山灣和太平洋兩端。妳漂泊了一紙浮萍,試圖從記憶當中尋找一個可以灣靠的港。

我忘了問妳,妳的記憶留有我幾個明暗晦影?

就像妳去年遊蹤北海道,在阿寒湖鶴雅Wings,住宿的房間裡躍展瑜伽四肢時,身後的落地窗潔然淨透,看似要穿越過去探手阿寒湖湖水,掬握一把札幌的第一場初雪。收到妳的信,第一眼直覺,我們之間隔了兩千六百公里。

習慣了妳怎麼來,卻又要適應另一種心理情境,妳怎麼走,走去哪裡?

就像我站在的天空底下,時而晴朗無雲,時而鋒面過境,扯碎了棉花球撒了一整片灰濛濛的天空,看著妳傳給我的棉花糖,吃不到糖的滋味。

也許就像我們不孕而萌,自然彼此胸臆間默契,我們更適合在這樣的情境裡,妳做妳想做的事。我想不想,一個站在世界另一頭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