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日子都溫柔;現在,每一天都在啃骨頭。

走路的時候很柯文哲,反正,又不會搞丟了陳佩琪。真的搞丟了也沒關係,別人的老婆屬貓,我家那一口子屬狗的。聽說,女人的鼻子比狗還要靈。

以前吃飯很西餐,現在都吃路邊攤。灶炕上鍋碗瓢,煮來煮去都是兩個菜,加一碗蛋花湯;少一味,食譜上寫的是文言文,我家那一口子說沒有讀過冊。柴米油鹽白雲一朵,又沒賺卡多,山珍海味夢裡遊魂。

出門大包小包都是她的,回家的路上小包大包也是她的;她帶著出門,她買了回家,大小包通通丟給我一個人包。

很久沒去KTV,也很少去電影院。逛街她嫌我沒耐心,我跟着她走完了東區,又逛了一圈西門町;萬年大樓很老了,她穿衣穿鞋從來不退流行。

她不太唱歌,但是她很會唸經。經書裡寫的是梵音,我聽到了咕咕雞叫呀叫不停。耳朵纏了老繭,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尖銳。

很久沒一起出去玩了,約了時間空檔,約不到一個好天氣。天氣好了,心情壞了;心情慢慢好轉,兩腳越來越懶。要不然在家看電視也不錯,她追劇,我看一節一節新聞重播。反正家裡的電視機客廳一台,卧室一台,各自抓著遙控器,日子倒也安份。

以前兩個人有話說不完,現在兩個人的話還是那麼多,只是我都講了給我的手機聽,她覺得她的手機比我還要知心。

日子把鏡子過老了,也過胖了。兩個人面對面的時間少了,背靠背的時候多了。好的是,轉回頭時,看到那個人的背影肥肥的,皺皺的,年輕雖然留了白,老歸老,依然還在。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