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電子浮生
    記兩則失落的MWAAT
    2020-07-31   我們要裝得嚴肅一點
    54

 
 MWAAT(=My way of arranging and accumulating things)-246〔從來每次編號碼我都不會從1開始,然後2、3、4一路照順序,都用亂數,跳來跳去。〕畫面右下靠中間有一個上面刻著鯉魚潭紀念原先濃厚平整塗染的桃紅色顏料快掉光露出灰白本色花紋的大理石蛋。這個在我記憶的邊界〔幾乎=從初始就存在在那兒〕,由父親帶領全家出遊購回的旅遊紀念品,一直擱在我家客廳擺展示品的玻璃櫃裡〔今天先忍住不評論這些展示品,尤其父親有關展示的概念。〕我一直不曾認真去意識鯉魚潭在什麼地方?父親去世後我取得駕照〔如前次所云一段以汽車擋風玻璃為電影銀幕的曲折隱喻。〕帶著相機〔本來僅打算帶一台500元的拍立得和一次買兩條大衛朵夫香菸送的塑膠傻瓜——用玩具相機接過case的森山大道大概會說真的要拍的話買大衛朵夫香菸送的塑膠相機當然也可以拍,也一樣可以拍出挺不錯的照片,用什麼相機不是重點云云——出發前在父親的衣櫃找出由兩層塑膠袋包裹至少二十幾年的舊單眼,他安排全家進行最後一次旅行前還鄭重拿去相機店清洗保養。上網google它的身世,剛好就是我出生那年canon推出的新產品,家庭舊相簿裡有幾張照片,可以看到年輕的父親脖子上掛著這台相機——就順便把它帶上——這則關於父親相機的記事將在下次作為拆解攝影神話的材料。〕頭一回自己開車出門,經過花蓮鯉魚潭心念動了一下,啊,原來鯉魚潭是在這裡啊,就下車晃晃,拿父親的相機出來拍了幾張黑白照片。送洗結果底片雖有感光,但那些黑色粒子只粗略聚成形體,如兒時印象朦朧沒有細節,又好像眼內生了肇使視覺混濁如霧的一層病翳,再不然哪天科技進步,利用什麼探測深入大腦皮層某處,將已快失去的記憶轉成畫面直接輸出就是這個樣子。
  

 MWAAT -756:畫面由大理石蛋轉向後方,在2點鐘方向距離不遠處由塑膠支架安置的球狀物是早期用於視訊通話的網路攝影機,在回覆總是稱呼我親愛的寫幾個字君〔有些人受慣訓練好像不先喊喊收信者的姓名稱謂就沒辦法在信紙開講,我沒有在第一行寫收信者姓名稱謂提稱語然後點兩點才開始敘事的習慣,都是寫了一陣子很偶而才稱名呼叫對方一次兩次。〕的前筆友寫來的第一封信裡我編故事說自己從失敗地流放回來〔家人說我明明被照顧得很好,卻老愛在網路上擺苦兒形象,不知什麼居心。〕在一處荒廢大宅側門旁的車庫裡獨居,整日賴在潮濕空間裡寫信〔孤詣探求知音也是苦兒意識的一種變化形〕。我去全國電子花 190 元買來這顆眼球造型的網路鏡頭,對準置放於錄音機半透明匣中轉動著的錄音帶,視訊畫面上除了兩個具連帶關係轉動著佈滿一圈凸齒狀的圓洞之外,也看得見一小部份錄音帶本體上不完整的圖案和文字,持續通信很久的dustinthewind@pc.com〔 一直到她消失後我仍不確知她取這名字是出自kansas的歌曲還是電影戀戀風塵。〕偶而會用鍵盤在MSN上訊問是誰的歌聲在轉動呢?我一邊寫信一邊算準音樂熄滅時替換聲音,從未移動那眼球造型的 webcam 朝向自己。那時候是雨季,如今只記得整日持續不絕落在車庫房頂塑膠遮棚響脆的雨聲,對於含蘊意義至關重要,作為整起事件背景符號之音樂的全部印象卻都失落。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一篇其他筆友的日記 2020-08-03 廢墟小論(之二)2020-07-31 記兩則失落的MWAAT2020-07-28 心中蔓生滋長的廢墟2020-07-26 埋在地下尚且看不見的意義之鏈結2020-07-25 想到太陽底下去2020-07-23 我的堆積擺放2020-07-18 隱身體驗再會吧〔或再繼續吧〕2020-07-15 中午買不到便當記2020-07-13 Re:2020-07-12 樓上人家今晚派對2020-07-10 串流場景2020-07-02 閱讀,以一種堅毅的視覺2020-06-28 花兒兀自開謝2020-06-26 從旅館床上小寐醒來的螢幕框框2020-06-23 半透明藍2020-06-20 跟舊情人說再見2020-06-13 空氣裡都已經是暑假的味道了2020-06-11 記一本我沒有寫出名字的詩集2020-05-17 東京愛情故事2020,第二集2020-05-12 東京愛情故事2020,第 1 集2020-03-17 與前筆友通信的紀念日2020-03-12 三個夢2020-03-09 在春風沉醉的夜晚觀察2020-03-05 事實上唯獨只有觀察者才是孤獨的雨夜觀察2020-03-01 時間的掉隊、跟隨與填補2020-02-28 視覺機器2020-02-27 夜間觀察2020-02-18 新地下室手記2020-02-16 雨天速描2020-02-14 後人類之夢的結局2020-02-12 後人類夢境之42020-02-11 後人類夢境之 32020-02-09 又一個後人類之夢2020-02-08 後人類夢境 2020-01-29 新田野查踏 2020-01-09 我的自述2020-01-08 黎明的味道2020-01-06 心情是完全的歐式自助餐2020-01-04 聲音的武裝巡邏2019-02-28 普通照片攝影展2019-01-20 趕出門看大象席地而坐未完成的視頻2019-01-19 後文字狀況2019-01-18 記憶的大廈 2019-01-17 糊里糊塗不知所謂越下越大的雨2019-01-16 名家推薦的位置2019-01-15 給攝影神話一顆星負評2019-01-11 低角度亂看的觀察2019-01-10 莎岡的破折號2019-01-09 高潮電影院2019-01-08 在自家附近拍照2019-01-07 星期天的FB紀事2019-01-06 急躁引擎2019-01-05 陽光照耀著句子2019-01-04 看電影 22019-01-03 看電影2018-12-30 關於夢的造句練習2018-12-27 通訊狂歡2018-12-24 終究沒人知道他想要表達的意思2018-12-15 去日本:第8日2018-12-14 去日本:第7日2018-12-13 去日本:第5、6日2018-12-11 去日本:第4日2018-12-10 去日本:第3日2018-12-09 去日本:第2日2018-12-02 裝滿影像的黑盒子2018-11-30 《機緣樂章》=不光是「好看」的反故事2018-11-29 告白被打槍2018-11-27 Anonymous 的詩論2018-11-26 《傭兵隊長》是一本在今天也一樣會被退稿的小說2018-11-23 29 年後在 MOD 看重播的少女心2018-11-21 怔忡於浮雲2018-11-19 下雨了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