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昆汀鯊
    夜貓書蟲專屬的咖啡廳2
    2020-09-11   生活
    53

又上了一趟「黑露」,這次選了肯亞豆,一樣手沖,香氣更豐富了些。
不曉得是否因下午陪學生打了籃球,身體有些疲憊,輕飄飄的,像是快要飛起來一般
11點28分,我悄悄的闔上了中平卓馬的攝影論「為何是植物圖鑑」,今天閱讀的是第二章節的「日期、場所、行為」,
比起第一章節,第二章節的論述顯得較為破碎,這個章節主要是由各處發表之評論集結而成,
由於各篇篇幅短,閱讀上比起第一章節更順利些、也能快速理解中平想表達的概念,但卻少了一些圓整性。
第二章節頁數較多,沒辦法像上次,花兩個小時就可以看完一章,看到三分之二便停止,
掛上Jlab的藍芽耳機,選播了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的"Lift Your Skinny Fists Like Antennas to Heaven"。
------------------------------------------------------------------------------------------------------------------------------------------------------
昨天才語重心長地和實習生談了「人和」,今天居然就遇上了。

自己主辦了一個淨灘的團體,主要是讓學生可以自主的討論要去哪、做什麼,並訂定固定的開會時間,
原定周三開會,惟思慮不周,沒特別考量到另外一個學生的時間,便詢問實習生Y和志工W能否更換時間。

其實問得當下我才忽然想起,Y好像曾說過週四有事情,所以我的態度是:「具彈性,請務必評估清楚」。

「那就改星期四吧,他不是只有星期四才可以?」與W不同,Y回應較為冷淡,且感覺似乎有些情緒存在。

當下我是想尊重原訂的時間,並告知:
「邏輯上是,以星期三為主,僅提出星期四之可能性已做協調,非強制性,請積極表達個人立場!」
後來Y才回應,希望照原定時間進行。

我立即回應道:
「詢問時才想起你週四似乎曾表達過有事情,關於此事是我的疏漏。身邊要務太多,容易忽略細節,還望大家提醒!」
「若有造成Y你的不舒服我再次向你道歉!絕無惡意。」

或許她根本也不在意,也或許是她考量到「人和」、更或許是她身為實習生面對督導突如其來的道歉有些愕然,
她趕緊回了:「我沒事沒事喔~」並傳了一個貼圖,
而我也回傳了一個貼圖,此事也算有個終結。

讓我想起,過去曾思考過的一件事:
「其實很多時候,彼此對彼此也沒什麼惡意,只是少了一個機會或方式把話講開,結果誤會越結越大,反而讓事情更複雜化。」

可能那份來自督導的道歉會讓敏感的W感到尷尬,
但那又是另外一個待處理的「人和」問題,至少我認為當下得真誠且清楚的表明想法跟應有的歉意。

果然,做事難,做人更難。


上一篇 下一篇

  • 電子浮生:2020-09-17 06:13
       
     算算我和你幾乎同時間閲讀同一本書〔要用這組中平密碼去簽今彩539〕,並且像小學生一樣按一二三四為作者的觀點〔誠實說是怕自己忘掉曾經閱讀過作者的觀點,就像是到了一個很棒的地點漏掉了打卡。〕摘寫要點、評釋、找出前後矛盾不合時宜不夠挑釁的地方〔有別於把精彩和次精彩的句子分別用紅筆、螢光筆畫起來,改用藍黑墨水筆兩三字一頓故意不整齊地在字行右側打點。〕冒然批判一下〔=充作自己認真閱讀過的証據〕,如果把這些像小學生一樣的心得箚記一點一點總共十七點詳細PO在這裡和你交流好像會變成不禮貌的舉動,只能說,中平卓馬真的很厲害吔。

     真的,如果把他寫於1970前後的映像批評移植過來當成是對當前社會現狀的針貶好像也不會太違和,〔但這樣是不是暗示了作為底層的台灣經濟發展與作為上層的文化表現達到與50年前的日本相彷彿的程度呢?真是令人驚奇又覺得尷尬,總之他就是太厲害了。〕再看班雅明認為機械複製時代原本具膜拜性的藝術之光環在照片身上不復見了,中平卓馬卻在一九七零前後〔台灣深入討論班雅明還要等20好幾年〕就體認到班雅明對攝影認識之不足〔台灣對大師倒是一直膜拜尊崇直到現在也不太會指摘嫌棄人家所論不足〕,在哲學的深度上認出攝影之藝術膜拜與純功能性的記錄、展示是一組歷史的迴圈,拍照片的人會被沿用文學、音樂和美術的桂冠模式策封為大師,大眾很快就會開始面對掛在美術館展牆上經典照片進行新一輪膜拜,編纂神話,〔可以去北美館看經典大師布列松,或去華山看Vivian Maier的素人神話。〕第三點也很驚人的是在五十年前幾乎是和布希亞同步提出擬像論的批評,〔影像自現實游離然後上升成為物神。〕他在這本書裡沒有提到布希亞,也沒有使用和他完全一樣的術語,真讓人有點想去考查台灣中文最早介紹、討論布希亞和班雅明的文字始於什麼時候?可見中平卓馬有多厲害。中平卓馬在156頁有一點點先知般底立在風中〔=班雅明的倒退天使〕看見一個文青時代的到來〔一逕著迷於影像,想像力或幻想之類的文藝腔,這就是我們的時代〕,看見自己的書被擺在文青咖咖店的書報架上供人瀏覽翻閱。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