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昆汀鯊
    0713-0719慵懶小日子
    2021-07-19   生活
    68

深夜凌晨接近三點多鐘才正式起身記錄生活,作息都有些混亂了呢
那台舊式窗型的冷氣如坦克一般轟隆隆的發生機械噪音,想起之前視訊會議還被問怎麼有個環境音
至少裝了線控吧,可以計時又可以控溫,比起以前完全不能控制的電量巨獸是不一樣的
該怎麼說呢,這陣子到底在幹什麼呢?晚上發了限時動態說:

「還好每天都有紀錄的習慣,兩天內幹完七篇個案紀錄。」

朋友M私訊我說,太優秀了,我回說,內容實在不怎樣,M則回,有寫出來就不錯啦
說的好像也是拉,最大原則是不管怎樣軟爛,開天窗都是絕對不能犯的天條阿
該做的事情總還是要做好拉,就算你上班瀏覽著近期著迷的饒舌歌Gang電仔,紀錄還是要打
就算說,已經近逼凌晨四點鐘,還在聽著筆友推薦給我的「小說」,明天還是要準時上班

原則就是原則,自律失控以外,工作進度還是要掌握在手上
明天還要團體呢,該怎麼去面對那些目光,是我需要調整的,學生還等著我去領導
那些拚老命跟上節奏的大學生也還在等著我晚上接下主持棒,一個人對著手機說話
粉絲專頁未來要怎麼處理呢?我腦子思索著,還擔心接下來可能睡不著喔
可是睡覺還是要睡拉,眼壓過高吃點葉黃素、腦袋無法放鬆吃點魚油

這是最近跟朋友H聊到的,30歲的身體深刻感受到老了,新陳代謝與體力皆是如此

連續兩個禮拜,兩個男人,不下車的宜蘭與基隆的微旅行
開著馬3,穿梭在國道上,聊著生活近況和工作近況,真的很難想像居然就這樣聊4.5個小時
都是很能聊的傢伙,天南地北我想也不是大問題吧,最大的問題還是疫情何時要退燒呢?
說起過去工作、家庭都是無止盡的話題,小心翼翼的在短暫的路邊停車時間下去買艋舺雞排、包心粉圓
出發前,我特地問H,雞排真的很臭,可以在你車上吃嗎?他說,還好啦無所謂
誰知道他只是下車去加油站尿個尿回來,臉色一皺說:「歐!雞排味道好像真的有重欸」
我笑著說:「就說齁,該清車囉」,他苦笑著說,前兩個禮拜才洗過一次車,好像又要再來一次了
週日微旅行最後一站是彼此都熟悉的北投,他以前住在附近、我以前在附近實習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光明路,昏暗的夜色遮不住回憶的懷念,往日的光景一幅又一幅的映入眼簾
我們的分工是,我去市場旁的小攤子買牛排、他去附近的小攤子買茶,都是記憶中的好味道

歐不對,那家牛排我印象不是挺深,只印象學生告訴我小間比大間的好吃,其他只記得茶攤也是小間比大間好喝

便宜的200元大份又好吃,濃湯還帶有蒜味,而不是單純的勾芡湯,綠茶一樣甘醇可口,很久沒喝到了
H帶著飲料去他附近朋友家,送飲料給對方,說起來H真的是夠意思,住在板橋也送過飲料來三重給我過
讓我想起,那天晚上聊到說,他結婚光是男方可能會擺到20幾桌,朋友這麼多可能也是有原因的
那天回家,我收拾了車上彼此餐食的垃圾,他給了我三百元,告訴我不准再推,於是就心安理得地收下
回到房間第一件事是把閃爍損壞的圓形白光燈泡摘下,扛著骯髒老舊又高的梯子,渾身都是灰
轉下燈泡後,去全聯添購了罐裝水、罐裝茶為下禮拜居家上班做準備,邊吃晚餐邊看Lucy台女的直播
她都笑稱自己是台女,角色定位很好,但其實是滿好笑的一個人,把自嘲玩到滿點

說起來這一周真的是越來越誇張,身體好像也已經越來越習慣晚睡
其實說軟爛,還是幹了一次團體、兩堂課程,只是其他時間都用在發呆、等下班
看著電腦螢幕,想著自己怎麼可以當薪水小偷當到如此理所當然,寶貴的思考時間拿來發呆
腦袋偷懶到根本連日記都不寫,有時候自己想一想都會想要笑,笑自己的荒唐與荒謬
都幾歲的人,居然還把自己作息弄得跟大學生沒兩樣,差異是要煩惱的東西差滿多的
不過反正,沒有開天窗、有追上進度就好了吧,至於要怎麼休閒也是我自己的選擇與時間管控了

只是這一周的飲食簡直是大腸癌特快車,吃了很多炸物,晚餐幾乎都靠吃雞排過日子
晚睡又吃炸物,如果要製作一個不健康表,根本就已經衝破雲霄,好險我爸媽都不知道這件事呢
是說,文字撰寫至此,竟然有一種以大學生想法在思考的念頭,這返老還童的思緒可說是好還壞阿
沒讀完的書擺在旁邊,進度竟然跟上周一相同,居然還大言不慚說著要白天工作晚上讀書假日批判
除了工作還真是沒做個全,假日批判些什麼呢,假日大概只有喝著原翠然後把時間浪費在Youtube上了
但還好,還好,今天硬著頭皮花了五個小時生出個案紀錄,勉強還算是有點生產力,對社會有些貢獻

30歲後回頭看自己,應該還不算會後悔,只會覺得自己幹嘛要在29歲的時候吃那麼多雞排而已

我想真正影響自己的應該是接觸了手遊,沒想到自己竟然也受到傳說對決與極限街籃的荼毒之深
傳說對決是覺得跟學生邊喇賽邊打遊戲的氛圍很有趣,畢竟20幾歲快30歲的男人,要找到個願意陪你通宵的人少了
雖然應該這樣說,就算我大學,也沒人要陪我幹這種事情,因為身邊的人都認為手遊給屁孩玩的,連我也不例外
與其說找不到,更適切地說是從來也就沒這個習慣,身邊朋友就找不到誰來跟著打
就和幾個社區夥伴、學生打打遊戲,這一打還真的就著迷了,著迷到可以一場接一場的玩到天亮
這到底什麼大人我也說不上,可是滿開心的,可能這樣就好了吧哈哈哈哈!

只是,可能未來真正解封,不需要線上遊戲之後,或許也會找時間把遊戲刪除了
畢竟玩物喪志好像不是什麼好事,未來讀研究所也不好用這種生活習慣過日子,會死掉的吧
腦子還是裝點有意思的東西好,裝這些資訊實在有點浪費空間說真的,體驗過就好

是說我幹嘛要一直強調「大人」、「大人」呢?社會框架還真是深深緊固著我呢

說到生活作息不穩定還真得是要穩定點,工作效率全來自穩定的作息
有時候常常是這樣子,其實你很想要很專注在工作上面,可是不穩定的作息無法讓你靜下心來
心總是像不穩定的作息一般,腦子的神經運作早就習慣不規律和不固定,導致思考容易渙散
可是要建構一個龐大完整架構的思緒需要時間,速食的思考成不了任何大業,滿痛苦的阿
能想像你在一個會議中居然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嗎?這時候只能用糗字來形容自己而已
假設地上有一個絕對會毫不猶豫地鑽下去,然後後悔說幹嘛不準備呢?

上週四接了同事L的訪談,關於線上化的一切和面對的挑戰與改變
我就很慶幸好在以前曾經長篇大論的和朋友Z聊過這件事,至少會有個藍圖知道要怎麼講
訪談過程中我自認講得有些跳躍,常常會專注在自己能不能講在那個軌道上不致偏差
有時候在訪談過程自己總想要講個完整及細項,但因為自己也做過訪談,所以邊講邊想去蕪存菁
其實很清楚母會要的東西是什麼,就把他們想要的東西精雕細琢一點,分享了很多

訪談預計1個小時,但訪談了近1個半小時,原因就是我的滔滔不絕
說完我倒是有點抱歉,就跟L說,自己真的很囉嗦,也不知道到底在說些什麼
L則回饋我說,你分享挺特別的,人家都是覺得線上化很困難,你卻是把那當成優勢,我很喜歡,很精采
我整理了一下說,可能大家想法不同,對於某些人來說線上化是一個過渡期,他們要做的是「度過」
而對我來說,線上化是一種創新與建構的過程,是可以做為未來兒少工作的替代性工具,所以我要做的是「發展」
在不得不共同面對的情況,度過難關與發展優勢當然會不同,倒不覺得自己提出多特別觀點就是
搞線上化系統的人在所多是,架設網站、視訊課程在所多是,我們從來都不是什麼開創者,只是角度切入不同罷了

但其實所有所有事情的重點與關鍵還是在於「實作」,古人說戲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確實有其道理
只要你目標明確、行為正確,持之以恆地往所謂真理前進,站久了很多事情當然就是你的
技術需要學習,模式需要打磨,技術是一種技巧、模式是一種方式,是經驗總結歸納反省的結晶
我們堅持這些年下來為得不就是10年後能留下些什麼痕跡嗎?不斷的學習與創造、借用與磨練,成為模式、然後傳承

10年前我到底在幹嘛呢?好像是每天上課選一個靠牆角的固定位置,然後跟後座的朋友聊天吧
記得那時候社會學老師特別點名了我,說她注意我們很久了,總是坐在角落邊不知道在講些什麼,稱呼我們是THE CORNER
可是我哪有什麼感覺,只想笑,然後下課邊跟朋友吃林文必邊嘲笑著老師又在胡說八道
那時候確實是只有滿腔怒火,就真的只是滿腔怒火而已,腔內除了怒火就啥都沒有,連點知識和作為都沒有
讀了點垮派就以為自己是嬉皮、讀了點聲音與憤怒就以為自己是龐克、參加了太陽花學運就以為是抗爭者、當了志工就以為懂社工
誰知道,從最宏觀的角度來看,成就根本連顆石頭都比不上,石頭至少還可以成為土地的成分,我又算什麼呢?
時光長河川流不息,也沒有想過說竟然有那麼一年發了瘋似的「超英趕美」,努力地想做點什麼

偉大嗎?也是不怎麼樣,都只是跨出第一步而已
那跨出第一步之後要怎麼辦呢?答案就是跨出第二步,然後一路走向心中那麼我認為正確的道路

慵懶的小日子過起來是滿舒服的,也滿軟爛的,讀沒幾頁書,工作抱起佛腳這樣
可是該有的基礎還是要奠定著,督促自己腳步還是要好好邁開啦!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