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本周重整的第一天,一早起來先是燃起一些鬥志,集中注意力處理事情

正中午買了好吃的土雞肉便當,店員是第二次說我居然剃了頭
我帶著一頂黑色棒球帽,上面有一個紅色小型的懲罰者圖示,明顯是剃了個光
老闆娘一臉驚訝的看著我,說著:「現在還可以去剪頭髮喔?」
另外一個老闆娘則接著說:「當然可以啊,只是要戴口罩而已」
我笑著說:「可以拉,就還是得消毒和戴口罩!」
然後老樣子,要菜甫不要醬瓜,配菜由對方隨選,中午都還是有雞肉便當
可惜這兩天買到的都不是甘蔗雞,是鹹水口味的,跟想像的有些差距,但還是好吃

吃完之後,受到督導的招喚,說要開個小會,主要是圍繞在未來實體可以怎麼做
坦白說那時候有點放空,也有點沒注意到對方說些什麼,只打算之後偷問同事W如何處理
由於這陣子碰上了一年一度的期中核銷,W要拚個年中報告,就想說幫忙Cover個線上課輔
誰知道W不曉得是寫報告寫懶了還是盡忠職守著,其實是有說可以幫頂,他還是親上火線處理

下午兩個學生都很準時的上線,與以往不太相同,可能是長大、也可能是提醒有效了
無論如何,所謂殊途同歸,總之是準時上線,這確實是所有人的功勞集合發揮功效
元氣彈水到渠成後,自然就會長的又大又圓又強,此時就是擊敗魔王關之時刻
督導表示很感動,特地上線去誇獎了他們兩支,期間的辛酸苦都是值得的
邊追蹤著學生學習狀況,邊撰寫著紀錄、預備晚上團體所需要的一切事務,和準備下周課程的器材

直到四點,先是督導打來,主要是邀請我進到公關小組裡面,希望我盡份心力
但我還是先把業務界線說清楚,目前能做的事情很少很小,要加不是不行,可是不能做些什麼
有時候總是這樣,在開始之前先把話挑明了講,總好過所有人以為的共識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說實在的,比空無一物,在士氣最鼓舞的時候說出要離開才是對團隊最最傷害的一件事
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對我來說就是如此,寧可是零,也不想接受傷害他人

接下來遊戲的過程也是挺有趣的,五個人選同樣的角色搞事,雖然沒有勝場卻還是很快樂
然後莫名其妙跟一群菜鳥撿到了一勝,對面學生氣得半死,我卻又樂不可支,太有趣
學生因為適應了我聒噪不停的嘴,打遊戲不說話一直被誤會說在生氣,自己聽一聽都想笑

我說:「我只是想專心打個遊戲,靜一靜,怎麼可能會生氣,又不是小孩了,遊戲而已啊哈哈哈哈」
學生S說:「講一下話拉,很奇怪欸,很不適應拉」
實習生:「對阿,很奇怪」
我說:「好吧好吧,真是的哈哈哈哈哈」

團隊氛圍經常建構在某個人點起了那火,眼見那火越來越延燒,燃成一個美麗的樣貌
或許會有點疲憊,卻都只是一個過程,但見大家越來越有向心力的知道下午四點要集合,你又怎麼不去多做點什麼
一路嘴砲到六點多,買了綜合麵線墊墊胃,很快就是晚上六點的團體了

今天要搞的是粉絲專頁的貼文、小編值日生的文章修繕
學生還是一如往常的不太鳥人,被CUE到還是會回神過來完成個人任務
CEO把梗圖畫好、我為梗圖下標註解,反應較慢的財務長Y則不產文章、取而代之的是找尋相關新聞給團體
設計總監和公關長則是發揮個人長才,寫文案的寫文案、創意圖的創意圖,各司其職
每次團體都是一種感動,感動什麼?感動這群孩子竟然可以從一群野小孩進化到現在

不厭其煩的,還是在最後回饋著他們,很努力很準時很用心,未來希望有更好的合作

稍微加個班補完紀錄後,去買了咖哩飯、生菜沙拉當成晚餐,晚上九點多沒啥可選擇的
接著高效率的和伙伴P討論了關於暑期營隊的開場介紹,就收看了大嘻哈時代
美麗本人的幽默我還是很喜歡,旋律豐富又好玩,Yappy還是那麼炸裂全場、Kung的Flow編排依舊趣味
雖然有幾個喜歡的人都下去了,但也有幾個喜歡的人還在台上,就還是有那麼一點理由讓我繼續收看節目

晚上沒開冷氣,是吹著電風扇,好像也沒有過去那種溽暑難耐的感覺
幾首重複的歌一直繞著,這兩天最常聽的莫過於sumika的小說,副歌實在太輕快悅耳了,真是好歌
大概十一點多,媽媽打電話來關心我研究所的註冊費,我還是沒什麼想跟家裡拿錢的意思
只說,等到時候要註冊再說吧,錢還是有攢一點的,到時候再看看獎學金要怎麼請
說穿了,就是自己想靠自己那種感覺,知道自己能力上來說或許不算太好,也不是什麼富家子弟
可是既然當初是自己選擇的,在能力所及範圍內還是想靠自己努力

期待著碩士班的生活,也希望疫情趕緊過去,能回台中陪陪家人,好久好久沒有回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