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未經本人同意,不准以任何形式轉載、分享、傳播,違者必究****

好喔,大家不要太擔心我。之前的文章和日記,盡演怨婦和悲女,苦情戲密度太高,好像讓一些人擔心了。其實,我現在敢在這裡放肆,大吐苦水,代表我正在走出來。相較於一、兩年前,說不出口,不敢說出口,現在真的是往康復之路邁進了。大家看到的流膿淌血,雖然怵目驚心,但那只是清理傷口,準備好好結痂癒合的過程,請不要為我擔心。

或者,如果覺得驚世駭俗,看不下去,那代表頻率不合,請轉台。

****************

中場休息一下吧。之前說過,其實我的外在形象,跟內在暗黑陰鬱面迥然不同。因為來這裡的初衷,就是挖樹洞,把我在真實世界不想說/無法說/不敢說的垃圾傾倒出來,所以難免就一副怨婦和悲女的苦瓜臉。而現在中場休息一下,其實也不是要重新戴上面具,而是因為感受到有些人真誠的關心與擔憂。

我說過了,我討厭心靈雞湯,但真誠的關心,我是感受得到的。謝謝你們。

為了回饋真誠的關心,我就說兩件我的ㄎㄧㄤ事,讓大家笑笑。

三十幾年前,我和一群朋友,在澎湖包船出海。海釣,每個人拿著一條線,趴在船邊,就能釣到魚,好神奇(那時的澎湖,魚真多到不可思議,隨便往海面趴下去一看,全部都是魚)。

釣上來的剎那,超級興奮的。船長直接幫我們現煮,現釣現吃那種美味我迄今難忘。不過很會暈船的我,對暈船的痛苦感覺也迄今難忘。我趴在船邊,吐了,一灘嘔吐物散佈在海面上,旁邊的人覺得噁心死了,全部跳開,一直罵我,叫我滾,但是我的嘔吐物把魚都吸引來了,所以他們又很想趁機把魚給釣起來,可是又怕釣到的魚,吃過我的嘔吐物。笑死我了。總之,我把他們搞得留下來也不是,逃開也不是。他們恨死我了,但我快笑死了。

還有,有一年我獨自去寮國旅行,凌晨四點多天未亮,巴士抵達中部一個小鎮,被嘟嘟車司機載到一間小旅館,太累了,不挑,反正有空房就住,而且很便宜,獨立衛浴,一晚只要合台幣100多元。隔天早上要外出時,我想到得跟老闆娘拿鑰匙。不會說英語的老闆娘比手畫腳,意思是直接上鎖就好,我一直比手畫腳,說那鑰匙咧?我回來怎麼開門啊?我盧半天,老闆娘最後帶我去廚房,給我一把小菜刀。菜刀?我一頭霧水。她帶我去我的房門口,把菜刀的刀尖插入鑰匙孔,轉一轉,門開了。靠夭,我的鑰匙是菜刀!

我出去閒晃,在路邊小店喝著名的寮國咖啡,一個加拿大人和一個澳洲人隨後併桌聊天。我把這件事說給他們聽,澳洲人快笑瘋了,不過也擔心我的安危,硬要我搬去他的旅館。加拿大人是律師,開始侃侃而談他在非洲旅遊被騙,跨國打官司的事情,還說,我這間旅館的老闆娘很壞心,要去幫我討回住宿費。我說,我去非洲玩也被騙啊,回國申訴拿回八千元,不過拿菜刀當鑰匙,我雖然傻眼,但我沒有想討回住宿費,也懶得換旅館(主要是,我直覺這旅館還算安全)。我覺得很好玩,這種ㄎ一ㄤ事,誰有機會遇到呢?

************

總之,真的不要擔心我,至少我敢在這裡放肆,大吐苦水,代表我真的正在走出來。以前我聽電影《越戰獵鹿人》的主題曲(Theme from THE DEER HUNTER ,影片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A_qnNrVelc&t=129s),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每聽必哭,因為這部電影給我的感受,是巨大的創傷,永遠無法復原的創傷。但前兩天我睡前聽的時候,竟然沒流淚,代表我進步了。我給自己拍拍手。

通常我不太看戰爭片,但非常喜歡這一部。我看到的不是戰爭,是創傷。

主角勞勃狄尼洛從越南打仗回美國,在越戰中他倖存了,表面沒事,但其實內心承受重大創傷,無人看得見的隱形創傷。他知道家鄉一群好友準備盛大派對迎接他,但他搭的計程車經過掛有歡迎布幕的村莊入口時,他叫計程車不要停,繼續往前開。他無法在那樣的盛大場面下回去,沒辦法回去了。他找了一間小旅館,進門後放下行李,然後,走到角落,蹲下來,整個人縮成一團,燈光暗下來,這個主題曲就播出來。

戰爭是我從小到大,四十幾年會反覆做的一個噩夢,有時一個月做好幾次,在夢裡,我很驚恐四處躲,害怕子彈或炸彈不知會從哪個方向射過來或掉下來。各種可怕的砲彈聲音,就像電影裡的戰爭場面,炸彈就掉在我腳邊,差點射中我,我拼命躲,有時醒來全身冒冷汗。

我不知道那代表什麼,有時跟別人聊天,我都說,我猜想,大概我上輩子死於戰爭吧,如果真有上輩子這種事。所以這輩子最怕的就是戰爭,夢裡才會經常反覆出現戰爭。

但,有一天,我忽然發現,我好久都沒做過戰爭夢,我在想,為什麼戰爭夢不見了,然後,又有一天,我忽然明白了,因為我生父中風殘廢,住安養院,無法作亂了。他不再是一顆不定時炸彈了。真的,自從他中風殘廢之後,到現在,我完全沒再做過跟戰爭有關的夢。

而且,就像我10/11的文章[角落生物閉嘴不說]提到的,兩年前,我走在路上會像瘋女人一樣,發出聲音喃喃自語,但現在我不會了,代表我真的好很多了。

日後,我很可能會寫出更多更黑暗、更驚悚的內心話,請不用驚嚇,也不用擔心,那是我的好轉現象,是過渡期而已。

如果真的覺得,我寫的東西太離經叛道,太驚世駭俗,請轉台。頻率不合,不要自虐。

「Fighting!」
(韓劇中常說的「加油」意思。好喜歡我最愛的女韓星孫藝珍說Fighting時的樣子。尤其最喜歡聽到有人說,我笑起來時,眼睛有孫藝珍笑起來那種迷人的樣子,即使人家的美是我的成千上萬倍,而且人家不笑時,眼睛比我大好幾倍,不過,有沾上一點點她迷人的「樣子」,我就樂歪了~~)
(不要想太多,我是說「有人說,我笑起來眼睛瞇瞇的樣子像孫藝珍,不.是.說.我像孫藝珍。我沒那麼不要臉,往自己臉上貼金,我跟她差多了,完全不像。不要想太多」)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