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

Avatar


52

2021-09-03

16歲

 台灣

2005 ,5



個性


興趣


電影


音樂


寵物


旅行


我想和你開始有了默契,會比冗贅的自我介紹真實許多。

文章
2021-09-03

夢境紀錄


那時彷彿夢醒般,我在一列車廂上腳一伸,頭一擺,眼前的景象模糊卻熟悉。
"我怎麼又睡著了?"我自言自語,雖然絞盡腦汁但我卻怎麼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搭上這部列車還有我要前往哪一站。
印入眼簾的是小孩嬉戲的景象,似乎相當平凡,只不過...
"啊...又來了。",往前走幾步進了下一列車廂,一切的事物就像複製貼上般,每個人事物都在做重複的事,儘管他們顯然自己都不自知。
我愣了愣,驗證了自己的預言我感到不寒而慄,心想下一站總該到了吧,於是在不斷重複的車廂下徘徊,只為找到離開列車的出口。
然而列車並沒有停,出口也沒有找到,倒是這些小孩子一點也不在乎,同樣玩著相同的遊戲。
用盡了力氣,我只想停下來,坐著成為這循環風景的一部份。"就休息一下吧..."我停止了思考,無所謂了。
在睡夢中,不...眼皮即使再沉重,我還是睡不著,眼角餘光不小心捕捉到這樣的畫面:兩個黑衣人不停的竊笑著,談笑的內容我自然不得而知。
"他們一直都在那..."話沒說完,我瞬間感到昏迷,其實當時黑衣人的臉一直面向我(還沒看清楚),但是他們從來就不是在循環風景裏頭,我看了太多次,早看透了。
下次醒來,不知幾年過去,那些小孩早就不見,在原本嬉戲的地方留下一團一團的黑沙,黑衣人仍然看著同一個方向,難道"下一站"到了嗎?
"不可能的,依照我的直覺那些人只不過是..."我心中馬上阻撓自己內心任何想法,想像在這裡是很危險的。
說時遲那時快,黑衣人站了起來,朝著窗戶看了看,列車以緩慢的速度停了下來,然後回頭:"答對了,終點站快到了。"
他們以天籟般的聲音回答了我心中所有疑惑。是啊,終點站總該到了吧...
我站了起來,望向窗戶外的景象,列車停了,到站了嗎?
可是窗戶的後頭竟是另一部列車,我瞬間意識到原本作為回程的列車早就荒廢了,車廂的周圍是無盡的斷崖,被掀起的車廂歡迎月光入住,車廂外也成了藤蔓的新家,就矗立在那而...
不難想像,我知道窗戶外的列車跟我所在的其實是同一部。
"或許這部列車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吧..."想到這裡我感到莫名的釋懷感。
車廂的燈亮了起來,我看到自己的鏡像,自己原來也成為一團黑沙,神似那群黑衣人。
原來,他們也在等這一刻啊...
車廂再次以從未沒有的速度啟動"列車失控了...""不,是我們到站了。"我們一句話都沒說,我卻聽得懂他們所說的,顯然從見了那個車廂的景象,我就成他們的同類,因為我們都知道了列車的事實。
我們都知道:我們只不過是死了...
車廂跌下了懸崖,掉入了深淵,車廂的頭掀了起來,使得我能輕易地從破碎的玻璃窗走出。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內。
很快的,不知從何處的月光包圍著我們,我的視野逐漸清楚,我看到了黑衣人的臉:什麼都沒有,像是由那些黑沙所組成的,這個樣子也是我現在的狀態。
這個深淵由黑沙形成很大的高低差,因此融於環境的我輕鬆地爬上頂端。
回頭看看那部列車已不見蹤跡,從大氣的觸感我深信自己在室內,但是除了軌道,沒有東西是有盡頭,就連牆壁也不存在。
那兩個黑衣人早在頂端等我了,我們一聲不吭,走向了同個方向,出了門,那是個狹窄的長廊,盡頭仍無法看見...
長廊左邊是非常樸素的壁紙裝飾,不時出現幾個很老的油畫;右邊出現了幾個重複擺設的房間,房間裝潢像是梵谷的房間,只不過桌子和椅子都是我幼年時期的用品,大家都說很少人能有4歲前的記憶,要不是發生這樣的事我也無法再次看到這些...
我們走向第三個房間,裏頭也有三個房間,我們按照順序走了進去,房間由門相隔,每進一個門黑衣人就少一個...
就這樣我走到第三個房間,那是我的,因為這些門只能進不能出,我知道我到了盡頭。
桌上有一張紙,我在上面寫上:"列車或許停了,輪迴看似結束了,只不過我知道,終點只不過是另一個起點。"
寫完,我躺在房間的床上,我夢到自己曾看過太陽。
然後"真正"的夢結束了,現實只過了三十分鐘。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