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鈮

Avatar


1232

2023-11-02

26歲

 台灣

1998 ,7

碩士

藝術



個性

懦弱膽小 善解人意 細心體貼 心地善良 


興趣

閱讀寫作 音樂欣賞 發呆睡覺 豢養寵物 


電影

文藝片 劇情片 喜劇片 


音樂

國語歌曲 西洋歌曲 日本歌曲 爵士藍調 


寵物

 


旅行

東北亞 南亞/中東 非洲 


喜歡用文字紀錄生活,開心能在此處與大家以文會友

  • 夢鈮:2023-11-29 12:35  To 石航:

    哈囉你好,抱歉我不交換實體信喔!

    主要是因為我希望所有紀錄跟互動都留在這個網站文字紀錄就好

    所以不好意思,可能要請你找更合適的人呦
  • 石航:2023-11-29 12:20
    哈囉 想和妳一起交換實體信
  • 夢鈮:2023-11-24 00:18  To 偉哥:

    恩恩,好的,可以喔
  • 偉哥:2023-11-23 11:02
    你好,夢鈮,雖然我們沒有很多相同的興趣,但還是希望能和你成為筆友,分享喜悅和悲傷,好嗎?
文章
2023-11-29

小日記4


3/24,一些夏天衣服可以拿出來穿囉!

說回阿政這個人,不僅腦筋怪,穿著也顯眼
披個一頭長髮,也不綁,就讓它散在肩上
經常戴一隻經典的雷朋太陽眼鏡,如飛行員一般
冬天呢,就會穿著素黑T跟單寧牛仔外套
褲子則是Levis那種緊身窄管的彈性牛仔褲
配一雙Vans的板鞋,幾乎未曾變過
嫻嫻說,他很像一個龐克樂團Ramones的主唱
叫做Joey Ramone,相似度極高
我看起來也覺得還真有點像喔

夏天呢
他會把牛仔外套脫掉,露出雙臂的刺青
左手是刺一條細細長長的雨傘節
右手則是刺一個十字架,中間有一顆骷髏頭
聽阿政說,那是他自己畫給刺青師刺的
因為他覺得,人生第一次刺青,一定要自己處理
我問他,這兩個刺青各代表什麼意思,他說:

「十字架代表一種生命的感覺」
「骷髏頭代表一種死亡的感覺」
「我想,把兩種元素拼在一起,就我們生活一樣」
「總是充滿著矛盾、充滿著衝撞的意味」
「蛇的話,我一直很喜歡雨傘節這個生物」
「看起來相當靈動、智慧與暗藏著極強的武器」
「我期許自己,在之後各種行動中,都可以跟牠相同」
「所以,我才會畫這兩個圖給他刺拉~~」

連刺個青都可以有說法,果然很「阿政」
只是他長那麼高又那麼瘦,還總是穿緊身的衣服
看起來真的很像是一根行走的曬衣竿這樣
不過確實,很有他自己的個性展現拉

阿政跟滿多人都保有不錯的交情
我很羨慕這件事情,因為他人脈很廣泛
常常可以拉到不同科系不同專業的人來幫忙
有一次社團要做成發,臨時找不到人剪片
他不知道去哪裡找來一個在影像公司的朋友
幫我們剪了一部三分鐘左右、很精緻的影片
學校有幾個來看展的教授很開心,說我們成發很認真
殊不知,是阿政不知道去哪找到的外援

我常跟他說:「你朋友真的很多,很厲害」
他則說:「哈哈,他們願意幫忙是感謝的,但也不輕鬆」

後來才聽他說,有時候很像是在燃燒自己生命的感覺
很多局、很多地方你也得去,到場寒暄交際、到場表達支持
雖說,有點累,不過他認為這是必須的

我後來慢慢清楚,他的這個「必須」代表什麼意義
這件事得回到某一個冬天的下午,那件事

我正在自己的房間內,用廣告顏料跟水彩在練習畫作
這次想要畫的,是好幾個腦大身體小的人物
象徵都市現代人總是憂慮的過多,而忽略了身體
因此有一種頭重腳輕的感覺,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憂鬱
因為頭太大、身體太小無法負荷,導致整體看上去相當虛弱

正當我還在用鮮紅色的廣告顏料打底做背景時,嫻嫻略急的敲了門
我放下了畫筆,走去開門,發現她拿著手機,看似著急
綁著馬尾的漂亮臉蛋上,眼睛瞪得有些渾圓,如此說著:
「欸欸欸欸欸妮!妳有聽說展出問題了嗎?」

嫻嫻說的這個展是近期攝影社最重要的活動
阿政說,前幾年賽博龐克的文化爆紅,加上政府開始推行非核家園的政策
讓他想辦一場結合兩者的一場盛大攝影展覽
他想找外校設計系的學生跟廣告系幾個會搞燈光的同學
希望設計一個透過背景設計、燈光與不同大小廢墟的攝影輸出
營造一種來自末世、科幻與荒涼的虛擬未來世界
來凸顯現代人們對於環境的破壞、無視地球問題的嚴重
因為預算超高,整個展算下來大概需要20萬元左右的費用
所以阿政去年就找了某組織幫忙撰寫文案,在網路上推動環境關懷的募款行動
並拉了其他關懷環境的藝術家一同來布展,來搞這件事
後來雖然沒有募足,不過阿政自費了一些錢,目前正如火如荼的開始進行布展

所以我一開始聽到有問題的時候,也嚇了一跳
畢竟這是一個規模不小的展,出了問題是很麻煩的

於是,我有點緊張的問:「怎麼了怎麼了?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嫻嫻把手機打開,燈亮的螢幕顯示著攝影社群組的訊息
上面寫著:「完蛋了!!上一次窗口在借用場地的時候居然把場地時間打錯」
「結果,直到昨天阿政在場佈的時候,總務處處理場地的Jason問這是什麼」
「這才發現,出了超級大包,不僅沒借到時間對的場地」
「更麻煩的是,那個場地,居然還跟國際培育計畫的活動撞期」
「現在學校踩很硬,說是要我們先拆除展覽的東西,要給他們使用」

而最新的訊息,是阿政留的,他說:
「大家先不用緊張,穩一點,我去跟學校交涉看看」

我看完倒抽了好大一口氣,說著:
「白癡喔!?這種事情居然也可以搞錯,是在幹嘛啊?」

嫻嫻氣急敗壞地說:「對啊,這麼大的事情也會搞烏龍,是還好嗎?」

我則回說:「而且阿政還要去交涉,是要怎麼交涉啊.....」
「這麼多人參與的大展,要是出了問題真的會很麻煩欸!」

嫻嫻最後嘆了一口氣,說:「哎....希望最後都可以沒事」

整整一天,攝影社群幾乎是靜悄悄的
當下也不知道可以關心什麼
想要私訊給阿政的話,打了又刪、刪了又打
躊躇許久,跟嫻嫻達成的共識是:
「反正現在我們也做不了什麼,先等個一天吧」

於是,她回房間,戴上耳機,繼續練貝斯
而我,則是把廣告顏料打開,繼續補上沒有畫完的地方

第二天,我們一如往常地去上了課
不過上課的時候總是沒有辦法專注在老師的話語
整個影像設計的課程有上跟沒上一樣
只能說,抱歉了教授,腦中已經塞不下其他事情

下課前,手機彈跳出一串訊息,是阿政發的
他說:
「各位社友們好,想必大家都有聽說撞期的事情」
「當然,這個撞期確實是助理那端出問題沒有錯」
「不過,文件既然已經送出,也很難去要求學校」
「所以,我希望可以以合作學習的方式去跟學校討論」
「目前已經跟幾名社會系、政治系與他校設計教授約時間討論文稿」
「而我們需要的訴求已經擬好,要請大家閱讀一下」
「若是內容沒有問題,我們已經列印紙本在社辦」
「請大家找時間到社辦簽名同意連署,以利之後討論證明」

我點開附件,是一份學習宣言
大抵是,讓培育計畫可以跟展覽結合的共同學習計畫
並列出幾項學習項目、學習內容及外部效益的事情
完整到我自己都有一點嚇到,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可以一天內產出這種文章

不過,只要展覽可以成,怎麼都可以配合吧
於是,我第一時間傳line給嫻嫻,跟她約時間一起去社辦
而她也正在閱讀,並說,等等見

我們中午相約圖書館見面,並一起過去社辦
抵達之後,發現裡面有三四個人正沸沸揚揚的討論著
桌上也擺滿許多文件,被整齊的分類擺好
但始終不見阿政的身影,反而是小V跟另一個不認識的學長坐鎮
後來才知道,阿政當時正在開線上會議,小V則是友情幫忙

我看到小V,第一時間驚呼了一聲,說:
「誒!小V,怎麼會是妳在這邊啊?!」

小V抬頭看了我一眼,簡單點頭的對我示意
只是說:「他可能有麻煩的時候,都會找我吧哈哈」
「來吧小妮,妳跟...妳朋友嗎?妳們應該是來連署的吧」
「這邊坐喔,有先看過連署書內容嗎?沒有的話這邊先看一下喔」

嫻嫻點了點頭,表示她是社員,要一起連署
於是,小V簡要的說明連署內容,並確保我們都同意
同意後,我們共同簽了自己的名字,將文件交回給小V處理
她跟我們道了謝、道了別,我們就離去

後來,時間過了一兩個禮拜吧
學校居然同意,展覽跟那個國際培育計畫共同辦理
去稍微打聽了之後才知道,阿政好像也認識那個計畫主辦教授
他擬定好那個合作連署請願書,並請社員們同意完成後
找了幾名學校跟外系教授說明目前攝影社困境是什麼
提出共好的解方後,說服幾名教授連署同意
再把這份計畫提給國際培育計畫的教授討論
最後,就這樣層層提請、搓著搓著,竟給他搓成
我們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很佩服,這個人的腦袋和能耐
這些事情,是說起來簡單,執行起來都很困難的
不過,跟阿政閒聊起這件事情,他只是說,這次是幸運而已
剛好教授的時間都可以橋上,而且他們的態度都是希望共好
如果遇到那種食古不化的老教授,大概率就不會這麼容易
而且,這又是第一次發生的特例,下一次應該不會這麼簡單
因此,這件事,就是幸運再幸運,才有機會促成的

只是,他講是這樣講,完全沒把自己納入這件事成功的主因
但我們這些圈外看的人都覺得,主要還是阿政夠有手腕跟能力
不僅是處理完這件事,同時也免去一次學生跟學校的對立
因為有聽風聲說,本來有一群相對激進的社員,打算提行請願遊行
跟那個誤寫的助理對抗,要求學校負責到底
而最後的結局是,助理有深深的跟社團道歉,後來展覽能夠進行就算了

與其說是信服這個人,不如說是很崇拜他
想著,到底怎麼會有人可以做到這種限度
不過,後續還是有很多特別得事情發生著
但今天,就先寫到這邊吧!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