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活到一個可以自己決定生活樣貌的年歲,也是一個警示,那就是歲月無多,且行且珍惜。
我去過蘭嶼的,那是一種百感交集的記憶盲點,關於過去的回憶,常會或醜或美的添加一些許多的註解,蘭嶼於我而言就是這樣的存在,但那片海與星星,不曾被干擾的躺在我心中,成了我永遠的念想。但我又害怕人群,害怕那些寂寞與紛擾,害怕那些來來往往的失落,因此我仍然不敢回去,似是情怯又怕是被認出那些年少輕狂,我知道海都記得。
19年的四月,晴雨交錯之間總有一兩日的晴朗涼爽,在那個星期五,決定完成在台北的最後一個願望,隻身搭上了火車去龍洞跳海。那天的浪有點大,最後的東北季風徐徐的吹在海上,在入口租了裝備,開始在崎嶇的奇岩上攀行,那天的春日,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藍天下綻放的黃色佛甲草,還有暮春的野百合,這無人的崖上花繁似錦,崖下海水正藍,跳入海中的冰涼和魚群簇擁著,海面上魚鷹呼嘯著低空掠過,海真的不曾忘記我,不曾,但那些祂知道的事,也不曾對別人說。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