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do
    一眼誤一生   2019-06-10   散文

看著眼前這個笑起來眉眼如同彎月般的女孩,認真地想著先前同校怎沒見過她?
腦海中突然想起高三那年學校史無前例地舉辦了校慶晚會,
她是那個現代版灰姑娘節目的嬌俏小姑娘?
高中同校、居然大學同校又同科系?該要有多大的緣份啊...
這一陣子家族裡的明爭暗鬥雖然與他無多大關係,
不過,家裡的低氣壓也讓他很不好過,直覺連呼吸都沉重起來,
只有來到學校望著這群與自己一樣,剛從大學聯考放出來的大一新生,
真真一付要"由你玩四年"的模樣,便忍不住想笑。
高中同校情誼讓他與兩位女同學走得近,其中一位就是那位嬌俏小姑娘,
不知不覺中天天膩在一起,就是習慣每天都看見她,看著眉眼帶笑的她,人也不覺也跟著放鬆下來。
膚白嬌嫩的她像極了洋娃娃,偏偏卻又笑點超低,不時就是銀鈴般的笑聲在身邊響起,
不知不覺嘴角失守自己也跟著漾起笑容。
有天,不知為什麼,就是想看她生氣的樣子,脫口而出"阿雅,我跟妳是小人之交!"
小姑娘委屈極了,長長睫毛眨啊眨,眼眶泛起水氣,哽咽地問道:"為什麼是小人之交?"
有心逗弄她,他一本正經地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囉!"
小姑娘一時愣住,眼角淚珠要掉不掉的,忽然間明白了他說的,
居然被他逗弄成這樣,小姑娘又氣又羞又想笑,一連好幾天都不理他,
急得他極力陪笑讓她消火,晚上還在電話裡哄著她,輕聲對她唱起歌來,只聽得她說好聽,看不到小姑娘泛起甜蜜的笑容。
雖沒言明,但兩人天天膩在一起,早被身旁的同學當作是一對,可奇的是兩人各自參加不同的社團,忙起社團活動時也常是不見天日。
這一天,小姑娘想起幾天沒見到他,怪想念的,不覺走到他這陣子忙乎的社團辦公室,
還沒進到辦公室,卻見到他握著一位長髮飄逸、五官細緻的女孩嘴裡不知在說些什麼,
從沒見到他那樣溫柔說話的樣子,小姑娘心裡一陣發堵,轉身走開。
忙著耗人心力的畢業展,匆匆一個月過去了,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忙,他連一通電話都沒給她,
小姑娘心愈來愈冷,暗自掉了好幾回淚,憔悴的樣子讓身邊的同學看著心疼,
女同學著急之下不管不顧地找到他好好談了一番,
不想他居然認了與社團長髮女孩的曖昧,還說與小姑娘是喜歡,但不是愛。
小姑娘聽了女同學的轉述,腦中一片空白,過了幾秒哇地哭了出來,珠串般的眼淚不停地滑落,
怎麼也想不通為何會走到今天這樣的局面,他明明是喜歡自己的,為什麼還去招惹別人?
恍恍惚惚地度過大四最後一個學期,沒了平日精神樣子的小姑娘為了工作搬離了校區。
他則早早申請美國研究所,8月底就該飛過去,不知道為何想起小姑娘,
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在女同學來質問時脫口說出自己與那位長髮女孩有曖昧,明明就沒有的事,
也許下意識想到出國念書兩人本就會因此相隔兩地,趁此分開也好,只是不知道心頭為何漫出一陣陣酸澀...
小姑娘從同學處聽到他出國,依稀記得他曾提過,也好,慢慢地心就不會那麼痛了吧...
收到生平第一張喜帖,已經是畢業後二年了,班對、校對的也是修成正果的時候,這下子要多存點錢應付紅色炸彈,小姑娘認真想著。
這場婚宴根本像是同學會,畢業後各奔東西的同學抓緊這機會好好敘舊,
轉過頭跟剛到的同學打招呼時,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她連忙乖乖坐好,目不斜視,就怕自己克制不住眼巴巴的眼神引起不必要的尷尬。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正拿起杯子喝著果汁,他已經在小姑娘身旁位子坐下,這一驚讓她嗆到咳個不行,
他趕緊輕拍她的背,讓她順過氣來,做起來這樣順手,仿佛從沒離開過她身邊。
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睜睜看著她,一襲黑色小洋裝,耳上掛著珍珠耳環,不愛擦脂粉,只有唇上上了淡淡粉色口紅,
這樣清新又可人,讓他在異地思念了兩年,怪自己的拗脾氣,硬是不與她連絡,
但心裡下定決心,回來後如果她仍是單身,這次不會再放手。
兩人默默吃完喜宴,他拉著她的手走到旁邊,望著她開口說道:"對不起",
只見小姑娘眼眶裡湧出淚水,這兩年多的思念與委屈隨著淚傾瀉而出,
沒說出的話,隨著兩人的腳步消失在夜色中...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