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少年的對話。

"你之前說想當警察?"我問。
"是阿,我膽小,可能是內勤或驗屍。"
"驗屍不是挺嚇人的?"我笑死。
"因為我鼻塞,又加上我是怕壞人不怕血阿。"
"阿,是挺適合白袍的。"
"嗯!"
"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我問。
"恩,是阿,喜歡的兩個人吵架了。"
"阿,那怎麼辦呢。"
"不知道阿,感覺很常吵架,又非常喜歡彼此。"
"朋友還是戀人?"
"未達戀人吧。"
"你覺得呢,他們倆一直吵架好嗎?"

少年說,大一時有個女生也很黏他,也一直吵架有爭執。
他的個性雖說外表很冷淡,認識之下可能會覺得真的就是個冷淡的人阿,但你又會更喜歡他,我能理解那位女生。

"到了大二我搬出去住了,兩人就不那麼黏了。不過我們還是在一個群體裡玩耍。"
"當時的心裡活動?"
"很多人總覺得被黏的肯定在乎的少,我想只是缺少表達,不過我確實輕鬆不少。"
"你大概又壓抑了,那時又憂鬱了?"我心縮了下。
"恩,反正又不是...."

她的聲音悶住了,我猜他又躲回被子裡了。

又不是第一次了阿。我猜測未說完的話,應該是不想說一些頹廢的話。

"一開始的確有點失落,但我想是被依賴後的慣性,我想我有一天會回歸我原本的樣子。"
"譬如現在?"
"恩,現在很好。"

被依賴後的慣性...又說出這種理科生的句子,之前還說過什麼 "think like a proton."說完之後我一臉懵,最後傻笑地說,"stay positive."
書呆子冷笑話嗎。

晚安少年。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