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決定把IG貼文搬過來之第一篇 關於爺爺   2019-06-29   回憶

髮型是個大悲劇那是因為我當時看到有其他小孩短頭髮就也想剪短髮 但不是這種短髮結果就變成這種短髮了 那時候是我爺爺帶我去剪的 我記得我剪完超氣還哭 那時候很氣我爺爺 可是現在我很想他 雖然他去世那麼久我根本平常也不會想起來 也早就不記得他在的感覺 習慣了他不在的日子(其實一開始也沒有不習慣 少了一個人對我來說不會造成什麼不便 我真的特別沒血沒淚)
但有些東西好像記得了就是記一輩子 比如天未亮時和他去公園 逛違法擺攤的小攤販買些小東西 或是假日清晨明亮的白色陽光下我們一起逛菜市場 還有某天在公園突然下起那場雨 我什麼都不懂的在亭子 他冒著雨去買7-11的統一杯子蛋糕給我吃 還有一些不那麼特定但是很日常的 例如我實在沒大沒小一點禮貌都沒有的打他(其實我很討厭沒大沒小這個詞 但我心甘情願用在這裡)在他懷裡拉他鬍子 還有他生病之後有一陣子肚子變得好大 可是四肢好細(他本來就是清瘦的類型)後來又變得好瘦 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他生病了 然後是他住院後 醫院附的塑膠餐具用夾鏈袋裝起來的一組 家裡現在還有一個 有天在醫院忘記是誰買了知高飯來 我那時才知道那家知高飯便當店有圓形的碗(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有次從醫院拿回來兩碗奶粉後來不知道怎麼處理了反正不是我喝的 然後他去那叫什麼 安寧病房嗎 然後最後心跳停了 他好虛弱啊 離死亡那麼近可是我那時心裡好像沒有什麼痛 也沒有哭吧 那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哭 我那時候心裡是想要自己有哭的 但可能淚腺不是很發達 我應該要哭的 我那時那樣想 但是沒有。那時候小學三年級還是四年級了 說起來不可思議 我記得的回憶都是更小的時候的 上了小學之後的反而沒什麼印象 但我記得假日有時他會買回來幾件衣服(或者該說連身裙?我小時候都穿裙子的)啊 說起來上小學後跟他的接觸就少了 畢竟要上學嘛 突然有點憎恨學校了 他在家會不會寂寞 我從來沒想過這點直到剛剛 回到正題 我還記得那陣子客廳清出一大塊空間放了忘記是什麼 總之是類似守靈的東西?要點著造型蠟燭 燈要一直亮著 家裡的氣氛 很特別 現在想起來也覺得特別 用特別而不是沉重是因為我不會使用沉重這個詞 是學會的會不是會去做的會 然後要折紙蓮花 我現在已經不會折了 然後是法會?我記得殯儀館 冷氣很強有點冷 金光燦燦的牆 要唸經好久好久 讓人很睏 那幾天都是請假的 現在如果要我請那麼多天假我應該會覺得緊張擔心課業 但那時請那麼多天假回去上課也沒什麼銜接不良 國小課業真是輕鬆 最後去火化了 我那時候也很努力想憋出眼淚 忘記有沒有成功了但是我一直想著要哭這點印象有點深 哈 我是個矯情的人 表現出來的情緒 喜怒哀樂 很多都是假的 時間久了就看得出來了所以周遭的人才會越來越少 後來不知過了多久的某個夜晚 那時我還和我奶奶睡 開著特別亮的亮黃色的小燈泡 那天晚上我半夜突然就坐起來哭了 沒有人知道這件事 當然我現在寫出來就很多人知道了 喔我國中寫作文好像也有寫過 很悲傷嗎 我也不知道 我可以很清晰的知道自己的憤怒或嫉妒或鄙視或厭惡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是悲傷或者快樂 笑就是快樂嗎 哭就是悲傷嗎 為什麼我只覺得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 我好難過這四個字看上去很不自在 我這輩子絕對不可能用這四個字 當然有些狀況不能算 比如打哈哈哈哈不一定真的在笑 那種不是真的要表達難過只是一種形容 他真的對我很好 可是我奶奶也曾在睡前讓我枕著他的手跟我說他的不好 比如他找女人 亂花錢買超大型家具 敗光我曾祖母的錢(據說他很節儉存了超多錢 我們家以前很有錢的樣子 不過那大概是我出生前的事)可是他縱使有千般不好 我感受到的也只有他的好 愛不是因為這個人做了多少好事人品多好 只是因為他對我好 愛嗎?我也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愛 畢竟要說感覺有多深刻 好像也沒有到很深刻 這麼多年了家裡已經幾乎沒有他的痕跡 你看人存在過的痕跡這麼輕易就被抹掉了 就像一些隱密處的灰塵 某天發現了隨手一抹就消失了 之後再堆積也不是當初的那點塵埃 活著時渺小死了後更渺小 死了有什麼不好?為什麼要猶豫呢 可能我還是有點留戀這個世界的一些什麼 當然絕不是什麼溫暖之類的噁心爛俗玩意 我還留戀什麼?有時候也沒有特別因為什麼 就覺得好像還不到要死的時候 雖然活著是在禍害世界禍害他人但就姑且先這麼活著 本來只是想隨便打幾行字發個廢文的 現在不是很喜歡在大帳打這種內容了 但反正都打了應該還是會發吧 平常也不會和別人講這些 這是很理所當然的 因為沒有必要也沒有意義 如果有人來問我你還好嗎我也會說還行啊 根本不會多說什麼 社交就是這樣 畢竟我總不能對著別人霹靂啪啦講一大堆我怎樣怎樣痛苦之類的 太好笑了 看過精神科但沒有得到想要的 強調了這樣的情緒從國中時就有但是醫生始終把焦點放在那一兩件事上 很多人說我應該要明講不要老是用暗示的根本聽不懂 可是我他媽要怎麼直說 有些事 直說得出口嗎 說得出口的話我就不需要去看了 改又要怎麼改 個性如果那麼好改 人人都是社交達人了 總之我的暗示醫生沒聽懂 但他還是開了藥 劑量不大但有藥勉強及格 後來沒吃完 最近又開始吃 早上一直想睡覺眼睛很痠 可是很有效 啊真煩我最討厭講這件事 但是我又不想把打那麼久的字刪掉 除了錯字之外我不想刪掉任何一個字因為我打得好累 心血不能白費 字數不夠了只好暫停哈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