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澤旭
    你們好奇怪(1)CH8作者的空白是鬼混?   2019-07-21   小說

如果說有什麼能比不小心把自己玩了三年花了一堆錢的遊戲帳號刪掉還要令人頹廢,
那肯定就是自己寫的小說內容全部蒸發掉,一點痕跡都沒有。
我頹廢了三天,想說就這樣放掉小說未免也太智障了,於是我為了轉換心情,寫了某遊戲的劇情,想讓遊戲公司看到。
我相當喜歡「果青」,他的全套小說我都買了,在網路上看沒有感覺,拿在手上投入劇情的熱情讓我一本接一本,
於是我產生了大部分宅宅們都會想創作輕小說的心態,想要創作一本書,可是只是想想還簡單,實際要做卻要顧慮到一堆東西,
(而且我沒朋友,也沒有勇氣給出版社看我的爛稿)每次都寫不完第一本,都覺得自己寫的跟屎一樣,明明我的想像力很豐富啊!
要有多少神經病的劇情隨便抓隨便寫。果然還是出門體驗不同事物會比較好吧....於是別校的女生們邀我去聯誼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還拖了吳澤旭他們一起。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少接觸女性,看到一個漂亮的女生和吳澤旭互講幹話爭是誰贏時,我的重點竟然不是忌妒吳澤旭而是覺得那個女生可愛。
今天的我依然在外地取材,那個「外地」就是家外面的所有地方。
我在一家咖啡廳靠著窗坐下,喝著黑咖啡,看著其他客人聊天、看著自己帶的小說、觀察著這世上的人事物。
因為今天是假日,我隨心搭了灰素T和牛仔褲,我看到其他「女性客官」正直直盯著我。
糟糕....我又覺得猩猩們蠢蠢欲動了,我真的這麼吸引別人注意嗎?我到底哪裡做錯了?
沒事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能夠有新的想法,往更強的作家之路行進,卓越的路總是伴隨著痛苦與孤獨。
忽然,我在店內隔著一道窗看到了的一個美人,她是與我同年級的李鳶蓉,她面容標緻、頭髮柔順、眼神堅定,手上提著一袋道場服。
似乎要往什麼什麼最強為目標,筆直的、不帶一絲迷網的前進,不像我,只是碰到了一點挫折就想放棄。
只不過就是我寫的小說稿子全部不見而已,不懂自己的心靈為什麼這麼脆弱。
然後店門就被開啟了,是李鳶蓉和她身旁.........劉紙片?劉.....布希?喔對!是劉芷熙,她真的沒什麼亮點.....
「小鳶你是第一次來這種店對吧!我跟妳講這裡有很多好喝的咖啡。」
「都跟妳講不要叫我小鳶了,為什麼不聽呢?」
「吼!明明就很好聽啊~不要這麼見外嘛~」
「所以呢?有什麼事嗎?」
「我希望小鳶妳能夠像女高中生一樣!」
「蛤?什麼意思?為什麼要這樣?」
「這很重要喔!其實當不夠小孩,是當不了好的大人的!書是這樣寫的。」
我看不到她們的樣子,應該說我不想看她們,也不想被她們認出來。
「意義不明....所以妳想表達什麼?」李鳶蓉感到一陣無奈。
「唉呦!平常妳都不怎麼買衣服的對吧!太浪費了,明明就可以穿得很好看啊!」
等等,妳們到底要不要點咖啡?妳們進來幹什麼?
「是嗎?平常就隨便幾件衣服不行嗎?」
「當然不行啊!衣服就是女生的生命耶!妳這樣坐視不管是自殘行為,所以我斷言現在立刻馬上就要去時尚的服飾店走一趟。」
恩...我剛才看她穿的衣物,只是黑素T和黑牛仔褲.......巧合?應該是,我不能有再多的幻想了。
「有得穿不就好了嗎?我這樣不行嗎?」
「事情比妳想像的嚴重,在找工作面試時,妳不精心打扮,會直接被那些「面試官」扣分,不只如此,還可能就直接不讓面試了。」
「恩.....到時候再說就好了啊,為什麼要說讓我像個女高中生?」
「因為有這時候才能做得事啊!要是錯過了以後都來不及了。」
「比如說?」
「交男朋友,一起和朋友出去玩,在要被學校當的時候,找人一起惡補,還有很多很多事。」
「感覺每個男的都看上我家財產,不打算交男朋友,和朋友出去玩?不是還要附和他的喜好、說他想聽的話,跟上司講話一樣。」
「.......別的不說,妳不是就跟我好好說話了嗎?雙方都有說出自己想說的,然後互相包容啊!」
「這樣就是朋友了嗎?朋友的定義好深奧啊.....」
逐漸的我的注意力不放在書上,而是在她們身上,話說妳們是要點咖啡了嗎?
我忍不住轉過去,哪,哪泥!什麼時候點好的...Espresso和卡布奇諾。
難,難不成是傳說中的律者所使用的虛數空間,她們與店員一同傳進了虛數空間點咖啡,然後製造假象,在那個區域看似正常,
但其實在交談的人不是真正的她們....然後把咖啡從虛數空間傳回來,然後自身再傳回實數空間,把假象的自己幾乎完美接軌地弄消失?
不不不,這只是遊戲打太多到想寫劇本的死宅幻想啊!!
「我們走吧!來去買衣服瞜~」
「恩......好是好,我需要買筆和筆記本,把以後能用到的東西記下來。」
蛤蛤?中間的對話呢?在我無聊的想像中無意間漏掉重要的對話了嗎?這在美少女遊戲中可是大忌啊!
「喔好,我陪妳去。」
「不用了,這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嗎?」
對吼!!!!!!可以把自己看到的、突然想到的好句子或想法記下來,我怎麼這麼笨啊......
首先先把「在想做完成一件事情時,有多一點的觀點總能刺激想像力和看到新的事物。」記在腦中。
我算是有學習到一件事情,為了讓自己腦中的好東西記在腦中,我需要小型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和原子筆,而且我很容易忘記這些話。
所以,我得在她們之後進去文具店,我可以先迂迴讓他們看不見我,然後開起感官敏銳模式直到她們走後才結帳。
嗯!這感覺有實際感,就這個計畫了!
挑準她們出去的那一瞬間,我闔起我的書本,收進放在一旁的小背包中,然後結帳。
我戴起了我的藍芽耳機,開啟輕快的音樂降低我的緊張感。
「那個......不好意思,可以借拍個照嗎?」一個女性店員一臉期待的說。
.......................我做錯了什麼,難道我真的得弄壞我的臉嗎?還是不要好了,以後出門戴口罩吧....
「不,我趕時間,不好意思。」我略帶禮貌的方式拒絕牠。
不管怎麼看,牠真的就像是猩猩,不是長相,就只是感覺而已。
「啊~好帥.......」
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噁心......................
我快步離去,與她們兩人保持距離。
喔~我又有想法了:「音樂的力量,可以讓你的情緒從各種氣氛中轉換成音樂的情感,所以寫作時傳達某些情感時就搭配哪種感覺的音樂。」
這些想法看似無聊、根本幹話,但其實一次次意識到這些事,總讓你想出更好的事物,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喔!也就是說我只要一次次出門,我就能寫出好東西了?耶!脫離尷尬癌劇情指日可待了啊!!哈哈哈哈哈................
唉.......
喔!她們進去102文具天堂了,我故意慢走想多加幾個秒數,OK!就是現在。
結果自動門一打開她們的身體是面對我的,我驚慌得趕緊低下頭往側邊行走。
幸好她們的頭是看著商品的,我才勉強沒被發現。
喔!又是一個句子:「不管如何,越鎮定越能觀察四方;越觀察四方越能夠持續看到對自己有利或不利的事物。」
真不愧是我,總能想到一堆省思自己的話,要是我搞一個宗教集團搞不好會賺錢。
現在她們拿著原子筆往二樓走去,筆記本在二樓?我去的不是....喔~原來我是進102文具天堂,不是我平常去的那間。
那我也得和她們一起上去,我假裝看其他文具,直到她們不見蹤影。
我也跟著上去,我不能犯剛才的錯誤,所以我拿了背包裡的小說邊遮住臉邊上樓。
成功到二樓的我維持一樣的姿勢露出眼睛,左看右看確定了對方在自己的右手方二十公尺內。
我往另一個方向逛,然後等到她們拿好自己要的筆記本,還有髮圈?小貼紙?嗯??????????
看李鳶蓉一個臭臉,我就知道肯定是劉芷熙硬塞給她的。
等她們下樓,一秒、兩秒、三秒,在等一下.....十秒,好!就決定是你了!皮卡腳!快點動起來!
切....這麼害怕一到轉角口就會遇到她們兩個啊~沒關係,哥哥不怕喔~哥哥不怕喔!
我到底是多害怕被別人認出來擅自搭話啊......
算了,這樣想的我也太自我意識過剩了吧!
我跨出了那一步,向著名為希望的道路前進!
沒事的.....一切都會是自己想太多。
而當我走出去頭賤偏要轉向樓梯口,結果看到她們兩個在樓梯那邊物色商品。
N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我彷彿聽到我那超低音慢動作的吶喊,就是那個搞笑常用的低音,對...我的腦海被這個佔去70%的腦容量。
我也覺得我的臉就像《吶喊》那樣的無限迴圈,她們原本沒意識到是我,因為我定在原地太久,劉芷熙站靠近點看才認出是我。
「喔?蘇文鴻,好巧喔!你怎麼在這裡?」出現了!標準尬聊的一句話。
「沒有啊...就只是有想買的東西。」吼!害我不知道怎樣回答啦!
「吳澤旭不在嗎?他不跟你一起出來逛街嗎?」李鳶蓉問了我出乎意料的問題。
「嗯.....我們沒有聯絡方式。」
「沒事,就只是想問而已。」
「怎麼?妳想他了是嗎?真青春啊~」劉芷熙揶揄她。
「不是....只是他的行為和那邊那個一樣怪,覺得可能是好朋友。」
「蛤?不要把我跟那個沒常識,一個不確定因素的怪胎放在一起討論好嗎?」
「沒有啊.....你剛才都在做什麼?從咖啡店開始......很納悶你到底打什麼鬼胎。」
!!難道她早就注意到了我?那時我只是窗邊的一個小背景而已啊.....從那時候我的動作就開始怪了?
不可能........總之先蒙混過去,總不可能說自己只是想躲妳們兩個吧......
「那個.....我在找寫小說靈感,剛好看到稍微認識的人.....就好奇地跟上去.....但我不是變態喔!」
「嗯..........................原來........嗯...............」李鳶蓉用看垃圾的眼神看我。
「唉.......抱歉,今天我有點想死,我買完自己要的東西就回去.....」
「慢走不送,最好.....找一個比較空曠一點的地方,會比較開朗的死去。」
「喔.....................」
「對了,那個體育老師還跟吳澤旭說了什麼.....『今晚來我家一趟。』這樣的話,我覺得他應該會去找你,恩.....節哀。」
「幹..................................................」
我快步離去,趕緊拿小型筆記本,就往櫃台結帳去了。
「少年,那個女的實在是不好惹,隨時會用眼神殺死你。」一個店員這樣跟我說。
「痾...........好,我知道了。」我略顯尷尬的說。
「雖然身材是真的好啊~~~」我聽了三小.....
那個身材有點魁武的店員一臉陶醉地說。
「唉......為什麼我會被跟吳澤旭混為一談呢?」我無意間小聲說出口。
「你你你妳你你妳你你你............難道跟那個人是同樣的嗎.........不要,我知道錯了,以後你要店裡的什麼東西都免費,求求你放過我!!!」
怎樣......吳澤旭對他做了什麼嗎?不可能吧...對方比他壯耶......
「不用了,我可以好好結帳.....你可以不用這麼害怕我喔.....」
「沒關係沒關係,店裡會怎樣不關我的事,求求你放過我......拜託了.........」
..................................................我一臉黑人問號,吳澤旭到底做了什麼.......讓一個壯漢哭喊.......
周圍人都被他的舉動嚇到,我也趕緊遠離他......但免不了周圍客人的非議,好想哭......
店長馬上就出來了,對著那個魁武的莫名奇妙店員一頓罵,然後他就脫掉店員服裝,拿著自己的背包就走出店外.......
我想想.....「物以類聚是人們自以為和對方和自己一樣,而對方也這樣覺得然後才親近的,然而我還是不懂我和那個人的相似之處。」
記下來吧....喔喔!不對,先結帳。
我給了店長手上的小型筆記本,我有了自己的佳句筆記本。
痾.....................................之前我都想了些什麼啊.....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