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澤旭
    你們好奇怪(1)CH9 上了年紀真麻煩.....   2019-07-26   小說

世界上單身的人能過得很好,都是因為自己有能向前的夢想,可是我的夢想早就在今年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一個努力十二年的夢想就這樣沒了,唉........今天吳澤旭也會來找我訓練對吧......找他吐苦水吧!
我這樣想邊整理公務,邊等待鐘聲響起準備去上課。
教導處的門被開啟,進來的是一位長相秀麗的學生。
「老師,我去開體育器材室的門,我拿走鑰匙了。」李鳶蓉沒什麼情感的說。
「不是,今天我要教你們健身器材的使用,三個班帶好直接來我準備的健身教室。」
「喔?該不會是想看某個學生使用器材的樣子吧?」什.....什麼?
「我不懂妳想表達什麼......這些是多元課程的一個喔......」
「別裝蒜了!你明明是想親自觸碰指導吳澤旭,你的意圖我早就知道了!」那傢伙竟然義正嚴詞的指我說....
「痾........李鳶蓉同學,我不知道你從哪裡聽說的,但那十之八九是假的喔......」
周圍的老師都看著我,這壓力真的很難受......
「不可能,我可是聽到你親口對吳澤旭說:『今晚來我家一趟。』這樣的話!」
嗯?難道是那時候........可是那時候是放學後在日式拉麵店那裡說的啊....
「唉......妳跟我出來一下,妳的誤會有點深。」
我走到教導處的門前,並用手示意她趕緊過來,她照做了。
「我先跟妳說,我跟吳澤旭是刺客、忍者、間諜迷,我有他沒有的電影光碟,因為量很多所以要他來我家拿袋子過來裝。」
「..............我的誤會?」
「是的,我跟吳澤旭很久之前就是同伴了,所以隨時都在跟他玩梗、開玩笑,不要過度解讀啊....」
「喔........抱歉,我有點太激動了。」
「沒事,只是為什麼你會聽到呢?當時我跟他在吃拉麵的時候妳在場嗎?」
此時鐘響了,看他支支吾吾的樣子,看來有什麼很深的原因,例如跟蹤之類的,唉......我怎麼不會被漂亮女生跟蹤?
「我先回去班級整隊了,不好意思。」她一臉羞恥的樣子。
真少見,前幾次體育課的時候她都是板著臉,聽其他學生說,她好像沒有朋友,不知道是喜歡自己一個人還是本來就是刺蝟了......
唉.......那很明顯是在吃我的醋吧.......因為我跟吳澤旭一起吃拉麵.......
這樣自己單方面覺得,我真的被「沒有女朋友」逼急了......
『吼!都說了老是散發出廢柴氣息是沒有女生想靠近的,為什麼聽不懂呢?』
呵呵,想起了之前的回憶,那個小不點........糟糕,我現在是個和藹的老師,眼神有點不妙。
我向著那所謂的健身教室慢慢走,看到正在下樓梯的三個班級都穿著運動服,李鳶蓉當然是在最前頭帶路。
「老師,我不想健身啦......之前去一次發現超累的......」跟在吳澤旭旁邊的王嶽凌跟我抱怨。
「不用擔心,先過去,基本上都是自由使用。」
「好吧.....」
我在他們後方看著隊伍行進,然後在最後面跟著他們走。
等待三個班級的人都進去健身教室,我開始自己的教程,讓每個學生都去試一下,但免不了想偷懶不做的人。
可惜,你們的體育老師觀察力非常厲害,那時候基本都是我在當偵探提供困難突破口........不知為何今天有點感傷。
「你們幾個,最好還是不要想偷懶,我看的到的範圍比你們還要廣,去試一下。」我對著一些不想做的女生說。
「可是老師.....那些男生很髒,流汗在上面都不擦掉,我絕對不要用自己的毛巾去擦。」
「恩.....這的確是一個問題,我稍微講一下。」
「拜託了....」
「嗶嗶!!」我用口哨吹出清脆的聲響,示意集合。
同學們都慢慢停下自己手中的健身器材,走到我這邊排好體育隊型。
「聽我說一下,在使用完體育器材的時候通常都會流汗,我們需要擦掉留在上面的汗,不要這麼沒公德心,是想被當作對健身器材有反應射在上面的噁男嗎?真是的.....」
「啊靠!我好像沒有擦掉.....但是我沒有射在上面喔!哈哈哈哈哈!」那個.....胡仲晨似乎是想讓大家笑......
好吧!實際上大家的確哄堂大笑了,他有這麼受其他班歡迎嗎?
「好了好了,那邊有很多條毛巾,趕緊擦一擦就洗好放回去,我也要開始訓練了,跟得上我的速度就請你們喝飲料。」
「喔喔喔!那我就得開始拚一波了!我要清心多多綠。」王嶽凌很有幹勁。
「恩,好,只要有一人做的完,就請在場所有人飲料,之後再跟我說你們要什麼。」
「不要反悔喔!說到做到喔!」
「OK!我平常是這樣訓練的:舉重訓練椅、曲體腹肌訓練凳、二頭肌訓練器、肩肌訓練器各三十下,電動單車七百回轉數這樣一循環做兩次,有誰要挑戰的?」
「痾......你根本不想出飲料錢嘛.........哪有高中生能做得到.....」王嶽凌表示自己只是個路人不好意思路過。
「沒關係,挑出五人,或著更少也沒關係,有人要挑戰嗎?不要的話我就自己一個人寂寞的訓練瞜!唉.........有點心酸。」
「老師,如果我能做完兩次,我希望用其他東西代替飲料,可以嗎?」李鳶蓉意外的會在這時候說話。
幾乎全部人都在看她,而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在意。
「恩....意思是我請他們喝飲料,然後你打算要其他東西?」
「對,之後我再請求,所以開始吧。」
「恩,不要太貴的東西就好,那麼其他人就只能飲料瞜!暖身準備好,要開始健身了。」
「等一下,我也想要其他東西,我也來挑戰。」吳澤旭這時候說話了,
「喔?那你就跟著我們一起訓練,只要有一個做完,就可以領飲料了。」
「好,那馬上開始吧!」
我坐在舉重訓練椅上,他們兩個坐在我兩邊,我就開始自己做自己的訓練,他們在我之後也開始。
他們一開始做起來算是輕盈,吳澤旭先不說,李鳶蓉也有鍛鍊啊.....真意外。
「加油!為了我們的飲料,為了大家的榮耀,你必須做完!」王嶽凌又在刷存在感.....青春真可怕。
「好了好了,別吵,別聚集在這裡,別人在訓練有那麼性感嗎?滾滾滾,去旁邊。」
「「「「「「「「「「「「「「「......................恩,真的。」」」」」」」」」」」」」」」有一堆男生略帶嚴肅的表示。
我意識到了什麼,看向李鳶蓉,我大概懂了。
「再看過來把你們眼睛挖掉,我不希望毀了多數男性的人生,請好好想想存活的方式。」李鳶蓉的眼神好像真的能殺人......
我之前都沒這麼銳利啊......後生可畏。
「你們幾個.......我要你們離開就好好離開嘛!悲劇發生了吧!不想讓這裡成為命案現場的話就離遠點吧!」
「好啦.........」胡仲晨心有餘悸。
一群人包括女生也去其他地方叫男生們把汗擦掉,開始嘗試各種健身器材,此時我們換了曲體腹肌訓練凳,三人速度是差不多的。
「老師,我希望你能別把我推上受眾人矚目的地方,我會很困擾。」
「恩.....抱歉,我沒注意到。」
「唉.....從以前就是這樣了,總是理解不了女性複雜的心理,唉.......交不到女朋友大概是活該?」
「欸!你這樣刺痛我幹嘛?在未來的某天一定會有能看見我魅力的女人的!」
「還不肯面對現實嗎?只能自己去讓別人看到,不是你什麼都不做孤芳自賞就會有人能看見。」
「感覺說了什麼大道理,是我的錯覺嗎?」
「沒有,我是低調、奢華、有內涵的美男子,隨時說出好像很厲害的話是很正常的。」
「不對,是猥褻、噁心、流口水的大癡漢,不要說那種幹話,趕緊做完比較好。」李鳶蓉無意間就插話進來。
「好啦.....孤高、俐落、做自己的美少女,今天要點健身器材嗎?」
「你拍馬屁的樣子真的很噁心,可以不要再這樣了嗎?」李鳶蓉一臉厭惡。
此時我們換二頭肌訓練器,我們開始有點喘,但也就輕微。
「抱歉齁!我是個只會噁心人的社會害蟲,實在沒辦法如妳的意。」
「那麼我用名為空手道的殺蟲劑拿來消滅好了,看你一直想被消滅的樣子。」
這是......我完全被孤立了嗎........我就夾在他們兩個中間,聽他們你一句我一句,心好痛,這也是青春?
「沒有~我只是一時嘴砲一時爽,一直嘴砲一直爽。」
「唉......為什麼你要一直煩我?你為何不能像他們一樣走了就好?」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女兒踏出了一步,很感動而已,嗚嗚嗚~」
「痾..................原來你有那個所謂的父性本能........那能不能不要沒事就煩我.....?」
「難道是......有了男朋友嗎?爸爸不允許!他們都沒有擔當,而且都不可能只喜歡一個,就算現在是一個,但之後就會有兩個、三個了!」
「你真的很煩耶......你體力充沛的太可怕了吧......」
說的也是,畢竟他從國一開始都在有氧訓練和成年人中度的肌肉訓練,雖然這麼說,但他現在還是有一百八十三公分,
因為那小子從國一開始就沒有去學校了,所以他運動時間跟運動員差不多,有點懷念啊.....那時候大家都在當他的家教老師。
「好了,我要開始加快速度了,規則是做完就請客嘛,那你們兩個比我快做完就在多加一項你們各自想要的東西。」
「恩,好,我開始認真做,暖身差不多了。」吳澤旭保持著笑容地說。
「哼!我也才剛做好暖身,別囂張太久,會吃到苦頭的。」李鳶蓉不屑地說。
於是我們三人的所在地變的寸草不生,那是一片荒蕪的沙漠,彷彿要抽乾所有水分和蛋白質,我們的心臟和血液上演速度與激情,
我們的眼睛似乎都染上不詳的紅光,正在加快速度,下一個!下一個!下一個!下一個!
但在第二輪的中途李鳶蓉受不了這種強度的訓練,放慢了速度,我和吳澤旭繼續惡魔的訓練,
下一個!下一個!最後一個!結束!!!!!!
我和吳澤旭站起身來喘著粗氣,看向還沒結束的李鳶蓉,一段時間過後,她也完成了我平常的訓練。
「恭喜,吳澤旭選手有兩個可以自己選擇的東西,而李鳶蓉選手有一個自己可以選擇的東西。」
我這樣小聲的說,周圍只是看我們做完了趕過來,沒聽到我在說什麼。
「什麼什麼?真的做完了嗎?」王嶽凌很驚訝,似乎在想說那不是人類能做到的。
「真的,我現在定飲料,人數幾個........八十八個........好,要什麼飲料?」
「我們剛才討論了,多多綠、珍珠奶茶、茉莉綠茶、金桔檸檬。」胡仲晨.......意外的有效率。
經過大家的投票,多多綠十三個、珍珠奶茶四十一個、茉莉綠茶十個、金桔檸檬十八個。
「做點收操吧!等一下下課我就去訂飲料。」
之後他們就開始伸展,有的還是懶懶做,沒有太大動力,我應該讓他們認真做嗎......反正在我不在的時候也會懶懶做吧....
不喜歡運動就算了,能選擇不運動強身還真幸福啊....哪像之前體力不好就會被淘汰,說是會被敵人殺死,
唉.......都過去了,現在我只是一個和藹可親的體育老師。
現在鐘響了,大家跟著我出去教室,看我打電話去訂飲料。
「怎樣?放學後再來拿啦!怕我毀約不給你們飲料是嗎?老師我可是人稱飲料小王子呢!唉.....有點心酸。」
「好啦!我們先走囉!謝謝你囉!」王嶽凌說完,大家便一哄而散。
不知為何,那句「謝謝你囉!」特別欠揍,那跟古什麼阿莫的「對不起囉!」一樣欠揍。
嗯?不對,我應該要叫他們把器材復原的說....算了,我自己收吧!
這樣想的我調頭往健身教室走,看到了吳澤旭和李鳶蓉在教室門口看著我。
「老師,能教我怎麼交朋友嗎?」李鳶蓉說出了自己的訴求。
「嗯?你要的是這個?痾.....我也不確定會不會成功,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那.....老師你覺得什麼是朋友?」
我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朋友是能夠.........』
「能夠在十年後依然能向對方用最純真的方式相處,儘管不常見面,有各自的生活圈,一見面卻還是可以像以前那樣打打鬧鬧。」
「是嗎.......那還真深奧,真的有這種人際關係嗎?」
「這需要雙方對人際關係有良好的處理方式,和淡泊名利,在重要時刻遵從心的想法而能做出自己不後悔的選擇,而現代很少人這樣,
所以我看很多人交朋友都像在玩扮家家酒,沒有真正的朋友。」
「恩......很有參考價值......謝謝老師,我先走了。」
「就這樣嗎?就只是這樣嗎?」
「是.....啊.......飲料在家裡就有一堆高級貨了,沒什麼實際去店裡買,那也沒有特別好喝。」
「為什麼我的心又開始痛起來了呢?好奇怪啊....」
「怪怪的、怪怪的、怪怪的,想起以前你也是這麼有錢,炫耀來炫耀去的,昨天用錢搧別人臉,今天你就被搧了。」
「你為什麼要特意補刀......老師我不....行.....了,啊!」
我假裝中刀,摀住肚子面部猙獰地倒下。
「還有一點你沒講到,相處時間長短不影響交到真正的朋友,只是有些人需要花很久的時間發現自己與對方內心的純粹。」
「你的意見就算了,盡都是些用不到的幹話。」
「怎麼可能,我說的話都是人生大道理,為什麼女生不心動啊......沒道理啊!我應該不算多醜吧!」
「就算你再多說什麼漂亮話都沒用,你那張猥褻的笑臉出賣了你。」
從以前好像就是這樣,習慣揚起左邊嘴角笑,還曾被笑說是不是被搞笑演員附身了。
「唉.....也就是說我能笑好一點就好了嗎?」
「也不是,要是沒有對『吳澤旭』這個人有印象的話大概就會了......吧?」
「妳對我的印象真糟啊.....妳都不會對這個倒在地上的男人感到一絲恐懼嗎?」
「等等,我立刻起來,不要再說下去了,我大概知道你想表達什麼了!」
我馬上彈跳起來,被誤會我是個狼師就不好了,而且我很有可能被這樣認為......
「怎麼了?終於注意起我這個可靠、強壯、男人味的帥哥了嗎?」
我擺出相當智障的自信臉孔,試圖蒙混過去。
「痾......是單身、孤獨、廢柴味的老師,你要堅強的活下去,我精神上為你加油打氣。」
「好了.......別開玩笑了,快上課了,吳澤旭你打算要什麼?」
「是誰先開玩笑的....喔!抱歉,第一個我要五十元,然後放學後陪我打一場拳擊。」
「喔~先不吐槽我是否開玩笑,你打算久違的打一場?老地方?」
「對,感覺身體生鏽了,是時候重新上漆了。」
想改變自己是嗎........努力不活在陰影下,這不是單方面認為,這是確信。
而我卻還在無病呻吟,說什麼想找女朋友,實際上自己的腦海早已脫離不了那已逝去的她。
稍微開導他一下吧!用男人不必言說的浪漫,慢慢讓他成長成獨當一面的大人。
小不點....我已經不會再把妳誤認為小學生了,妳的確是一個很棒的女性。
哎呀!上了年紀真麻煩,一直忘不掉當初喜歡她的初衷,像個白癡一樣不讓這片記憶受汙損。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