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霖
    【母親節】   2019-07-28   散文


    晚上十點三十,我準時坐到電視前,轉身尋找遙控器時,卻差點打翻不應出現在那裡的花瓶。塑膠的,看著是不要的水壺。

    裡面插著七朵康乃馨。

    我曾祖母在我國二就過世,姑婆們頻繁的進出家門被一年一次的大聚會取代。母親節是他們的選擇,我不知道為何,也沒有問過,只明白星期天早上被吵醒的慍怒。

    年紀大了,耳朵聽不清,嗓門自然就大了。

    即使下了樓,禮貌地打了招呼,我會做的也只有玩手機而已。

    我很徬徨地認定,這裡不是我該待的地方,卻仍厚著臉皮龜在原地,因為她們和她們的討論對象離我尚遠,可以不負責任地無視。

    曾祖母總穿著素色深色的衣服,卻喜歡百合的光潔;曾祖母喜歡著百合,深藍淺藍色的塑料布幔底下放著的卻是大理花,樂隊演奏的是菊花台,只有之情人才了解的鬧劇在回憶上演,我想笑,笑容卻凝結在臉上。

    我究竟是希望她走,還是希望她留?當下沒有找答案的慾望,之後想尋,已覓不得。

    開心快樂、傷心難過是她們的,我只負責吃光墊在易收塑膠布上的一盤炸魚,結果我失敗了。

    我早上哭得兇,晚上喉嚨的腫脹感讓我吞嚥不能;諷刺的是,接下來的法會要開到半夜,我不得不吃。

    那又不是我媽。

    我想這樣說了逃離現場。

    親戚多又多的結果是燒金紙時燒不到每一張,因此有個人自告奮勇,幫忙我們把疊成一團的金紙挑開。看著看著,我學了其中精髓,用在大姑丈的法會。

    我不是矯情之人,但啜泣的當下,我會下意識地要自己不准哭。

    因為那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和奇蹟一樣。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