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常公園】/張西
P122/123 負擔
「你好像沒什麼害怕的事。」幸子看向艾瑪。
「可能是人們害怕的事太多了。」艾瑪說:「多數人喜歡先用害怕來面對事情,因為沒有自信,因為自信有時候會變成自傲,那乾脆懦弱一點好。但他們不會說這是懦弱,他們會說這是安分守己。我是不喜歡這種說法啦。」說著說著艾瑪露出羞赧的笑容:「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我也很愛逃避。我來這裡就是逃家呀,現在錢要花完了我要去投靠我姐了,哈。」一樣是那個和快樂無關的笑容。幸子也露出淡淡的笑容。

「不過,」艾瑪說:「我其實不喜歡聽到有人說『我不要變成我討厭的那種大人』、『你有變成你喜歡的那種大人嗎』這種話。」
「為什麼?」幸子問,艾瑪身上相似於傅里的叛逆感讓他感到親近。
「我覺得很自以為是啊,沒有正視成長過程中一定會有所偏差的必然性,哪有人是完美長大的呢,又不是聖人。」艾瑪再次聳聳肩:「而且這些人ㄕ口中的『那種大人』根本就沒有長大,那幹嘛要跟他比較,好像顯得自己的成長有多重要的意義。」
「可能只是一種警惕吧。」幸子說:「用來提醒自己而已。」
「這我認同啊,」艾瑪說:「當然要以他們作為警惕。但我的意思是很多人的這些話裡,帶著的是一種輕藐,彷彿長大就是一種生命的絕對劣化,為了避開這種劣化,所以他們要這麼說,他們以為喊出這些話之後,自己就跟那些他們討厭的人的樣子毫不相關了。」艾瑪的語氣變得有些激動他想起衝動地離家搬進二常公寓的自己。

「這種事情不是用說的,而是要用做的好嗎。不是逼迫自己保持單純不敢去碰複雜的人事物,說什麼現實多險惡。重點應該是,當醜陋的現實來臨,當你必須經過那些黑暗的地方時,你的反應是什麼,經過之後你還相不相信你原本相信的事情,或是你有沒有找到新的信念。而不單單只是把某部分的自己捨去,就感到生命正在破碎。生命自始至終都是破碎的,端看你拿著這些碎片去傷害別人還是傷害自己,還是將他視為一種與世界上的善意相認的暗號。」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