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澤旭
    你們好奇怪(1)CH10 那個人的滿意到底在哪?   2019-07-30   小說

我是個沒有感受過父愛母愛的人,自我有印象以來,他們兩個一直都在外地奔波。
所以我並沒有和他們有特別的回憶,僅僅是兩個陌生人莫名以「父母」的頭銜讓我認知。
我並沒有怨恨他們不放下工作陪我,不在乎他們在哪裡做什麼,對我來說那只是讓我有非常充足物資的輸入口。
我一直都和孤獨奮戰,遇到難過的事情時從沒想過去與人分享,一直都是自己承受,不過也因為如此,
我不會只懂得依靠別人,能夠在遇到困境時冷靜的思考。
不過就算如此,我的生活依然沒有色彩,沒有人想跟我成為朋友,每一個、每一個、每一個..........
都是看上我家的錢財,曾經傻傻的用錢交朋友,之後才發現那沒有真實之物。
於是我開始不注重交朋友,選擇把我家的錢大把大把的花,拿去學各種技能:鋼琴、小提琴、程式設計、
化學實驗、電影製作、空手道,還有......柔道。
需要哪些器材、人才,全部都弄齊全,只想著逃離這令人生厭的校園生活,我選擇家附近高中,還是很多人知道我家很有錢,
但我也不是那麼在意,所以沒有選擇去外縣市或外國的學校。
被一個同年齡的男同學誤認自己是學姐,還被說自己很適合黑絲,這些都是非常新鮮的體驗,雖然當時真的有一把怒火,
但無可否認的是他至少有在我的人生增添的一點色彩,雖然那個老頭也說過一樣的話.......不算不算。
他只是剛好不知道我家很有錢,只是無知並莫名的自來熟,一旦知道了就會巴結我,他不是特別的人。
就算我清楚地這樣認知,我還是想親自確認他是否不是我想的那樣,我想相信他。
搞不好我渴求有人能夠了解我,能有一語道破我內心的人,因為一直以來我都跟自己的心對話,對自己的情緒有一定的認識,
會更好遵循心的意志。
他是先找我解決一個女生被班上霸凌的事件:『明天會有一個女生因為朋友的觀念錯誤而被霸凌,希望妳開導一下。』
然後要我聽他的指示把門用拳頭破壞掉,那個指示........真的很欠揍。
我自從那之後就有意無意地去觀察他,結果發現他會有男性在他身邊打鬧,但比較多的時候是自己一個人,他有個憂鬱的神情,
有種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這種感覺。
我曾經想跟他搭話,但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所以我有次在放學後看他走向商店街,並走進拉麵店,我覺得自己有必要跟進去,
但又不想被認出來,於是我拿出自己的化妝鏡改變自己的髮型,因為平時都習慣綁馬尾,臉遮不太起來,
於是我放下頭髮並弄個向左邊的瀏海,遮住左邊眼睛,然後進去拉麵店,找座位坐在與他很遠的地方。
在我點完餐的時候,他的拉麵就已經上來了。
「久等了,鐵絲山小屋叉燒拉麵,請慢用。」一個看起來就像店長的大叔這樣說。
「感謝,這裡真好。」吳澤旭說完就拿起一旁的筷子,準備大快朵頤。
「對了,那個總是剛工作完像死屍的大哥呢?」
「喔~他等等要來了。」他邊吃邊說。
「那我就先幫他準備他的拉麵吧!」
「恩,感謝。」
「不會啦~一直謝謝你們光顧,記得剛見到你的時候好像是國一的時候吧!現在都長這麼大了。」
「唉!那時候還只是個整天中二病的小屁孩。」
「哈哈哈!中二之心人人皆有,不中二枉少年,不用這麼在意。」
這時候一個有見過的人走了進來,是我們學校的體育老師:甘裕成。
「唉!老闆,給我一直以來的那個。」
「好哩~正開始準備,稍等一下。」
體育老師坐在吳澤旭的旁邊,跟他聊起了是非。
「對了,最近有什麼好看的電影嗎?我這邊的都看完了。」
「成哥~不是只有電影好,動畫也不錯,例如暗殺什麼教室的,很適合你看。」
「蛤?那是什麼?名字有點奇怪啊.....」
「沒事,我只是想說接觸多一點其他類型的作品也不錯。」
「也是,話說你沒什麼看電影對吧....今晚來我家?看看我的寶貝?」
「痾.....寶貝?又粗又大的那種?」
什.....什麼?是看電影對吧?不是要去家裡......做些.....奇怪的事情吧?
兩個男的?不可能吧.....
「對啊~除了讓你看電影還會讓你打得很爽,敬請期待。」
「哇!好久沒玩玩了,好懷念。」
此時他的拉麵已經煮好,老闆端上來給老師。
「我還會摸得很厲害,小心一點喔~」
摸得很厲害?摸哪裡?怎樣摸?不行了!這不是我所知道的世界.....
「哎呀!你們兩個不要玩太晚喔!明天都還要上課對吧!」
「我們會節制一點,大概大戰三回合吧!」吳澤旭....三次叫節制嗎.....
「對了,說起來明天要教你們使用健身器材呢!唉!有點麻煩,不過.....」
老師?老師!!!你那個奸笑是什麼?為什麼看著吳澤旭呢?
「喔~獎勵是吧!先講了獎勵是什麼,然後提出不可能達成的條件,在結束後再說出懲罰,該不會是這個?」
「恩,會看心情選擇懲罰,當然會跟健身器材扯上關係。」
根據剛才的情報........摸得很厲害、意義不明的奸笑、與健身器材有關的懲罰......
難道是.......在吳澤旭使用健身器材的時候....亂摸他一頓?
怎麼會有這樣的狼師?不對......吳澤旭還覺得這是適當的....該不會......
他們兩個是情侶?男的跟男的......?不對不對.....之前他說過我很適合黑絲還有想揉我的........
他到底在說什麼啊!!!!!!!!!!!!!!!!!!!!!!!!!!!!!!!!!!!!!!!
我一個人在這邊動搖感覺像是個笨蛋......我應該做點什麼嗎?不過我又應該用哪種立場去說呢?
.....................不行!我沒辦法去說,不擅長說話和恐懼跟別人說話,還有絕望的說話條件........
「吳澤旭,因為量很多,我希望你拿個能裝下那些東西的容器。」
裝下哪些東西.......我的頭腦要爆炸了........
「好喔!我等等就回去拿。」
「那又粗又大的東西會射得很遠,那個『容器』應該會受不了。」
「你在說什麼....電影的場景是不會干涉現實的啦....」
等等........電影?射得很遠?他們看的是.........?信息量有點爆炸,我需要消化一下......
「哈哈哈!說的也是,我只是想說說智障話抒發一點工作上的勞累。」
他們兩個吃完了拉麵,結帳好準備走出去,而我一口麵都沒吃。
————————————————————————————————————————————
「嗯!這些火箭筒真的射的好遠,這些場景真的很想讓人說:『真男人從不回頭看爆炸。』對不對?吳澤旭?」
「我後來想了想,你還是把自己明天要準備的『不可能的條件』降到兩次循環比較好,不要四次,那肯定沒人做。』
「恩..........雖然我想讓大家認為我不是普通的體育老師的說......」
「兩次也行啦.....高中生幾乎都在第一趟的時候就不行了,我想讓一個女生試試看他能不能做兩次。」
「是嗎?就看她會不會聽你的了,好吧!那我還是根據我是和藹的老師再加上肌肉屬性好了,不要照我今天想的那樣走。」
「這樣會比較好,還有,那個女生一定會想出面的,她不是在意同儕之間眼光的人。」
「恩.......我能想到的大概就是李鳶蓉了,是她對吧?」
「對,是這樣沒錯啦.....不過你跟我明天可能要解釋了。」
「蛤?不懂。」
「沒事,我們今晚打到爽,我擅自帶上VR裝置囉!」
「好,今天的殭屍也是調整到困難嗎?」
「不,我們今天玩瘋狂模式。」
「OK!等等打完把袋子都裝好我的電影收藏。」
「好,今天摸完一次全部NPC的屁股就開始囉!」
「嘿嘿!果然成熟的比較好,雖然沒有實感。」
此時,李鳶蓉在家裡蘊藏著巨大的情緒漩渦。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