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澤旭
    聖芙蕾雅學園的特別日子   2019-08-09   思念

姬子她今天早上也是努力訓練才去上課,稀奇的是她昨晚竟然沒有喝酒。
琪亞娜則是睡過頭,到了晨會的時候才醒過來慌張地準備。
芽衣很早就起床準備早餐,把五份中式早餐放在桌上,其中一份放上給琪亞娜的紙條,自己則吃著簡單的三明治。
布洛妮婭昨天又熬夜打遊戲,今天差點起不來,幸好重裝小兔19C可以當成鬧鐘,讓布洛妮婭深眠到淺眠,接著到醒來。
德麗莎還在說夢話,一直說著:「吼姆.......這樣的話學園會很熱鬧的......謝謝你。」
符華則在起床的時候伸展一下,便拿出一個破舊的筆記本看著第一頁,好像還寫著伏羲....之類的?
六人都到了聖芙蕾雅學園,剛好晨會結束,琪亞娜被德麗莎訓了一頓。
「琪亞娜,我只是不去叫妳一天,妳就馬上耍大牌遲到?而且今天是校慶耶!艦長也會來,他的視察分數可是會影響聖芙蕾雅學園的明年預算耶!」
「好啦.......大姨媽,我知道我睡過頭不應該,但是那是布洛妮婭找我一起通宵打遊戲害的.....」
「但是她今天可是準時到學校喔!不准找藉口!趕快去班上準備,妳們之前做的微電影都確定可以順利播放嗎?」
「可以啦~都有好好檢查設備,萬無一失,放心好了!」
「雖然很擔心,不過你先回去教室吧!」
一臉疲累的琪亞娜,她回到了教室,看到了已經穿好西方王族男性服裝的符華,以及在旁邊尖叫的女生們。
「琪亞娜,你今天是公主,怎麼可以遲到呢?這樣讓本王子久等,真是小淘氣。」
符華往琪亞娜的方向走,微微抬起她的下巴,像一個真正的王子。
「班長妳沒事吧?難道是因為今天校慶太興奮,昨天沒睡好,所以燒壞了腦子?」
「咳咳嗯!這該怎麼說呢....心血來潮,別太計較,話說快要進場了,我們是開場表演的班級,快做好準備。」
沒想到符華也有意想不到的一面,原來她說自己並不是我想像的一板一眼的,原來是真的啊.....
身為艦長的我真失職,沒體會到屬下的心情,以後都讓她男裝好了,艦船上都是女生有點不自在。
嗯?我是怎麼看到她們情況的?哎呀!我只不過開啟了隱身術,人人都做得到嘛!
「只要換上這件看起來很不好行動的衣服就行了吧!」
琪亞娜說完便開始園地脫衣服,怎怎怎怎麼辦?我還只是個孩子啊!
「琪亞娜,我覺得不遮起來有礙觀瞻,女武神的氣質都沒有了。」
「大家都是女生,沒關係吧!而且這麼在意細節,是成不了大器的喔!」
「神州有一句常聽見的話:『魔鬼藏在細節裡』,要是不注重的話,可是會吃苦頭的喔!」
我趁琪亞娜停下脫衣動作的時候,趕緊咻咻咻的逃出來,我保證我沒有看到什麼兩坨脂肪的什麼東西。
恩.......琪亞娜班上的人佔少數,大概還有一半的人不在,去看看她們在哪裡吧!要是被捲入了事件,我還可以英雄救美。
我的目光忽然瞥向廣大的操場,操場中間有平坦的草地,沒什麼雜草,操場外圍有沿著操場圍起來的淺色遮雨棚,
現在太陽也想來看看女武神們的校慶,我先到廁所解除隱形,再到有陽光的地方,實際感受下在遮雨棚下是什麼感覺。
在遮雨棚下微微透進來的陽光有著薔薇色,仔細一看一整排遮雨棚,都有玫瑰的樣式,讓我不禁想起了麗塔。
這叫做遮雨棚這麼不討喜的名字.......乾脆叫玫光雨好了!那灑落的光芒,高雅又不失親切。
「艦長大人,請問您叫我嗎?」
「嗚哇!妳什麼站在那裡的?連我都沒察覺到.....」
「呵呵!只是看到艦長大人一個人看著玫瑰微笑,就擅自以為是想到了身為女僕的我。」
「是這樣沒錯,話說妳今天是跟我一樣視察校慶的對吧?」
「真不愧是艦長大人,我記得這個消息是傳不出去的。」
「哈哈......這應該很容易推敲出來,畢竟來到極東分部基本上都是要視察的,我聽說妳上次在女武神考試時也來過。」
「沒錯,艦長大人很細心呢!我們邊走邊聊吧!」
「好,是時候也該去其他地方看看我可愛的女武神們在做什麼準備。」
我們兩人開始走,走到了司令台後面,在大約二十公尺內,我看到學生活動中心,裡面有人在練舞,大概吧......雖然她們拿太刀。
我站在外面和麗塔一起看,發現了芽衣也在裡面練舞,差不多是.....十六人,都身穿騎士裝,有點中西方融合的感覺。
因為還沒有客人來的關係,我跟麗塔算是暢行無阻的欣賞女武神們的準備工作,一切都是井然有序。
有的檢查各種設備、有的檢察校園是否每個角落都乾淨、有的跟德麗莎報備哪些地方該注意。
每個地方都沒有閒下來,到處都有學生女武神們努力的身影,我不禁由衷期待這個校慶會是什麼樣子。
(在一段時間後,一些不重要的路人基本上都進來了)
「艦長大人,我想我們應該去觀眾席欣賞她們的表演了,不知這個提議好不好。」
「我還打算在晃晃,我還沒找到布洛妮婭和姬子在哪,有點奇怪.....」
「我想艦長大人是找不到的,因為........」
「嗯?妳知道些什麼嗎?」
「跟我到觀眾席就可以知道囉!」
「好吧......好像也只能這樣做了。」
我和麗塔兩人一起坐到司令台的左側椅子上,透過玫光雨擋住的陽光,讓我們在的陰影處有些涼快,甚至一度以為照射下來的陽光是溫度較低的。
忽然間,樂隊從司令台的正面直線進場,邊吹奏著氣勢磅礡的校歌,沒有我以前國中高中唱校歌時的尷尬,只覺得這個好厲害。
全校所有人從操場兩側跟著樂隊出場,這個操場中央能容納差不多兩千人,而這間學校有一千七百人,每個人站位算是寬闊。
當校歌結束後,就是運動員宣誓的時候了,我看到一個往司令台跑過來胸在微微晃動的紅髮美女.......這不就是姬子嗎?
他為何穿著學生制服在喊什麼運動員宣誓..........不過可愛就好了,幹的漂亮!
「立正!稍息!運動員宣誓!我等女武神必定隨時秉持著保護人民與崩壞抗爭到底的精神,今天就是展現這崇高精神的時候。」
就短短的幾句,說的很有精神。
「立正!向後~轉!女武神退場!」
所有女武神都照著原本出場的地方退場,只剩一班人和在操場兩側的樂隊,對,就是琪亞娜她們,芽衣騎士團也在,他們已經穿好戲服,準備在草皮中央表演。
話說剛才女武神進場的時候沒看到特別顯眼的服裝......她們該不會瞬間換好衣服吧......這也太不可思議。
算了,反正可愛就行了,他們在主持人的介紹與指示下,開始他們的表演。
在她們站好定位的時候,布洛妮婭帶著重裝小兔19C從司令台另一側的觀眾席出場,但是......她穿著異度黑核侵蝕的服裝,重裝小兔把手向上舉,
再握拳將手臂往下拉,形成關燈的特效,全場都變黑,但還有些點綴的光,神奇的是周圍竟然沒有慌亂,看來是觀眾早就知道會有這種效果了。
在我感到驚訝之時,在場上的她們,隨著場上黑暗漸漸有了光芒,我發現沒有陽光,只有鎂光燈照射下來的效果。
哇!這........不是歐洲的天命本部嗎?根據我的智商.......不行.........我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做到的。
由芽衣帶領的騎士團擺出了陣型開始武術風格的舞蹈,一邊耍劍一邊跳舞,芽衣在最前頭跳得有模有樣。
而公主琪亞娜正和王子符華跳起了身分高貴的人會跳的舞,演奏的是同一首音樂,卻用兩個不同的方式呈現,別有一番風味。
旁邊的樂隊演奏的樂器........左邊是單簧管、低音號、還有電傳簧風琴這種電音樂器,右邊則是二胡、簫、還有Novation LaunchPad Mkll這種電音樂器..........
演奏出具現代感又不失古風的純音樂,恩....就類似闫东炜的那八首天朝元素,讓人停不下來打節奏的手和腳。
在我沒留意的情況下,表演已經結束,布洛妮婭解除天命總部場景的特效,在最前頭鞠躬感謝觀賞,在後面表演的騎士團、王子、公主也一樣。
我不禁流下了眼淚,她們都長大了啊!身為爸爸......不不不,我跟她們差不多歲數。
接下來是來賓致詞,這一段是給德麗莎主持的。
不重要,我睡覺好了。
我正打算閉眼的一瞬間,姬子從我的右邊出聲。
「艦長,你也來啦?有沒有被我們班的表演嚇到呢?」
「恩,這真的表演得太好了,不知道妳們準備了多久。」
「艦長大人,你不覺得在跟一個女性約會的時候跟其他女性搭話很失禮嗎?」
「不對吧.......我是來視察的,妳也是來視察的,我們不是在約會......吧?」
「麗塔也來了啊~又是奧托主教請妳來監視我們的嗎?」
「哎呀!恕我直言,您說得沒錯,雖然目的不僅僅是這樣。」
「.........難道依照我們的表現會給我們特別的獎勵之類的?」
「這點.......就請你們好好猜猜看了。」
感覺她們有點火藥味,但又感覺不是........這種感覺好微妙。
「好了,這些都先放在一旁,難得的校慶,就開開心心玩嘛!」
「既然艦長大人這麼說了,那艦長大人我就先借走囉!」
「我不是妳的東西........唉!」
麗塔只是微笑,沒有做其他動作,而姬子則是興致缺缺,馬上就走了。
在我們說話的時間,德麗莎已經跳過來賓致詞,雖然我不知道這樣好不好。
「接下來是科學部帶來他們的空間彩繪與魔術,請拭目以待。」
德麗莎這樣宣布,底下響起如雷的掌聲,大約有五架攝影機以不同角度拍攝他們的表演。
在觀眾席裡抬頭,會看見攝影機在操場中央拍下來的畫面。
在中央的五個人,前二後三的奧林匹克標誌排法,都沒有帶什麼東西,手上沒有,衣服上也沒有特別突起的部分。
只見她們五人幾乎同時用右手彈了一個響指,身上的校服都變成魔術師會穿的西裝,手上還拿著色鉛筆開始在空中畫畫。
描繪出各種表情生動的崩壞獸,然後由代表女武神的武林高手一個瞬間移動,就把崩壞獸解體了。
接著在空中的顏色都消失,五人畫出大型撲克牌盒子的樣子,有碧綠、黯紅、深藍、紫灰、澄黃給我們觀眾看,然後五個在空中的撲克牌都變小,
到了一個手掌就能拿好的大小,然後顏色散去,五人舉高手把撲克牌實體給觀眾們看,然後瀟灑的從撲克牌盒子取出牌然後丟掉盒子。
邊轉圈邊花式切牌,撲克牌移動的軌跡變成剛才碧綠、黯紅、深藍、紫灰、澄黃這些顏色,最中間的人她花切的撲克牌軌跡與左右四人連結在一起,
,形成絢麗的色彩,星星也出來了,各種元素的英文簡稱也出來了,然後就以我來看的左邊變成粉紅,右邊變藍色,嗯?總感覺自己看過這個一樣.....
「緊接著是伏特加女孩登場!與科學部的表演無縫接軌!」
蘿莎莉婭和莉莉婭從空中大約距離草地五十公尺緩緩降落,就算透過攝影機看,我還是沒看到她們身上有綁任何東西,就像自己真的能降落一樣。
「「哈囉!我們是伏特加女孩,如果莉莉婭(蘿莎莉婭)有表演不好的地方,請各位觀眾包容。」」
兩個人同時說幾乎一樣的台詞,之後她們就像偶像的表演形式,邊唱邊跳,在間奏的時候跟觀眾互動一下,有些男性觀眾很喜歡,一臉色瞇瞇的看著她們。
我記住你的臉囉!等等我就馬上把你的眼睛挖掉!姑且我也是她們的老爸.....艦長,她們是我的下屬,我有義務保護她們。
之後再經過其他班級的表演,接下來就是逛街時間,去其他班級吃吃喝喝,到處逛逛。
當運動員退場,我選擇一個人巡邏,看有沒有人意圖不軌,想對這學園或學生做什麼事情。
「麗塔,我打算一個人視察,,我們就在這分開吧!」
「.......既然是艦長大人的意思,我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的。」
畢竟我也是拿人薪水的,不做事不好意思。
現在走廊上陸陸續續開始多人,基本上都是學生,準備自己班級的「開業」。
每個班級都是充滿元氣與希望,這些場景,肯定是她們青春的一頁,以後大家一起回憶時肯定也是說說笑笑的。
這是德麗莎想創造的、這是姬子想傳達的、這是符華想尋找的。
我稍微感傷了一陣子,繼續開始自己的「視察」。
在一個轉角,我看到了琪亞娜穿著一身貓服裝、芽衣則是小柯基、布洛妮婭則是小吼姆、姬子則是獵豹、符華則是小兔子。
說真的,他們到底哪來的時間換好衣服的?
嗚哇哇哇哇!這也太療癒了吧!光是看著她們,我覺得我的靈魂得到了昇華,感謝女武神,讚嘆女武神!
話說德麗莎呢?怎麼沒看到她呢?
我抱持著這個疑問,持續走著,我來到了學園外面,打算冷靜一下。
算了,我還是進去,跟我可愛的下屬們一起玩,順便開啟我的超級觀察模式,把所有入眼的人都迅速觀察一遍,可疑的人再多加留意就行了。
工作偷懶什麼的,才不會呢!
在我轉身想再進去的時候,我看到了德麗莎帶著琪亞娜、芽衣、布洛妮婭、姬子、符華向我走來,對...穿著可愛的服裝過來。
尤其是德麗莎,她穿黑色系魔法少女裝,不穿那件粉紅色的了.......
「艦長,你在這裡做什麼?你剛才不是已經進來了嗎?怎麼又出來了?」
「艦長,快看芽衣,是不是超可愛的,是不是很想抱回家?可惜芽衣只能由我抱回家。」
「不要隨隨便便插話進來!琪亞娜你越來越囂張了喔!」
除了德麗莎和琪亞娜兩人之外,其他人都在苦笑。
「沒事,我只是想要抓點壞人,讓自己加薪。」
「喔?那這你不用擔心,爺爺說想看自己孫女在學園的活躍身姿,我想是沒有人敢在爺爺面前....」
「哇靠......我沒有聽說啊!奧托吩咐我要保護好學園的安全,沒聽說過他要來啊!」
「於是如此,艦長今天就要陪我們一整天囉!」
姬子好像不想讓這個話題拖太久,直接讓琪亞娜、芽衣、布洛妮婭、符華、德麗莎等人抓住我,像囚犯一樣。
「艦長,不好意思,我們有自己的理由。」芽衣一臉歉意地說。
「我這樣穿會很奇怪嗎?感覺沿途上都有人注視著我們.....」哇.....符華也會害羞........
「不會,每個人都很適合,布洛妮婭判斷那些人是因為我們太可愛所以才看的。」
「妳這樣說妳都不會害臊嗎.....後生可畏啊.......」姬子開始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羞恥PLAY,開始注意起自己的服裝。
沒想到姬子這麼少根筋.....
「那你們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被一群可愛的小動物們抓走,我是最羞恥的啊!!!!!!!!!!!!!!」
「不怕,只要艦長也穿上跟我們一樣的服裝,就不用感到羞恥了。」
「符華,為什麼妳的眼神開始發光......你484期待著什麼?」
我被帶到她們所在的班級,強迫穿上圓鼓鼓的飯糰裝,然後幾乎全班的人都在看我.....
「艦長大人,原來你這麼喜歡飯糰,我剛好也有多做的,不嫌棄的話當作午餐吃吧!」
八重櫻從教室門口,拿著一個巨大的餐巾,用兩隻手拿都略顯沉重,裡面肯定是包飯糰的....我會撐死嗎?
「先說清楚.......你打算給我吃幾個?」
「恩......不好說耶~我覺得一個應該就夠了。」
「那我應該可以.......好,儘管放馬過來!」
「我開玩笑的,我多做了些,所以會有兩個。」
就算妳這樣用成熟略帶可愛的笑容說,我的胃也不會因此能承受那巨大飯糰的份量啊........
「說起來卡蓮也會來呢,說不定她可以吃完.....」
「說的也是!我先把這些飯糰交給艦長了,你們可以先吃,我先去找她。」
她說完就往以我為基準的左邊走廊開始尋找卡蓮了。
「艦長,我們等到所有人會合在一起吃吧!」姬子表示憐憫。
「等等,那我還可以邀請蘿莎莉婭和莉莉婭還有希兒一起吃嗎?」
「就看八重櫻願不願意了,先詢問她再找她們三人吧!」
我熟練地摸摸布洛妮婭的頭,啊啊~頭髮真柔順。
「艦長,你摸太久了,重裝小兔19C表示你太囂張了,需要點懲罰。」
重裝小兔突然出現,然後開始對著我蓄力.............姬子害怕強行阻止會發生悲劇所以縮在旁邊。
其他人也抱持著這種心態,只悲痛的看著我說聲:「再見了。」
「不,冷靜點......這裡是妳的教室絕對不能攻擊啊!!!」
眼看就要來不及了....我用手保護頭部。
「『啪啪!』艦長,祝你校慶快樂。」
沒想到是小型煙火.........我以為我的人生戛然而止了。
「喔?好像挺熱鬧的,我也來參一腳囉!」
「蘿莎莉婭,不能給布洛妮婭添太多麻煩,不然下一次公演的機會就沒了,要不是她努力爭取,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有粉絲呢!」
「不,有粉絲是因為妳們有魅力,我沒有努力。」
「對啊對啊!是我們太有魅力了,所以場下才會一片歡呼!」
我趁她們正聊得起勁的時候,坐在教室最角落的地板上,反正一身飯糰裝,也不好行動,這也不好脫,這跟我的艦長制服黏在一起,好不舒服......
「......對不起,我們家蘿莎莉婭是個笨蛋,請各位多多包涵。」
「恩,這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我不在意,不用擔心。」
蘿莎莉婭一臉錯愕,講不出話來,她的眼眶漸漸泛淚,最後哭起來了。
「卡蓮,那個金髮男子有沒有對妳做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有沒有哪裡受傷?」
八重櫻無視現場氣氛,把卡蓮帶進教室來。
「沒有啦!都說了很多次,他知道我不是那個五百年前作為女武神活躍的『卡蓮』,只是用她的基因重現她的臉孔,他是不會對我怎樣的啦!」
「那就好,卡蓮,我有做了飯糰,妳要吃嗎?」
「喔~那會是什麼口味的呢?突然好期待啊!」
「呵呵!那就請妳好好品嘗了,各位,喔?原來你們還沒吃,那麼現在要一起吃嗎?」
我見她們理所當然的遺忘我,我趕緊出聲。
「先幫我脫掉飯糰裝.......拜託了,這是我一生所求。」
「哎呀!艦長,你不說話我都沒發現你。」
「卡蓮,我知道我邊緣,不用強調了,話說八重櫻,妳覺得人多一起吃飯好嗎?」
「嗯?我是覺得人多一點,吃起飯來才香。」
「那布洛妮婭想要和蘿莎莉婭和莉莉婭還有希兒一起吃,可以.....嗎?」
「可以啊!只不過.......妳說的希兒在哪裡?」
「她應該馬上就會來了,說不定她在害怕人群,我去找她。」
「布洛妮婭,先等等,我們大家一起拍個照,我們再陪你去找。」芽衣向布洛妮婭稍作挽留。
「恩.....這樣好像比較有效率,謝謝,芽衣姐姐。」
「艦長,你還在角落做什麼?趕快過來呀!」德麗莎用活潑的聲音跟我說。
「OK!我過來了,拍完之後要幫我脫掉喔!」
「恩,會的,不~用擔心,艦長就是愛操心。」姬子一臉滿足的樣子,是因為這種場景是珍貴的回憶嗎?
我不知道她的想法,搞不好只是感覺很有趣而已。
德麗莎拿著手機自拍喀擦一聲,出現的是琪亞娜狼鎗倒在芽衣與德麗莎身上、布洛妮婭一臉受不了的樣子、符華則是微笑、八重櫻興奮的拉著卡蓮一起入鏡。
....
.....
.....
.....
......
我描述場景實在太爛........有點寫不下去
之後的話.....
1.眾人一起在外庭吃飯糰,像野餐一樣。

2.希兒對著棉花糖產生極大興趣,拉著布洛妮婭一起到處逛,去體驗完各種班級的活動
EX: VR恐怖遊戲、體驗女僕(麗塔也在)、扮演羅密歐與茱麗葉--> 為什麼?為什麼你是羅密歐呢?明明我是這麼喜歡吼姆,你卻要讓我與吼姆永遠分離

3.出現一個戰鬥成績吊車尾的學生女武神,姬子認識,有稍微關注,她的班級把教室當成體驗武術的「道場」,符華有稍微指點她

4.圖書館,德麗莎站在圖書館中間,自身周圍發光,再以她為基準的20公尺內書本都在她身邊繞圈向上,然後書本以奇妙的平衡變成樓梯,在德麗莎兩側,其他書籍則回到書櫃上。

5.芽衣和八重櫻參加用單手完成一道指定料理的比賽,芽衣大獲全勝,露出有點鄙視的表情(第三律者的影響)

6.琪亞娜與卡蓮吃垮可麗餅、章魚燒、墨西哥捲餅,還有好多好多的店

7.眾人參加真人顏料BB槍吃雞大賽,最後是奧托憑藉高超的身法躲過所有攻擊,然後取得勝利。

6.在校園的最頂端,眾人感嘆這樣的時光

7.閉幕典禮開始,琪亞娜、芽衣、布洛妮婭、德麗莎、姬子、符華、蘿莎莉婭、莉莉婭、希兒有一起跳舞,當然麗塔也在裡面,在一次拍照下結束


痾........很抱歉沒辦法很完整寫出來........

以艦長當作描寫視角,好像很不好........寫一寫之後才發現.......漫畫的《第二次崩壞》結束後,可以連載聖芙蕾雅學園?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