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披
    黑色蔓澤蘭    2019-08-28   小說

據說在一顆很遙遠的星球,曾經,存在著一群名為造物者的人。關於他們的名字,已經沒有人能確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如此稱呼。大家只記得他們來自一個很陌生、很遙遠的地方。至於有多遙遠呢?也沒有人說得清。

造物者的名字最廣為人知的解釋是源自於其擅長栽培植物,利用滴漏、坎井、水植......各種說得出來或者說不出來的農作方式,創造出該星系最先進的農作物種,因此不乏許多星際商人爭先恐後跨星域爭購造物者發明的每項專利。

至於他們創造出來的作物,遠遠超過宇宙其他星系的農作水平。舉例而言,當仙女星系居民正風靡的某種果類胚子,那早已成為造物者作物市場好幾百年前的下架品。而小熊星座剛開始學習的自光性栽培技術,已經消失再造物者世界,只收藏在農業博物館的復古展覽櫃中。

走在造物者耕耘的農田,沒有人能不為之瘋狂。搭乘了好幾年飛船的疲憊旅人,還來不及適應星球環境,便破不及待地前往造物者特許觀光的農業展覽園參觀;冷酷傲慢的軍人來到這奇蹟般的星球,還沒來得及開口,便已主動毀棄軍艦上的每項武器,深怕一不小心就破壞了這麼天堂級別的美麗花園。

事實上,在參觀造物者如此偉大的農業作品後,沒有人可以忘得了,那被滿目花草芬芳,童話般的神奇植物所環繞的夢幻美景。那是種老人臨終前,眼前憧憬的歸途所指,更是詩人們永遠擷取不完的靈感泉源。

造物者的作品改變了整個宇宙。他們拯救了小麥哲倫星系的飢荒,派遣農耕隊往天女座黑洞拓展,還發明了夜間閃光植物充作永續發展能源。然而,造
物者的創作一直沒走到巔峰,其植物科技仍持續不斷蓬勃發展著。直到一次意外的研究,事情才開始有了改變。

那次的研究是由來自造物者星球各領域頂尖學者共同參與。原本的實驗目的是為了創造一種可以大量攜帶太陽能源的儲能型植物。但後來隨著研究愈來愈深入,科學家們逐漸發現了該類新品種植物生成果實的妙用。

除了吸收太陽能之外,其果實尚具有高度敏銳的感光性,在黑暗中釋放潛在的光能,甚至可感應同種植株、交換大量訊息、留影存檔,直接或間接為精神與物質提供偌大的幫助。

由於這類新品種發明為藤蔓植物,具有強烈的攀附性,往往自牆角開始生長,由一條藤蔓漸漸分叉出兩條、三條、四條.....更多更長的藤蔓,每條糾結的藤蔓末端都掛了個豐滿的果實。同時又無論是果實、花蕊或者是藤案都有著烏黑色閃亮的外觀。果皮甚至誇張到可以反映身邊的街景,因此學者們依其特性將之定名為「黑色蔓澤蘭」。

黑色蔓澤蘭雖然不具可食性,但由於諸多的經濟價值,在發表後不久,各上市公司便爭購專利,大量研發出產相關的延伸亞種,期望開發出此種植物的其他功能。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黑色蔓澤蘭蟬連了造物者世界各商場的熱銷冠軍。凡造物者所在之地,沒有人手上不握著一顆黑色閃到發亮的黑色蔓澤蘭。從剛學會走路的幼兒,到躺在搖椅上的老人,每個造物者都好奇地嘗試著黑色蔓澤蘭的各式功能。

同時各星際法院也收到來自各家廠商的相互控訴,怒斥對方在產品開發上的各項侵權。企業家氣到扭曲的面容、商業律師嘴腳不斷噴出的口水、各式各樣的黑色蔓澤蘭熱粉,反映在黑色蔓澤蘭的光滑表面,造物者們的茶於飯後中。

然而,就在群眾瘋狂著迷黑色蔓澤蘭的同時,一名醫學家卻站出來指稱黑色蔓澤蘭具有高度危險性。藉由破壞使用者的視力和智力,黑色蔓澤蘭將間接戕害造物者們生理與精神,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此段發表,在短時間內傳遍了整個星球。街頭上,所有造物者憤怒瞪視著手中黑色蔓澤蘭浮現的遠途新聞感應,一同咒罵著醫學家。各家公司立即聘請專業律師,相繼向法院提告,不滿醫學家對其產品的毀謗,同時動用關係、收買幾名醫學教授,對該醫學家論點提出反駁。

在社會強烈的撻伐下,法官毫不留情地在掌聲中敲下法槌,定案。

最終發表論文的醫學家,被裁定賠償共三十二兆造物幣給提告廠商,其個人實研室停用十年。

就在眾人慶幸事件已經過去的同時,造物者世界的失明人數指標卻開始猛地竄升,以高次指數函數向宇宙遠端飆去。短短五年內,造物者星球居民失明率竟然高達三成。各醫院診所眼科輪番淪陷,病房急迫不敷使用。

害怕的造物者們,將自己鎖在黑到不能再黑的密室中吶喊,臉孔緊緊貼著黑色蔓澤蘭光滑閃亮的純質表面,試圖與上帝溝通。甚至利用黑色蔓澤蘭下載了各宗教經典,成天朗誦祈禱著。但是一切彷彿無效。失明人數仍是持續上升,人數不但沒有減少,速度倒是越發地快了。

終於在一次醫院爆滿拒絕接收失明病人時(造物者星球不存在著希波克拉底誓言),一群驚恐的造物者組織了自救會,丟棄了一顆顆攀附在家中牆上的黑色蔓澤蘭,乘坐飛船,打算逃離已被恐怖攀附植物淪陷的故鄉。

此舉再次震驚了全星系。

遠離黑色蔓澤蘭的造物者們,此刻才發現,出生在黑色蔓澤蘭包裹世界中的自己,一但離開了黑色蔓澤蘭,便變得什麼也不是。沒有精神,沒有信仰,沒有生活的方向,也沒有存在的目標。他們逐漸明白,沒有黑色蔓澤蘭的生活,倒不如活在失去視覺得黑暗世界,享受著迷幻般的快感來得美妙。

部分離去的造物者們,忍受不住周遭的壓力,只得從新回到充滿黑色蔓澤蘭的生活中。此刻,城市中的居民尚存視力的已僅剩不到一成。

由於科學家們發明了更高階的黑色蔓澤蘭亞種,醫院已不再接收新的病患。大眾雖然再也無法恢復昔日的視力,但是有著新一代的黑色蔓澤蘭亞種扶持,造物者們依然可以隨著黑色蔓澤蘭的指引過上新的生活。

而當初搭著飛船離去的造物者中,後來又有一部分人精神崩潰。

一次又一次,他們將自己既渴望過去生活,又不願喪失眼睛視覺的矛盾,重重撞擊在眼前瘋狂扭曲的白色儀表板,隨著飛行艙內的物理毀損,最後飛船失控迷失在偌大的宇宙中。

僅有少數的罹難者,靠著堅強的毅力,努力登陸其他星球。經過多年的考慮,他們決定放棄種植黑色蔓澤蘭及近幾百年的一切農耕技術,深怕從新種植出同樣可怕的黑色植株。他們從新用種植起從前瞧不起的廉價農作物,如此又度過了許多紀元。



很久很久以後,有一群旅客意外經過了一顆土黃色的廢棄星球。在這裡,他們看見了一顆顆裂開了的黑色皴皺物體好像附著在生物殘骸中。同時,他們也看見了被附生遺骸的嘴角,不知道是對著這侵入者尖叫或是微笑。

無數看似黑色的乾萎藤蔓,緩緩從生物的眼孔中竄出。遺骸眼角被藤蔓緊緊纏勒著,少許化成了灰,沿著藤蔓看過去,連接到遠處一塊塊翻倒在龜裂水泥中的牆,好像是一片片遺忘在宇宙邊界的碎豆腐。如果這世界的生命還存在,不知道會如何看待眼前的這片景象?

導遊催促著旅客上船,卻不自覺回看了眼滿目瘡痍的大地。

他不知道為什麼這場景,總讓他想起,從前在某個不知名的星球,曾經聽說一顆名為造物者星的偉大。

在那顆夢幻的星球裡,有著諸多令人驚羨的神奇的植物。講述著這個傳奇的居民那嚮往的眼神,在清靜的黑夜中反映著星空,他到現在都還記得。而那顆給人說得夢幻的星球,卻絲毫和眼前這片廢墟沾不上邊。

導遊很快地就回上了氣墊船,頭也不回地飛去,留下一具具與枯蔓相互攀附的骸體。



又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再也沒有人經過那顆星球。到最後,似乎這顆星球便同它垃圾似的外觀,受人遺忘地埋沒在宇宙之中。

少數仍在研究星際史的學者推測,在造物者失明後,黑色蔓澤蘭進而進駐了他們的靈魂,徹底與造物者纏勒。到最後,新型黑色蔓澤蘭亞種恐怖而無限制的生長,徹底破懷了造物者星的生物網,榨乾星球的最後一絲嘆息。

有些學者認為黑色蔓澤蘭促使造物者世界的滅絕。但是也有學者懷疑,仰賴黑色蔓澤蘭生活的造物者,在離開進化的黑色蔓澤蘭亞種後,是否又能獨立生存?最後,各界學者達到了一個共識:造物者與黑色蔓澤蘭,屬於互利共生又互相寄生。

爾後多年造物者不再被提起。

-----------------------------------------------------------------------------------------------------
〈後記〉
高二那年暑假,帶著考古題和mp4到圖書館自習。想充電時,才發現座位旁插座被一大叢黑色的手機充電線佔滿,藤蔓植物觸角似地蜷曲蔓延。於是帶著沒搶到插座的遺憾寫下這篇名為小說、實為科幻散文的作品,向張系國前輩致敬。



上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