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下過一場雨,讓才剛進入九月初秋的早晨,帶點沁骨的涼意。
我下了床,順便捎上殘帶餘溫的棉被,絕對不是我還在眷戀它的暖,我只是擔心,只有蓋件薄被的他,會不會因此著了涼。
他,是我的小情人,每當我這麼喚他,總是會在你的臉上看到那爭寵失利的帶點醋意的眼神,嘟著嘴,表達甜蜜的抗議。
我喜歡你那時裝可愛的表情,雖然出現在你成熟的臉上略顯的違和感,但就是沒來由的喜歡,所以我會更加故意的多喚個幾聲,然後你就會假裝氣呼呼的樣子,想要過來咬我的嘴唇。
輕點聲,我小心翼翼的轉開門鎖,看到大字形躺在床的他,還有一旁被他嫌棄般晾在一旁顯得楚楚可憐小薄被。
我嘖怪了一聲,他這小毛病還真不知道是學了誰,總是那麼的愛踢被子,幫他蓋好小薄被的同時,我也將手上那件棉被覆了上去。
看著他可愛熟睡的臉龐,輕撨了他的眉毛,這眉毛像你,黝黑濃順,可惜眼睛部份像我,人畜無害的雙眼皮,男孩子應該要像你才對,帶點邪裡邪氣的單眼皮,比較受女孩子們的歡迎,我也不例外,或許是你的眼睛,不,應該說就是,在你用姆指細心替我擦去嘴角的污漬的時候,在你想對我輕薄的時候……雖說不至於如熱戀期般初嚐的悸動,但也夠我心跳漏了幾拍。
想著想著,就出神了一會,我俯身想親吻他的額頭,卻想起自己還沒刷牙。
簡單梳洗,弄過早餐之後,我掀開窗簾,看來凌晨的雨還沒下夠,霧濛濛的,趕緊把他叫醒吃早餐準備上學。
「為什麼三明治裡面有洋蔥?」
「因為洋蔥好吃又營養啊。」
「可是我不喜歡啊。」
「乖。要吃完,我辛苦做的耶!」
「為什麼妳眼睛紅紅的?」
「沒有,剛剛切洋蔥的時候熏到的」
「哦。」
他是細心體貼的孩子,這方面跟你一樣,很擅長觀察別人的表情,在我用手揉抹眼睛的同時,他已經聽話的把早餐吃完了。
「很痛嗎?」
「什麼?」
「我看妳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
「沒事,你幫我拿點止痛藥來就好。」
「別,一直吃成藥對身體不好,妳一定在之前就有吃過了,我去幫妳煮黑糖水。」
「現在半夜,你明天還要上班,不用啦。」
「一下子而已。」
「那黑糖你幫我放多一點可以嗎?」
「好。」
突然一下子被拉進回憶的湖泊裡,原本收拾好的情緒,好像又被泛起漣漪,怎麼辦,今天才剛開始,我卻想你這麼多次。
「你今天上整天課哦,下午好像會下雨,你不要亂跑,我會開車過來接你。」
「知道了,媽咪拜拜。」
「拜拜。」
一個月前就跟公司請了假,平常很少有這麼空閒的,因為一閒下來,我又會任性的想起你了,尤其是今天,一年中唯一可以任性這麼多次的今天。
「雨很大,下班的時候我開車過去接妳。」
「啊?可是你這樣不順路不是?而且這樣我機車怎麼辦?」
「先放公司啊,這天氣妳騎車回家一定會淋濕的。」
「哦,好。」
「我到了,妳在哪?」
「我在門口啊,你在哪,車太多我看不到你的車。」
「計程車,這裡,有沒有看到車窗揮的手?」
「咦?為什麼是計程車?你不是說……」
「先上車,這裡好像不能停太久。」
「車子被拖了。」
「你又沒放停車場哦?」
「對啊,怎麼知道今天會被拖……」
「看吧,之前就跟你說了,叫你不要省那個小錢,停停車場就好,又沒多少,現在…」
「好好好,妳怎麼比我媽還囉嗦啊?」
「怎麼,還沒娶過門就嫌我煩了啊?」
「那有,我是怕我現在聽太多,以後就聽不到了怎麼辦?」
「嘴貧。」
開車來到幾十里外的山區,這裡少了城市的喧囂,多了幾分靈氣,當時認為你應該會蠻喜歡這裡,雖然說開車過來還是不怎麼方便。
下了車,捧了一束百合,打了一把傘,山裡的天氣更惡劣了一點,雨水擊在傘上發出的聲音,讓周遭靜謐的像只剩雨聲一般。
我放下花,看著照片中燦笑的你,感慨曾經的色彩斑斕,輕易的被一抹黑白所取代。
「嘿!知道我為什麼送妳百合花嗎?」
「為什麼?因為你也喜歡嗎?」
「齁!不是,因為像妳,像妳的笑容,含蓄,卻又美麗。」
「看到百合花,妳就要想到我說的,往後我會不經意的送妳,提醒妳要常常笑這件事。」
「幹嘛這麼肉麻,想讓我開花店啊?」
「就是這個,妳看看,妳臉上就是花店了啊。」
傘外正在下雨,而,傘內也是。
我慢慢蹲在地上,淚水止不住的一直往下滴,沒有滑過臉頰,好似這場雨。
「我明明,明明答應過你要學會獨自面對一切,可,可是我好想你……」
「對不起。」
這時,我想起你最後對我說的三個字。
為什麼呢?明明有更好的「三個字」可以對我說的,為什麼不說那三個字?
如果是以前,你會溫柔的替我抹去臉上的淚水,現在我得自己來了。雨愈下愈大,不知道在離開前,你有沒有聽到我對你說話呢?
「你回來好不好?我已經堅強太久了……」


上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