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氣味

還記得之前的自己,很討厭那一種氣味,如今,那氣味已經煙消雲散了三年,但偶爾深夜寂靜獨處之時,那氣味又一縷縷的環繞在周圍,由淡漸濃,再由濃轉淡,似有似無,一幕幕景像,如電影膠卷在腦海播放,原來,那叫作回憶,而那氣味,則像思念。

就讀小學的時候,雖然家離學校不算遠,但父親總因為上班的關係,早上七點半就會騎車捎我一段路程,其實我是想要自己走去學校的,因為每每坐在父親的機車後座,都會聞到一股濃重的菸草味,使我非常的反感,常常故意離他的背遠些,盡量別貼緊他,日復一日又一日,漸漸的習慣他身上的菸草味,反而到最後,也就習以為常了。

那股氣味不只是困擾著我,也困擾著母親,家中隨機一個角落都可能聞到那又濃又使人煩悶的菸草味,母親常常為此感到感悸,和父親提醒了許久,終於,父親妥協了,家中不再像安裝不定時的煙霧彈,使人置身迷霧山蹤,但菸癮怎麼可能說改就改呢?於是陷地轉移在廁所,三不五時裡頭就會漫延伸白霧。

國二上學期,父親和母親離異,我選擇和母親一起生活,自然生活脫離了那股氣味,母親不再會早晨被菸草味薰醒,然後又和父親大吵一架,而我,也不再會因為上個廁所,在開門時被嗆得七暈八素,漸漸的那股氣味,就這麼被我所淡忘了。

國三基測結束的那個暑假,我和三姐決定搬回父親家和他相處一會兒,順便探望他老人家,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父親看起來滄桑了許多,令人以為一下老了幾十歲,之前略嫌臃腫的身材現在瘦可見骨,背也略駝,但人看上去慈祥了許多,踏進家裡,那菸草的氣味尚還存在,只是少了許多,但空氣中多了一抹寂寞的惆悵。

在這個暑假相處過程中,不知是他改變了,還是我跟他太過於生疏,讓我好像重新認識了他,直到有天半夜,見他一人在漆黑的客廳中,略瘦的身影被黑暗隱蔽,只剩一點忽明忽暗的紅光在此刻陪伴著他,那時,我好像懂了,懂他的寂寞,還有伴隨的憂愁。

就這樣相處直到開學,我和三姐又搬回母親家生活,放學要打工的我,總會繞路到父親家門口偷望他一眼,他還是一樣自己在家不習慣開燈,紅光卻不復在,看來,只有半夜之時他才會和他的「知音」訴苦,只是沒想到的是,那匆匆一瞥,竟成最後一眼。

父親走了之後,我和三姐又搬回來父親家住了,不只是不希望這房子空著,偶爾半夜輾轉難眠,就這麼獨自一人坐在客廳,不開燈,像父親一樣隱沒在黑暗中,唯獨再也沒有那一點紅光了,那是父親的專屬,但是,空氣中彷彿一縷菸草的氣味圍繞著我,如今,你也只能像這氣味一樣,摸不著也見不到,讓人已快要記不清你的模樣,那淡淡菸草味總讓我想起了你,或許就如蘇軾所說的吧:「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