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護身符
    他說 - 3次方 (第二章)   2019-09-05   回憶

(2)

渾然不覺已是深秋了,在台北待了半年,實習期轉眼已過了三分之一。

九個月前突然收到管理層通知,指派我跟同組另一位同事到台灣學習及測試全新的庫存記錄系統,以及確保資料能成功在兩地輸送。

同組同事被派到台南分部去,而我就派到台北。這個機會難得,我考慮沒多久便接受了公司的安排。然而,如果可以讓我選擇的話,我絕對會選台南分部。

可以選擇的話,我不想要長期留在台北,留在這個曾經讓我心碎的地方。也許是命運的安排吧,兜兜轉轉的又回到原點。

台北轉涼了,老家大概天氣也差不多,氣候適應一點也不費力,只是台北雨下的比較多。

雨天對於騎自行車通勤的我,是種折磨。只是路程短,每天騎約20分鐘便能到公司,生活圈也是20分鐘內便能抵達,只要雨?是下得太大,否則很少選乘巴士甚至捷運。

其實我在台北的生活,多是來回公司跟宿舍,在外消遣購物比較少,生活用品都是阿迅開車送來。

阿迅是我這次來台北認識的第一位朋友,認識的過程實在是一次尷尬的經歷。

我習慣連帽子的外套,即使是薄薄的風衣也要連帽子的。那天我在咖啡廳裡,空調下穿著連帽的風衣,帽子擋住了我部份視線,走路沒長眼睛被椅子絆到,整杯咖啡就砸在阿迅的身上。

我呆若木雞的看著阿迅那沾滿咖啡的西服不知所措,店員也慌忙把衛生紙遞過來給他擦衣服。

「抱歉⋯⋯你沒事吧?衣服都髒了⋯⋯」實在糗大了!我連正眼都不敢看他。
「媽的!你走路有看路嗎?」阿迅猛地拿起整包衛生紙直往身上擦。
「對不起⋯⋯」我囁喘地開口,幸好咖啡是冰的,要不然他可能會被燙傷。「我賠你洗衣服的錢,如果洗不乾淨,我賠你衣服⋯⋯。」
「你說什麼?我聽不太懂!」他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你是外國人吧?國語的口音跟台灣人不一樣。」
「嗯⋯⋯抱歉,我剛來這裡沒有名片,我把手機號碼寫給你⋯⋯」身上連紙筆都沒有,我慌忙跑到櫃台想要借紙筆。
阿迅一把拉著我。「你是哪個年代的人喔?把你的Line帳號給我吧!手機號還用寫的?真是的⋯⋯」
「對喔⋯⋯我真是⋯⋯」被奚落得滿臉通紅。我打開Line 的條碼讓他的手機掃過,讓他把我加好友。
「你的咖啡要再買嗎?看你的帽子都蓋著你半邊臉,把它拿下吧!」說著阿迅把我的帽子猛地拉下來。我驚愕的看著他。「天喔⋯⋯你的頭髮都紫色的⋯⋯」他抓起我的頭髮把玩,我不期然後退了一步,想要阻止這突如期來的⋯⋯親蜜。
「咳⋯」他清一下喉嚨。「我是任子迅,你打哪來?」他伸出手來想要握手,我有點不好意思的伸出手來。
「我是⋯⋯瞳,抱歉我的中文名字不懂唸,你可以叫我Hitomi 。我從XX來的。」我說出了老家的名字。
「酷喔!我還沒認識過外國人呢!你是第一個。來旅遊嗎?留幾天?」他的語氣聽起來有點興奮,感覺他認識了一個外國人是一件讓他很高興的事。
「嗯⋯⋯我來工作的,要留一年半。」
「好喔!我們能再見面吧?對嗎?要向你要回洗衣費喔!」阿迅看著身上佈滿咖啡漬的衣服。「我得回家一趟換一下衣服。」
「嗯⋯⋯實在十分抱歉⋯⋯」我低下頭來致歉。
「沒事啦!我先回去,會再給你連絡的。要回我喔!」
「嗯,我會的。」
「你走路得小心喔,帽子別擋著視線,走在路上當心車輛,台北的車子數量多的嚇人,稍一不慎會被車撞。」臨走前一直叮嚀著我。
「嗯,我知道了⋯⋯」阿迅是好意我懂。
「再聯絡喔!」

隔天是週日阿迅就發訊息給我了,開車過來說要帶我熟習環境。我沒拒絕他的好意,也沒向他提及,我以前曾經台北跑的很勤。

畢竟,旅遊是一回事,住下來是另一回事。託阿迅的福,我很快便熟習在台北的生活。他替我買了自行車給我通勤及短途外出使用,每星期替我準備生活所需怕我餓壞了又不願出門。

嗯,阿迅對我很好,照顧周到也很體貼。我也願意依賴著他,對他也很是親近。

像今晚也跟他約了晚餐,畢竟明天又是週末,輕鬆一下也不為過。

對!輕鬆一下。這些年老是在折騰著自己,無論是身與心。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