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用餐後,回到家。

這裡曾經算是溫暖的家,以前這個時間,從窗外可以看到燈光通明。那時候,小孩還小,屋內不時傳出小孩叫嚷聲,吵吵鬧鬧,然而聽起來卻是溫暖的噪音。

那是大概十年前的事吧!現在在外面都沒看到室內有燈光透出來。

孩子長大了,自有他們的天地、有他們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多漂亮多吸引!硬要求他們留在家裡,好像有點不近人情吧⋯⋯

何況今天是週五呢⋯⋯,他們都留在家的可能性接近零。

我都習慣在外用過餐再回家。到底是何時開始我沒有在家用餐?五年?也許更久了吧?我都給忘了。

一切已變成習慣。

我的生活就只有工作,每天都忙碌的不可開交,這幾年間,公司發展理想,人都多僱了,可是忙碌的生活還是得持續,週末週日加班差不多已成為習慣。

嗯⋯⋯習慣。

慣性地走進家門、慣性的看看客廳、太太慣性的在看電視,客廳的燈都慣性的暗了。

一如既往,太太看也沒看我一眼,好像我有沒有回來對她一點影響都沒有。當然,我也一如既往的沒有招呼,直接走進我的房間。

我的房間⋯⋯對!是我的房間。我跟太太早就分房了,算算分房也已經8個年頭。那時發生了些事,跟太太的鴻溝越來越深,我無法再跟她同房了,於是提出了分房的要求。

怎麼這個晚上突然回想那麼多的往事?

如常的洗澡,如常的躺在床上;明天還是得加班呢!只能說拖晚點才進公司,總算可以多睡一會。

今天也真夠累了,客戶跑多了,年末催帳是我最厭惡的工作。當然拜訪客戶是營銷最基本的工作,但一直跟客戶周旋也項是勞心勞力的工作。

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正確說年紀也不輕了,能多跑幾年?

今天怎麼了,平常躺平了沒多久便能熟睡了,怎麼今天腦袋硬是停不下來?

是因為看到疑似她的背影嗎?對!一定是這樣!

她不可能出現在台北的,我知道,她一定對我失望透了,所以才把我封了,所以才要斷了聯絡。我寧願相信,她只是對我生氣,而不是出了什麼意外,促使她蒸發於人間。

她說過,她若出意外我將無法知道,因為她的家人、朋友不會知道有我這個人,跟她有過這段情;所以即使她出意外有什麼不測,也不會有人給我通知。

想來也真為難了她,我這麼的傷害了她,她也無法向別人透露半分,所有的懷疑、不安、眼淚都只能一個人扛。

她消失了,我才終於能理解,她在我失去聯絡那段時間的煎熬與不安。她說過,我總讓她擔心,讓她本來自在的生活過的一塌糊塗。

當天怎麼那麼狠心長時間都沒給她回應?我是如何做的出來?我也不曉得,那時雖然跟她開始了,也確認了情人的關係,但馬上又退縮了,我的家庭、事業都處於未知狀態,我又如何能給她承諾呢?

無疑我擁有了她的身與心,可是我有確認到這段感情嗎?是我一頭熱、熱衷於戀愛的感覺,要面對現實時,才發現我懦弱得可以。

相比之下,她比我勇敢多了,本來是她要放棄的比我還要多,她的工作、家人跟朋友都在彼邦,我憑什麼要她放棄?我又能給她什麼?

當天殘忍的對待她,好了,現在我自受惡果,像獨居老人般過活,一天復一天一成不變的生活。

今晚捺不住一直想起她,和她的點滴全都湧上心頭。她的笑、她的眼淚、她在床上熟睡如小貓的面容、被滿足後的嘴角、還有我愛死了的一雙腿⋯⋯。

該死!想起了不該回想起的,挑起了生理需要,對現在的我只是一種折磨。因為⋯⋯曾經擁有過的,已不可能再擁有;我只能再一次被慾望蠶食著,直至我按捺不住一邊回想跟她在床上的纏綿、她給我壓在身下那赤裸的軀體,一邊用手給自己解決⋯⋯。

燃燒殆盡後,剩下的就只有空虛與寂寞。

這個晚上像特別的漫長⋯⋯。

瞳⋯⋯我看到的真的是妳嗎?


上一篇 下一篇

  • 護身符:2019-10-10 00:02  To 婉兒:

    謝謝你的鼓勵,我會努力的!
  • 婉兒:2019-10-09 23:48
    你在现实生活中没这个勇气,那你就尽管借小说这个平台来好好磨练一下吧。^_^

    我以前也是很死板,很理智,做什么说什么都要好好想想,其实没有了自然的生命力,没有自然流露。蜕变要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太多不必要的克制了。
  • 護身符:2019-10-09 09:23  To 婉兒:

    我這個人一直就是太理智⋯⋯⋯。

    應該不應該、可行不可行總是想好久;是我沒豁出去的勇氣吧!
  • 婉兒:2019-10-09 01:01
    看来你知道卡在瓶颈的原因。一般都是这样,作者自己内心的挣扎:放不下,看不开,不能接受的东西,等等。你决定写这个故事,是否也是心里有东西放不下,卡住,很不舒服,想找个方式梳理或调节?

    我觉得理智这东西很框,不让你随心所欲。你能放下理智给你的框框吗?
  • 護身符:2019-10-08 23:37  To 婉兒:

    嗯⋯⋯是想要把本來沒結局的寫出個結局。

    我有點迷失,理智告訴我的跟主觀願望有很大的衝突,我得想想⋯⋯
  • 婉兒:2019-10-08 08:11
    如果说是回忆,那这算不算是 memoir? 我也曾把自己的故事写成小说。 ^_^

    “结局”和”瓶颈“ 。。。那是不是说,你想把你没有结局的故事写成有结局的?而现在不知道怎么去圆满?那你能不能写写你心目中最渴望的结局?

  • 護身符:2019-10-07 21:50  To 婉兒:

    嗯⋯⋯這篇我在分類選了回憶。

    這個是我人生中其中一段故事,換一個舞台、也替我這一段回憶找一個結局。

    是有點到瓶頸了,在揣測角色的想法及行動。開始的8章寫得很快,第9章開始感覺困難。
  • 婉兒:2019-10-07 08:39
    噢。。。真的是小说。。。开始读的时候我以为是日记,但读着读着那语调不太像日记。 ^_^

    我说的生命力,也只是找另一种说法来形容你的小说。我觉得对很多人来说,尾端那部分应该很抒情吧,能把很多的不愉快感掏出来。开头就比较表面一点,渐渐就走得更深入内心世界。其实这样也很好啊。你写小说的目的是想抒情还是想享受创作的滋味?
  • 護身符:2019-10-06 02:32  To 婉兒:

    你好,謝謝你的閱讀。
    謝謝你的意見,我在意你話生命力這一點。
    我是在嘗試寫小說,但字數上好像遠不及格吧!
    這個故事讓人讀起來很無力嗎?我還在寫,進度在第10章,結局還沒有想好,因為瞳⋯⋯還沒有路向吧⋯⋯
  • 婉兒:2019-10-06 00:07
    偶然看到你的文章,觉得笔风很温柔,所以就继续看下去,发觉自己好像在看小说似的,混杂了很多不同的味道。开头很轻松,到尾端就很感慨,觉得身心疲惫,好像慢慢的失去生命力。你是在写小说吗?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