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雯
    CH.1 相遇 《別跑。》    2020-01-21   小說

【單純只是喜歡言情小說,也想自己試試看,你沒看錯,這是老掉牙的總裁系列。這是我小時候的夢想,現在用緩慢的方式完成中。如果有不好的地方歡迎提出來,畢竟自己覺得好,別人不一定覺得好。緩慢連載中......】



CH.1 相遇

  「媽,我很老嗎?」

  陳寧用疑問表情看著自己的母親,雪白的手指輕輕撫過臉頰,看看是否長皺紋了?還是其他原因讓自己的媽媽老是讓自己去相親?

  「寧兒,你不老。你今年才二十二歲,而且你長的像我,怎麼可能會老?」

  洪禎驕傲的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的女兒,雖然她已年過半百,但臉上絲毫不見歲月的痕跡。尤其是眼前這個孩子,更是自己最驕傲的「作品」。洪禎拉過自己女兒的手,輕輕拍著。

  「既然如此,媽媽你就是很不希望我陪在你身邊?」

  聽到這句話時,坐在沙發另一端,看著報紙的陳父輕輕抬起頭,便對上洪禎銳利的目光,警告著讓他別亂說話,他又再次低頭看著報紙。

  她不只一次懷疑媽媽讓她去相親的目的,明明就還是青春少女,卻老是說服她去相親,一下跟某個企業老闆的兒子,一下又跟哪間大學的副教授,剛開始還會為了媽媽勉強去露個臉,但是當每星期都有這種看似聚會的變相相親時,就有點吃不消了。

  難道自己不是媽媽的親生女兒,希望我趕快嫁出去以免搶了哥哥的財產?不,這個理由第一個就被否決,看看如此相像的面容,能說不是嗎?甩了甩頭,陳寧放棄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曾經私底下問過爸爸,但爸爸卻說這是媽媽決定的,他管不著!

  「寧兒,媽媽絕對不是這樣想!媽媽只是覺得,你今年大學畢業了,卻始終沒有和男人交往過,真的太可惜了!」

  陳母嘆了口氣,但眼神內卻閃過一絲精明。其實陳寧並不乏男人追求,只是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抱持寧缺勿濫的心理,不是她真正喜歡的,她絕對不要。她要的,她一定會追求到底。

  聽完陳母的言論,她忍不住失笑。她媽媽在想什麼她還不知道嗎?不就是哥哥的感情不讓他管,便管到她頭上了唄。

  「媽,我只是還沒遇到我想要的。而且我現在有很多想做的事情,現在大學畢業了,我想先去爸爸的公司上班。我已經跟哥哥說好了,我會從基層開始學習,除了不落人口舌之外,我也可以打好基礎,日後成為哥哥的一臂之力,幫助公司發展得更好,實在沒有這麼多空檔想這些男女情愛。但是,如果我遇到想要的,我會主動出擊,不會放過的。」

  陳寧清了清喉嚨,想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嚴肅的。握住洪禎的手,眼神堅定的說出這些話。就算公司已經有哥哥坐鎮,她還是想盡一己之力,畢竟她並不想當一個無所事事的花瓶。

  「陳遠,你說,你公司真的有這麼忙!忙到需要我一個兒子還不夠,連我女兒也要進去了是不是!」

  聽完女兒說的話,洪禎扭過頭,圓潤的眼睛瞪著陳遠。陳父感受到自己妻子殺千刀的目光後打了個冷顫,默默的抬起頭。

  「咳咳,嗯。寧兒,公司有你哥哥就夠了。你看有你哥哥在,我不也安心的在家嗎?你想要做甚麼事情,就儘管放心的去做。」

  講完這些話,陳遠又立即躲到了報紙後面,想著自己應該沒說錯話吧?洪禎聽完便放心的點了點頭,這老公還是很會看眼色的。

  陳遠、洪禎給外人的印象絕對不是像這樣子。陳遠的生意手法很高明,從前被別人說穩賠不賺的生意,到了他的手上變成了穩賺不賠!而且他很有遠見,二十年前就看準了現在的市場會需要甚麼,從那時就開始培養,到現在已經變成國內市場的龍頭。

  洪禎的娘家是書香世家,從祖先輩就是在書院教書,到現在家裡人幾乎都是學校的老師,而她退休前也是在高中任職。雖然不到退休年齡,誰叫自家老公捨不得她被那些臭小子氣得半死,就讓她提前退休,時間一到就把公司丟給兒子,兩人在家享清福。

  洪禎給人的印象也是柔柔順順,頗有書香氣息,面對外人總是帶著親柔的微笑。但是陳家的家訓就是,老婆最大!老婆的話絕對是聖旨!在家裡,陳遠也是把洪禎疼入心坎裡,老婆想要什麼他去買,誰惹老婆生氣他就找誰麻煩,誰讓他老婆哭他就讓他全家哭!這就是陳家家訓!

  「爸、媽,你們就別操心了!我現在要先去公司,聽哥哥說這季有一個和外商公司一起開發遊樂園的新項目,我很有興趣,看看有沒有我可以學習的地方。晚上我在和哥哥一起回來吃晚飯。記得幫我和高阿姨說我想要吃橙汁排骨唷。」

  陳寧笑著和父母說再見,等她走出門回頭一瞥,就看見自己父母又開始膩膩歪歪。啊,身體不自覺起了雞皮疙瘩,真是有點受不了。

  走到車庫,一名年約四十歲的男子站在車庫旁,是在陳家工作多年的劉財。以前是專門跟著陳遠上班、應酬等等,自從陳遠半退休狀態後,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負責陳寧的交通。其實她早在十八歲就已經考到駕照,無奈家人堅決不讓她開車,美其名是擔心她安危,實際上卻是擔心路上的人是否安全。其實陳寧的開車技術並不差,無非是家人疼她到手掌心,捨不得她開車罷了。


  「劉叔,麻煩你送我到公司。」


  陳家所位在的社區是T市數一數二的高級住宅區,因為沿著山坡地蓋著,又離市中心不遠,非常適合想要遠離塵囂的人。陳家便是位於此社區最高的位置,幾乎整個山頭都被她爸爸買下來,為的只是給妻小一個舒適、安全的生活空間。而且這個社區的保全非常嚴格,從山下的大門就有人臉辨識系統,每一戶每三年要去做一次更新。畢竟這個社區住的非富即貴,警衛室便和當地警察局直接連線,二十四小時監控,每戶也都有設置緊急按鈕,只要按下便會在三分鐘以內派出員警,十分鐘內到達。若有訪客只能先待在門口的等待室,等保全先詢問過住戶後才用專屬的車子載他直接抵達住戶門口。抵達後,保全也會先在門口等待十分鐘,確定沒甚麼異常才會走人。

  上了自家的車,便拿出手機傳了訊息告知哥哥要過去公司。看著不停轉換的風景,卻突然想到兩個月前的那一天⋯⋯。陳寧的臉突然紅的像蘋果一樣,覺得有點熱後便用手指扇了扇粉頰,彷彿這樣就可以把臉上的紅暈扇掉似的。

  劉財看了看後照鏡,發現陳寧不自然的紅臉,居然連耳根子都紅了起來,甚至還在用手扇風。抬起手把冷氣溫度調低,風口盡量吹向後方。

  「大小姐,太熱了嗎?劉叔把冷氣開強點。」

  陳寧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便點頭默認。她怎麼可能告訴劉叔她根本不是因為很熱,而是因為想到了那件令她難以忘懷,卻也難以啟齒的事情?

  在市區行駛了大約半小時後到達一棟高聳入雲的大樓,門口題字「遠禎」。原本的公司名稱只是普通的「陳氏企業」,十五年前,陳遠公司正式邁入全球十大企業的行列時,便改了名子。陳遠想讓全世界知道,他成功的背後有著一個偉大的女人──他的妻子。這公司就像他們的孩子,從無到有,兩人艱深感情的背後是辛苦的汗水。也許就是因為他很感謝妻子無怨無悔的跟著他吃苦,才會訂下「老婆最大」這種家訓。

  陳寧踩著駝色絨布低跟鞋進入了公司,今天穿的是白色長袖雪紡衫以及藕粉色高腰裙,衣服前方有兩條絲帶輕綁了一個蝴蝶結,高腰裙顯現出了她纖細的腰身,更拉長的腿部的比例,一頭俏麗的捲髮隨著步伐輕微的擺動。鞋跟發出答答答的環繞了大廳。不管是櫃檯人員,還是坐在大廳等待的人,全都看向了從自動門走進的她。更是有人直接看傻了,還讓手中的水杯落在了地上,潑濕了自己的褲子。
  
  櫃檯人員看著走進的人兒,發現是總裁的女兒、副總的親妹妹,便起身迎接。陳寧微笑著直接指著電梯,暗示她們她自己上去即可。電梯關門的剎那,大廳的人都坐不住了。所有人開始唧唧喳喳討論,她是誰?長的也太美了吧!前台的新進人員問了帶她的資深員工,所有人屏氣凝神準備聽著對方的回答。

  「她是總裁的女兒,叫陳寧,以後看到她不要看傻了還呆坐在那!人家的身分擺著,自己工作要做好!小心丟了你的工作!雖然只是個櫃台的位子,但總裁說了,這代表著公司的顏面!你們若不想做了,可是很多人搶著要的。」

  新進員工聽完便低估了幾句,妳剛剛自己不也看傻了嗎……。

  這棟大樓總共二十五層。只有最上面十層是屬於遠禎,剩下的外包給別的公司、廠商。公司的總部在這,而其他不同的部門有不同的大廈,但皆是這種模式,最上層為遠禎,下層租給別人,陳遠認為這樣還可以收租金,回本!而在國內至少有五棟十五層以上的大樓,不包含正在蓋的,還有國外的。

  電梯直達二十五樓,有總裁及副總的辦公室,以及秘書區。雖然哥哥名義上是副總,實際上已掌握總裁的實權,爸爸現在只是個掛名的,基本上總裁辦公室都是沒人,只會定期清掃。除非有什麼大事,不然都不太會出現在公司。

「大小姐,你來了。」

  電梯一打開是一到玻璃門,上面寫著「秘書室」。從門口出來迎接的是大哥的助理秘書,沈墨。負責副總所有的行程安排,他就是人如其名,不說太多的話,但每一句話都是戳中要點,哥哥是最有利的助手。

  陳寧微笑點頭,便往前直走約三分鐘,穿過秘書室後,最裡面一邊是總裁辦公室,一邊是副總辦公室。陳遠當初的設計理念是,每次回辦公室時都可以清楚的看見有哪個祕書是玩忽職守,怠惰他的工作,這麼觀察個幾次,找出問題人物來,便直接找人事部下達解雇的要求。現在秘書室的人都是精挑細選、人中豪傑,絕對不會有混水摸魚的情況。

「哥哥,我來⋯⋯啊,有客人。」

  沒想到開了門卻看見背對著自己的單人沙發上坐著人,但卻不是自己的哥哥。而坐在對面長型沙發上的男子站起,穿著深藍色西裝,量身訂製的版型完美貼合他的身材,面帶微笑的迎接她,是陳曉。

  「寧兒,沒關係,你進來吧!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宏安科技的總裁,江墨辰。」

  陳曉站起來笑著迎接自己的親妹,並將她按在江墨辰對面的沙發上。

  陳寧抬頭正想和對面的人打招呼,不料看清楚他臉的那一刻,身體不自覺的僵硬,腦袋像爆炸了般,完全開不了口。

  怎麼、怎麼會是他!他怎麼會在這!陳寧慌張的心情完全表現在臉上,原本白皙的臉霞不自覺的潮紅,圓潤有神的眼睛變的慌亂,她的呼吸不自覺的紊亂,嘴吧微張,緊靠著裙襬的手指不自覺的握拳,有點手足無措。她希望這男的不要直接拆穿她!陳寧看了一眼陳曉,發現沒有任何不對勁,便稍微放下心來。看來哥哥還不知道。

  而她對面的男子卻不如她這般慌張。看到她的當下確實震驚,但長年在商場上訓練,任何表情都不會輕易顯現出來。男子內心的狂喜被他壓抑著,唯一殘留的只有他用手指稍微遮掩住的嘴角和熱情如火的眼神。

  這個眼神,為什麼感覺想把她吃了?陳寧促不及的打了一個冷顫,下意識的搓了搓手臂。

  「寧兒,怎麼了?是不是感冒了?臉怎麼這麼白?」

  陳曉看著妹妹,發現她蒼白的臉頰,正想伸出手摸摸她卻被她躲過。陳曉看著自己落空的手,尷尬的看了一眼,我的手很髒嗎?

  「哥哥,沒、沒事。你跟江總繼續聊,我突然想到還有事先走了。」

  陳寧邊說邊拿起自己的包包,一步一步的往門口慢慢移動。很好,那男的沒有阻止我。五秒後,只剩下關門的餘音。

  「她是怎麼了?不是還說要來看看這個月的合作項目嗎?現在老闆就在這裡,結果居然連個招呼都沒跟你打。不好意思啊,她平常不是這樣的。」

  陳曉面露疑惑,騷了騷頭,完全不知道妹妹發生什麼事。只有對面的男人,黑眸中的微笑不曾退去。

  居然自投羅網,我看妳怎麼跑,小白兔!


  • 阿雯:2020-01-22 21:39  To JN:

    沒錯XD 這就是我小時候的夢想(掩面
    我已經寫了劇情的一半,不過內容我都還會再三修改所以遲遲沒有放上來
    我寫文章都會自己先看過四五遍確定沒有想要再改的地方才會給別人看(掩面
    謝謝你的回應:)
  • JN:2020-01-22 21:25
    難道這是大名鼎鼎的「總裁」模式嗎?從小到大聽說但是沒有真的看過。
    用詞、排版、標點符號跟流暢度之類的是沒有什麼問題,看得出下了許多功夫。
    所以目前我覺得最不好的地方,應該是還沒有看到後續跟完結篇。
    畢竟很多創作小說最糟糕的地方,就是沒有毅力把故事完整地寫完,這是說我自己的問題。
    到目前我還只能寫出第一章就沒有第二章了,所以加油!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