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今天怎麼有點心緒不寧?

今天跑了一趟工地,本來進度理想,我只需要檢查驗收,便能進入下一個工序;輕鬆只是得花時間的工作。

工作既不忙碌,天氣也好得沒讓人心情變差,怎麼心裡總是疙瘩著不舒暢?

半小時前給瞳發過訊息,不經意又拿起電話查看。

沒讀⋯⋯大概講談擔誤了時間吧!也許發問的環節給拖延了。

回想起昨晚買了湯圓到瞳的宿舍,簡單的煮來吃,看她吃的津津有味,那久違了的幸福時光。

好想時間就停留在那一刻,如果兒子都在一起,就更完美了。

那一刻,我想要再組一個家,想要每天都感受到餐桌前的幸福。

轉念至此,乘著中休的空檔,去了趟珠寶店,買了一枚小小的鑽戒。

自問並非富有人家,指環也只能負擔小小的。我緊握著鑽戒,這是我想要對瞳的承諾。

也許終有一天,我能親手套在她的無名指上,她會含笑的答應我,願意為我留下來。

中休時間過去了,上工前我再拿起手機查看,給瞳的訊息還是沒讀到。

開始讓人擔心了,怎麼那麼久都沒看過手機麼?

忍不住撥了通電話,沒人接。心裡有點不祥之兆⋯⋯。

加快完成手上的工作,直接驅車到瞳的宿舍。

心急如焚的按著門鈴,沒人應門,代表裡面沒人。

我返回大樓的樓下,等待著瞳。

忽然想起,昨天我去接她時,發現最有利的停車位置給另一輛車佔用了。

我看了一下車廂內,駕駛席上是個男人,也許也有點年紀了,看得出來比我年長。

他的眼睛一直注視著會場門口,我順著他的視線看,發現站在大門的瞳,與她那派往台南的搭檔。

他在看誰?看那個男的嗎?還是在看⋯⋯瞳?

直覺告訴我,他在注視著瞳,在等待什麼⋯⋯。

於是我快速的將車子繞到另一方向,從另一邊開到瞳的身後。

停好車,瞳沒有發現我,那個男的也沒有動作。

直到看到瞳揮手跟搭檔說再見,我看到那個男人打開車門準備要下車,我也不敢怠慢的下車,帶上給瞳的熱飲。

瞳轉身看到我,我故意的輕撫了瞳的臉一下,相信這一幕定必盡收在那男人的眼底。

唯恐他會走過來,我馬上圈著瞳的腰讓她上車。

離開前我再看一下那個男人,他一臉錯愕!

我推測,這個男人跟瞳是認識的。而我預感,這個男人會是我的敵人!

敵人⋯⋯這感覺太明顯了。但實情是,我不認識這個人,為何我會感覺到威脅?

我不知道,也感覺納悶。

這個男人到底是何許人?

我暗暗的覺得,他可能是住在瞳心裡的男人。

想到此,我出了一身冷汗⋯⋯

不放心的,我再撥一通瞳的手機,還是沒接。

訊息都沒讀過。

坐立不安的倚著車門抽菸,我知道除了等待,什麼也做不了。

她總會回來的,對吧?多久也得等!

約一小時後,菸都不知抽了多少根,才看到瞳的身影出現在小巷裡。

她頭髮凌亂、衣服都皺皺的,穿著高跟鞋一跛一跛的走來。我慌忙跑到她跟前扶著她,看見她妝容破落,且一臉的淚痕。

「瞳⋯⋯妳去哪了?手機呢?丟了嗎?」我心急連珠炮的發問。
「我⋯⋯沒事⋯⋯」她把頭垂的低低,語帶哭聲的。
「被欺負嗎?有賊人?有受傷嗎?」我注意到她的上衣有顆鈕扣快要掉下來。

我的心如墜冰窖,想像著她這段時間遭遇了什麼。

「阿迅⋯⋯我不想說,至少現在我不想說⋯⋯,可以先不要問嗎?」她臉上是極度疲累的神情。

「我上來陪妳坐一坐好嗎?」實在不放心她一個人。

她點了點頭,算是答覆。

扶著她進了門,安頓好在沙發上。我給她脫下高跟鞋,看到她的足踝有些微腫起來,看來是扭到腳了。絲襪看到有破損,得報銷了。

我替她張羅把日常穿的家居服送到浴室去,把她扶到浴室門前。

「先洗個澡如何?洗好我替妳看看腿傷得怎樣。」

她沉默的點點頭,關上浴室的門。

「洗好叫我!我扶妳!」

按下煩燥的情緒,趁著瞳洗澡的空檔,我跑到陽台上抽菸,整理一下思緒。

她的工作跟昨天的一樣,然而回來的表情及精神狀態均判若兩人。今天講談結束後,必定發生了一些意外。

直覺告訴我,這個意外跟昨天那在車上的男人有關。

昨天這個男人的視線,分明是注視著瞳。正確來說,他發現了她,這個說法比較恰當。

回想瞳昨天的表現,完全沒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她。

我深吸一口氣,暗忖:「任子迅你要冷靜,別急別急,不一定出了事的!」

再繼續推想下去,如果這個人知道講談會有兩場,看準時間在門外等她?

而恰巧,今天我沒去接瞳,造就了她落單的時機。

這個人跟瞳應該是舊識,他帶她離開了會場。失去聯絡接近三小時⋯⋯⋯。

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這個男人是誰?瞳是自願跟他走?還是受到威脅了?

這個男人跟瞳是什麼關係?這個才是重點問題。這個問題有答案,一切就迎刃而解。

然而瞳這個狀態下,可以問她嗎?我不肯定,也許問了她也不會說。

重點是,我有向她查詢的資格嗎?我在她心裡的地位如何?

突然沮喪起來⋯⋯我不確定,我在她心裡的份量。她會告訴我嗎?我沒把握。

想著想著,聽到浴室傳來開門聲,我趕緊過去參扶她,讓她坐好在沙發,按摩她的腳踝,希望舒緩一下她腳踝的痛。

「阿迅⋯⋯⋯」
「嗯?」
「我想到台南一趟。」
我感到錯愕,從來沒聽說她在台南有朋友,除了她的搭檔。「幹嘛去台南?」
「想走走、散散心⋯⋯」
「拿了假期嗎?」
「嗯⋯⋯公司排了假期給我。」
「要陪妳嗎?」
她搖搖頭。「不用陪我,我想靜靜的想想事情。」
「有心事?」我試探著。「能告訴我嗎?」
她再度摇頭。「回來再告訴你好嗎?」
「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
「要留幾天?」
「還沒定,可能三四天,也許一星期。」
「嗯⋯⋯」相信我臉上一臉失落的表情,看得出來她有點不忍。
「我很累,想睡了。」她撐起身子想要起來,我按住了她。
「我抱妳吧⋯⋯」
她大概真的累了,也許是腳踝還在痛,順從的雙手環著我頸項。沙發跟床也只有幾步的距離,我想起之前相同的一幕⋯⋯⋯。
可是今天,我卻完全沒有慾望;也許對她的擔憂已經取代了性慾。
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替她蓋好被子,坐在床緣握著她的手。
沒多久看到她睡著了,就連睡夢中,她也是皺著眉,像睡的不太安穩。
然而我感覺到,壓在她心頭上的事,並不是我的陪伴能解決到。
甚至我認為⋯⋯她現在需要的並不是我。
悄悄的放開她的手,替她關上燈,離開她的房間。
摸摸口袋,那裝著鑽戒的盒子還在;可是如今,感覺方形盒子那尖銳的稜角,刺痛著我的手掌,也刺痛著我的心。
最終,我還是沒勇氣拿出鑽戒;也許我沒勇氣的是,親耳聽到那拒絕的話語吧!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