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變化
    2020-06-09   隨心,隨手
    140

回到學校,再一次離家,展開了枯燥與單調的讀書日子。
若說這世界上真能牽動我萬分情緒的,莫過於家。
離家對我來說竟變成了那般疼痛的感受。
也想不明白自己何時從那個認為一切都很新鮮,不排斥離家的自己,
轉為了那個離家與撕心裂肺糾纏在一起的自己。

今早,又是日復一日的讀書日。
還不明媚的陽光裡,駝著沉重的書包與筆電,我走在熟悉的前往圖書館路上。
遠遠的,看見了和我一起在前些日子畢業的同學。
高高的身軀,手拉著推車,推車上是滿滿兩箱的學生郵寄包裹,看上去準備要到郵局去郵寄。
心裡頓時卻風起雲湧,或者該說,是淡淡的感慨被我無限放大?
羨慕輕輕浮上眼眶。

要回家了,真好。

細細思索,倒也不是羨慕他這時候要回家,而是,
而是羨慕他真正要回家了。
離開這個讀了四年的地方,回到家鄉去。
反觀自己,迷惘著的研究所還有兩年的路要走,
不明白自己這兩年的投入是否能夠給自己帶來利大於弊的效益,
也不清自己這兩年的選擇是否又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苦難傷痕。

我想回家了,真正的回到家鄉,
長駐在父母身邊,無論甘苦都能與共。
食言而肥的人,是不會得到好的報應的。
我想,心裡面的那個小孩,肯定曾經這般忿恨吧。
當初那句:五年,換一輩子。
是最殘忍的空頭支票。
騙了心裡的孩子苦苦向前追趕,忍下孤獨寂寞奮力攀爬,
待其傷痕累累的爬到我的腳邊,抬起骯髒卻笑容滿溢的小臉,
瞳孔裡閃耀著星光,萬分期待地問著我:可以回家了吧?
蹲下身,伸出微帶冰涼的手心,輕撫她的頭頂,
略帶無奈地說:
「學士滿街跑,我們再讀個研究所好不好?加油,妳可以的。」
「或者,我們也可以試試看學士後?」
那一雙承載滿天星空的眸子如遭雷擊,霎時死白。
「妳不是說......五年,就可以換一輩子嗎?」
「我努力的,把五年,奔跑成四年...」
脆弱的彷彿一碰就碎的聲音,微微顫顫地從髒兮兮的唇瓣傳來。
輕輕顫抖的雙手,抱住了我的腿。
「求求妳好不好......」

怎麼可能不明白,怎麼可能不知曉。
妳所有的奔跑,所有的跌倒,所有的大小傷痕,
所有的夜歸,所有的負重,所有的疼痛,
所有的閉眼就淚流,所有的談家就起伏。
為了那一幀幀獎狀與證書,耐住思念不歸。
在這路上奔跑著,只為自己的不夠聰穎。
為了那五年的諾言,跌倒了再爬起來,哪怕遍體鱗傷。
用爬的也要爬到這句話的結尾。

「求求妳......」苦苦的哀求言猶在耳,
卻只是打開在腳邊的醫療箱,
「來,我幫妳上藥。」

計畫趕不上變化。
這世界就是變化如此之快。
妳要懂得學習長大,懂得學習忍耐,懂得學習懂事。
乖。眼淚擦一擦,
體諒別人的無奈,盡力配合他人。
這是長大,妳要好好學。

五年?
別說笑了,那只不過是當初唬妳隨口說出來的。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