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櫻花
    第一章 你到底是誰?你又該何去何從?
    2020-08-24   隨筆寫
    73

  第一章 你到底是誰?你又該何去何從?


  『你到底是誰?你又該何去何從?』相信這句話有很多人都聽說過,也知道這麼個哲學性的話題。

  不過在這個繁忙數位科技發達的年代,七八年代步入中高年齡層的青年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也是目前眾多人群中,總會發現的一個現象以及普遍性。

  也就是對於“未來”沒有明確或準確性的目標,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未來到底想要做甚麼?以及對什麼感興趣?

  關於這個普遍性的現象,我自己也是遭受過它糾纏與困擾許久的受害者之一。

  如果我這時候問你一個很簡單的問題,那就是『你是誰?』那麼你會如何回答我呢?

  假設你的回答是『我叫做某某某,幾歲,是哪裡人,自己畢業於哪所學校,目前從事什麼職務,有哪些工作經驗』等之類的話。

  我相信會有很多人的回答,大概都是這樣敘述。不過我問這個問題,想要的不是你的“履歷”。

  我想要詢問的是,你是否曾經這樣想過,你到底是誰?你真的了解“自己”嗎?你清楚這個人的所有一切嗎?

  這樣說可能很深奧且難懂,簡單一點方法,就是你懂自己想要什麼嗎?你懂自己應該去追求什麼嗎?你懂自己應該放棄什麼嗎?

  想像一下,你面前有一張白紙,還有一支原子筆或鉛筆。題目就是讓你寫關於你自己,無論是多麼微不足道,或者你目前遇到的困境,
都能寫下來。

  可能有些人,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不知道該寫什麼?那麼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想到什麼寫什麼。只管寫就對了,就算寫得超過好幾張也無所謂。字數的多寡都不要緊,這不是論文或者作文。

  這個方法只是讓你靜下心來,排除數位科技的干擾,讓你回到最原始平靜的離線狀態。

  其實這個方法,在《子彈思考整理術》瑞德‧卡洛以及《跟家庭的傷說再見》周志建,這兩位作家的介紹下,都是類似相同的方法。

  相信有些人嘗試過,子彈筆記協助自己,排除自己不要的想法,或者持續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中。

  其實我自己沒有用過子彈筆記這個方法,但是我有個長久以來的習慣。那就是我習慣把每天遇到的事情都寫下來。雖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會寫下來,但是只要當下我想抒發心情。我就會拿出一個空白的方格本,取出幾支原子筆在空白的頁面上,寫著當下的心境與事件。

  我拿出當時紀錄的本子,是在2017年12月9日,我去參加周志建敘事私塾的課程。記得那時候的自己壓力很大,對於緊繃到極致的精神狀態,已經束手無策了。

  雖然那是很短暫的兩日課程,但是對當時的我來說,幫助非常大,因為我學習到如何靜下心思。就像是拔掉電源線的電腦,專注在自己與紙筆之間的交流。

  這個課程裡,有兩件事情最為重要。做一件讓自己快樂的事情,說來簡單卻難以完成的事情。另一件就是用手寫方式,寫封信,然後朗讀出來,再好好燒掉說再見。

  曾經跟這位周志建老師聊過,主要談論的內容是感謝他寫出關於原始家庭帶來的傷痛。如何跟自己說聲再見,也告知那次工作訪課程對我來說有多大的幫助。

  我還記得那位老師對我說:「你是個覺察力很高的人,你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你不想要什麼?加油!」


  『覺察力』到底是什麼?


  洞悉事物的發展規律,方向預見性的一種本領和能力。是能夠以小見大、以心見性、見微知著、敏捷獨到的一種超前的感悟能力,覺察力是自身體驗、內心關注的結果。


  1.1 『你到底是誰?』


  這是我常常在思考的問題,也許你會認為這個問題看似很愚蠢、很傻。但是我能告訴你,為什麼我會這麼想的動機。因為我會跳脫出自己的主觀意識,會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待事情。

  其實這個角度基本上每個人都有過,最明顯都發生在別人跟你交談的時候。當有人跟你分享他的生活酸甜苦辣時,聽著對方遇到目前情況的棘手問題。

  我們總是聽完後二話不說,直接給出一個理所當然的解決方法或者是想法跟理念。

  這個角度我們統稱『旁觀者』或者學術性的『第三人稱』,我們會捨棄當下的情緒干涉,將自己認為最直接的方法,提出來給對方當作最佳的解決之道。

  不過為什麼當事人獲得這些被認為最佳解決方法後,為什麼偏偏還是被困擾著?情況沒有任何改善呢?

  其實答案十分簡單,就是不想做。那麼為什麼不想做呢?

  可能的原因是你的羞恥心作祟,你的膽怯以及恐慌佔據你的心裡大部分的感受。

  我們會統稱為『情緒憂鬱』,當時沒有及時處理的感受狀態,一直保留當時的傷痛,拖著疲憊的自己,受困在其中無法掙脫開來。

  雖然我們常常被自身誤解為『憂鬱症』,但是其實以數據顯示來說『情緒憂鬱』是種常態性的症狀。


  1.2 如何處理『情緒憂鬱』帶的困擾呢?


  方法其實有眾多的選擇,不過最為常見的作法有以下幾種階段。


  第一階段:找人述說


  其實這是最簡單最容易做到的方法,無論你找的對象是誰。雖然我們最常找的人,是與自己毫無相關的陌生人。

  因為這個人對你的了解不多,認識不深,所以你可以放心的跟他聊天。如果聊得不如意,大不了再換一個,反正這個人等於可有可無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語音、視訊交友手機app存在,因為需要適時有個窗口,能讓你述說生活的不如意與艱難。

  當然無可厚非的,有很多人是因為無聊或者想認識新朋友打開不同的社交圈子。

  那麼最親近的人呢?我們能找他們聊嗎?

  其實無論你是找閨蜜或朋友聊天,這些人跟你聊天的時候。雖然看似在聽你述說,但是他們真的是否為你擔憂,真心替你著想。就如同一杯咖啡或者茶,只有你自己能品嚐出其中苦澀與回甘。

  到最後相同的事情,你說給好幾個人聽。你的內心依舊耿耿於懷,無法就此放過自己。這是一種病態惡習,說得再多,他們依舊是表現出無關痛癢的姿態。

  沒有人會在意你被這件事情困擾多久,你花了多少精力與時間。反覆被這個情緒折磨體無完膚,還要努力撐著偽裝自己,故作輕鬆瀟灑姿態,將這件事情小心翼翼述說著。

  原本淺淺的傷疤,在無數輪番被人窺視下,沒有得到妥善撫平,得到更多的是放大傷口的壞死程度。

  最後你只能將這件事情,當作是自己責任,犯下的罪孽。要你不停懺悔,不停責備自己的所作所為,謾罵自己的愚蠢。

  漸漸的你不在找誰述說那件事情了。因為你知曉與其等待他人能挽救自己,還不如轉移焦點,讓自己忙碌起來充實起來。

  不過這個行為卻只是假裝性的“麻痺”,因為問題還是存在著,沒有得到適當的妥善解決方法。

  後來,你會迎接下一個階段。


  第二階段:消費慾望


  你會去採購,但是買的東西,往往都是無相關的東西。或者,根本不需要的東西。

  因為消費購物能產生一種紓壓的腦內啡,不過這樣的方法,長時間下來,會讓大腦產生麻痺性的錯覺。最為明顯的症狀就是你的信用卡刷爆了,你的收入無法平衡。

  雖然這個現象有個別名『購物狂』,症狀還是有分為輕與重的差異性。

  症狀輕微的購物,是因為還有一定的理智線在干涉你的衝動性選擇。當然,肚子飢餓買食物填飽自己,沒有誇張暴飲暴食。

  雖然能在當下適時緩衝焦慮,讓你忘記那些不愉快。這也就是為什麼人會喜歡吃美食的原因。

  當然也有嚴重的購物行為,比較像是身上有著看不見的昆蟲,一直在你的思想裡攀爬,誘惑著你去買東西。強迫你買了之後,你心裡的不痛快就能減輕了。

  不過大概過了幾個月後,這樣的行為就會被斷定為『購物狂』。通常有病態性購物的人會合併其他類型心理障礙,例如抑鬱症、焦慮症、強迫症等問題。


  第三階段:沒錢,錢不夠花


  每個月寄來的手機帳單、醫療保險、國民年金、信用卡費用等,就會有一種莫名煩躁感,當這些有形無聲的催繳集團出現時,你會恨不得他們從來沒有出現過。

  因為會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好像在催促你,錢又不夠用了。你必須更加追著錢跑,看著每個月銀行或郵局的收入。

  存款固定入帳一筆薪資,看著這筆錢你會想要去揮霍。回想著這個月的辛勞,想要好好犒賞自己,買點自己喜歡卻用不到的精品。或者,在義式餐廳或咖啡廳,吃個精緻的餐點或下午茶。


  無論你是否有記帳的習慣,這些錢最後都無法留下來。你只能一直追逐著錢,像是長久抗爭般的長跑,你無法見到終點到底在哪裡。你只能不停的往前奔跑,長久下來時間已經過了大半生了。


  你感到真的萬分疲憊了,你不想再繼續沒有目的奔跑下去了。但是現實環境總是無時無刻提醒你,你不能停下來。


  第四階段:自暴自棄


  手機鬧鐘響起,你煩躁厭煩緩緩睜開疲憊雙眼,伸手看著手機顯示的時間。忙碌的生活,從此刻又再次開始。

  像是某種被養成的習慣,匆忙揹起公司包,拿著鑰匙就出了家門。搭上公交車或駕駛著汽車,前往每日必須簽到的打卡鐘。

  坐著或站在工作崗位上,開始日復一日的工作事項。偶爾遇到預料之外的情況,你只能拋下自己的情緒,先以眼前的情況趕緊處理。

  因為沒有人會等你處理好情緒,更多時候你像是一台不用多餘感情的機器。只要按照規定好的程序,去執行就好了。

  當已經是下班時間的時候,你還有一堆看似工作上的職務要去完成。偏偏其他同事都會以一種你應該也要這麼做的態度,好像這是鐵一般的準則。不允許你輕易改變,你只能默默接受下來。

  這是社會的病態症狀,就像是把你改造成跟其他機器相同的應用軟體。將不需要的零件,不停替換跟取出。當你逐漸喪失最初原本的自己之後,你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自己。

  每到深夜時分,你只能不停划著手機或看著電腦螢幕,沒有任何目的性亂逛。為了阻擋寂寞襲來的侵蝕,你戴起耳機聽著音樂或影視作品。好像只要這麼做,就能讓你的不安與悲傷減少一點。

  過了幾個鐘頭後,你開始感覺眼皮沉重,不停上下打架。但是你依舊堅決不想去睡覺,好像是要把自己僅有的電源都消耗光。

  等你發現時間真的快天亮了,你草草躺好在床上,緊閉雙眼深深睡去。鬧鐘聲又再次無情喚醒你,依舊拖著疲憊狀態趕去上班。

  等到久違的休假日,只能躺在床上睡上半天時間。你想找個許久不見的朋友吐槽聊天,看著LINE或FB、QQ、微信、微博,你不知道該跟誰聊天。

  不知道該聊些什麼?聊最近的情況?還是聊工作上的不如意?到最後,你也沒有找什麼人傾訴。

  你放空的頻率好像股票不停提升,似乎沒有下滑的趨勢。假設人真的是一部電腦,此刻你身上有個刺眼的紅光,發出強大刺耳難以忍受的警報聲。

  『它』在提醒著,系統需要維修(休息),請維修人員檢查,但是這個維修人員卻不知去向了。

  你只好暫時強制關機重啟,刺耳的警報聲停止,身上若隱若現的紅光還在。你故意忽視那道紅光的警告,當你繼續處理工作待辦事項,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一件看起來不足為奇的事情,當下你依然在處理,只是莫名情緒翻湧。你的表情嚴肅不悅凶狠,口氣異常強硬;連自己都不知為何,開始對這個將麻煩帶給你的人,動怒發起脾氣與對方發生爭執性的怒罵。

  事後難免又遭受主管或他人的責備,這份煎熬般委屈跟痛苦,又再次加深你對自己的自責與否定。

  好不容易離開那個場所,你緩慢拖著腳步,坐在人煙稀少的街道或自己的臥室,你依靠著牆角反覆回憶著遇到的遭遇。

  當你像是飛蛾撲火不停思想著,你謾罵著對方一無是處,嘲諷著領導階層的無用。說著說著,好像某種東西卡在你的喉嚨裡,吞也不能吞,吐也吐不出來。

  眼眶裡有眼淚在打轉,越想越覺得自己好委屈,你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低著頭不停落淚,哭得聲啞力竭。像是道盡自己承受多少不公平的對待,哭得眼睛都泛紅微微疼痛。你哭得像個受到欺負孩子,衛生紙抽著好幾張,沾著鼻涕與淚水的紙團,靜靜丟在旁邊。

  等你哭累了,腦海裡一片空白,像是失魂落魄的軀體,牽引著自己去洗澡躺到床上睡覺。

  你喪失鬥志與信念,曾經展現嘴角的笑容不翼而飛。表情變得木訥嚴肅,對任何事物再也提不起一點興趣。


  最後階段:惡性循環


  收起自己不該有的情緒,投入眼前的工作與生活。難免你開始仰賴酒精跟菸草,好像每次當你喝下一杯或大口大口吸入尼古丁。當它們透過喉嚨、肺部,享受著僅有的難能可貴的喘息。

  其實生活中真的不缺少,那些愛聽八卦打發時間的人群。只是你很清楚,大致上都是打嘴砲、唬爛、愛瞎扯,習慣講些幹話的朋友。

  日子長久下來,你已經不會再去思考;你自己到底是誰,你到底該何去何從了。因為你已經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這個無關緊要的事情了。

  所以當有人這麼問你:「你的未來有什麼打算嗎?有什麼安排嗎?有什麼計畫嗎?」

  你的回答,像是一張無法兌現的空頭支票。雖然還是有愛湊熱鬧不嫌事大的人,隨口問你那張支票兌現了嗎?

  你只能繼續扯嘴皮子,因為你知道那個人,其實也就無聊隨口問一下。沒有真的想知道所謂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你到底是誰,其實已經沒那麼重要,因為早就無所謂了。如果你還會生氣、還會難過,是因為你還有所追求,你還沒有徹底放棄。


  結尾:停下腳步,讓自己回歸原點


  挑選某一天,請帶自己離開那些會惱人的環境,到戶外或者一個會讓你放鬆的場所。記得不要讓任何人陪同,除非有人陪同,是會讓你感到放鬆的。

  你可以獨自去看電影,前往未曾造訪過的咖啡廳。開著自家車來到海邊或山間,無論你是選擇什麼樣的方式,請帶自己前往。

  接下來你可以放空,可以邊吃爆米花邊看電影,可以拿出手機拍下眼前的風景。也能拿出一支筆跟一個小本子,寫下任何想法。讓自己暫且遠離一切會讓你煩心的事物,好好陪伴自己度過難得的放鬆。

  這個時間是屬於你自己的,你無須向任何人交代或負責。肚子餓了,就去買點吃的。讓身體慢慢調適,你需要好好休息,讓你的擔憂緩解下來。

  也許剛開始,你沒有什麼額外的感覺;因為你還是會擔憂工作上的事情,你還是會有所煩惱無法靜下心來。

  那就依照屬於你自己的步調,就像是騎腳踏車一樣,有的人認真不停踩著踏板,有的人疲憊慢慢踩著前進。相同的風景,不同的心境,請你去感受看看,那份曾經屬於自己的部份。


  第一章完結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