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外
    老婆,你的孕婦裝呢?
    2020-09-06   散文
    86

舊文重貼-- ty的胡詩亂響 2002-12-29


年底到了,假都休完沒?像我這種刻苦耐勞型的,便當裡那塊大排骨總是留著最後吃。那天下午,打電話連絡老婆:「唯耶~下午請假出來逛逛,怎樣」

「不行耶,等一下要去拿支票,撿到票那個人又來電了!也不早出現,早上才去法院辦遺失。」老婆掉了2張公司的支票70多萬,第二天有人打電話來說撿到要送回來,結果等了一個星期,本來準備好感謝的禮物+紅包也都省了。
「那我自己去逛囉」
「好呀,bye~~」她真是放心耶,哪天老公丟了,不知還有沒有善心人士送回來。

打開e-mail,找到辣妹的電話,她說下個月換新職務,現在每天在家睡覺。
「辣妹嗎?」
「她在洗澡」
「喔,那我待會兒再打。」

辣妹是前一個工作的同事,其實她的穿著不辣,瘦瘦的將近170公分高,身材像莫文蔚,我覺得臉蛋比莫還好看一些,兩年前,我離開那時她剛滿20歲。

「辣妹嗎?我是ty」
「我剛睡醒,洗完澡,剛才是你打的電話?」
「是呀。她是?」
「喔,我堂嫂,我住在她們家。」
「要不要出來逛逛,我們去淡水」
「現在嗎?」
「是呀,走啦。你也睡好多天了,出去走走!」
「懶的動耶,頭髮還沒乾」
「趕快吹一吹,我也要一點時間才能走。」

2點請假,跟她約了2點40分在捷運台北車站往淡水月台,第一節車廂附近見面。經過圖書室,圖書室的阿姨也有事請假,好心的邀我搭她的便車,省得走路15分鐘去搭捷運。誰知道二位同事偏偏這時候拿了新買的書來登記、借閱。還不只一本,天呀!是一套。真不該貪一時的方便。

「ty趕時間嗎?」誰都看得出來,我頻頻看手錶
「沒有呀,假還沒放完,隨便逛逛而已」才不會說要跟辣妹約會,阿姨認識我老婆。

急急的走到月台,晚了10分鐘,是辣妹先看到我的,從候車椅上站起來。她沒什麼變,還是習慣穿褲裝。寒暄幾句,列車沒讓我們等太久,真搞不懂,平日的下午車上還是不少人,這麼多人不用窩在辦公室裡。有人站著,位子也還空有幾個,都是分開的,我們隔著走道坐下。辣妹一下子閉上眼睛,一下子又看看窗外,過了士林後,她旁邊的乘客下車了,我沒換位子。到了新北投,我旁邊位子也空了,她也沒過來,只是對我笑笑。兩年多不見,淡水好像變得好遠好遠。

沒夕陽的淡水也是海天一色,灰暗的山、灰白的天、細碎的鱗片從河面搖晃到天邊,也是灰的,三三兩兩的遊客,店面裝潢的聲音被海風吹的忽遠忽近。我們逛過一排的店,在一家咖啡簡餐店坐下,它保留靠外面5張桌子的開放空間,墊高的木頭地板,以原木欄杆分隔內外。還不到晚餐時間,客人只有我們兩個,選了最外邊靠欄杆的位子坐下,辣妹和我都點了咖哩雞餐,她說肚子餓了,起床後到現在只喝牛奶。服務生先端來了白開水和一盤花生小魚乾,沒筷子,我們捻著一下子吃了大半,她餓了,我是饞。再來是蔬菜湯,用樸拙厚重的陶碗裝著,葉子連梗一整片,我只知道那不是地瓜葉,天有點冷,熱湯的感覺很不錯。咖哩雞塊也是放在厚重的盤子上端來,白飯的份量不少,

「好大一盤,吃的完嗎?」我說。
「沒問題吃的完,我現在很能吃」
「很少女生吃的下這麼多。我現在的同事,男生喔,中午便當常常也都有剩飯菜丟掉。」

我先把那一大份餐吃完,辣妹還有一小半。不知道是飽了、或者是有點冷了,湯沒有剛剛的好喝。不喝湯了,把手肘放在欄杆上,看著外面的行人,隔壁海產店夥計已經開始在門口大聲招攬客人

「妳離開多久了?」我開始找話題
「今年三、四月吧」
「怎麼會想要離開呢」
「畢業了呀,早就想走了」
「真的,妳畢業了喔」辣妹讀高職夜校,有幾次學期考時還曾幫她惡補過數學,劃重點。
「耶~~,你好像不信,忘了帶畢業證書給你看」

聊著舊公司、新工作,她真的也把一盤吃個精光。服務生把餐盤、湯碗收走,換果汁上來。

「你老婆知道我們在淡水嗎?」
「她不知道,我打個電話叫她先回家顧小孩」。找出手機「唯耶~我和以前的同事一起吃飯,就上次和妳說過那位呀,妳先回家。嗯~~~知道了」
「你老婆很好耶」
「馬馬虎虎,還過得去啦。她知道妳,我和她提起過妳的事,她說要找人家出來聊就快,晚了怕來不及」終於把話轉到我想說的那件事上。
「最近有兩件事一直放在心上,一個是我老婆掉了兩張公司的支票,一個就是找妳出來聊聊。上次和妳通電話後就一直想找妳出來,後來出差、電腦壞掉要修理,拖到現在又一個月過去了」我繼續說。
「支票掉了喔,多少錢?」
「七十多萬吧,禁止背書轉讓,錢不會被領走,只是辦遺失手續很麻煩。好在有人來電話說撿到支票,今天本來先約我老婆,她說要去拿支票沒空。我有和她說起妳的事,她要我勸妳把…………..事情處理掉」
「你是說小孩?」
「是呀」我一直在想如何措詞,沒想到她挺直接的。
「幹嘛要拿掉呀!」
「這次有了,是意外,不是計畫好的吧?」
「是呀。可是,我從來沒想過要拿掉」
「他知道嗎?」
「誰?小孩的父親?他要我把小孩拿掉」
「那你還留著?想和他復合嗎?」

「他另外有女朋友,叫我不要再找他了。有小孩更不可能和他一起」辣妹平靜的說,眼角也看不到連續劇女主角的那一顆淚光。這對小朋友分分合合已經六次了,只是這次情況比起以前有點複雜。

「你老媽知道嗎?」
「不知道,我想等生產的那天才通知她」
「我早應該想到你媽,那時候知道就該告訴她,現在才想到,有點晚了」
「耶~你不准說喔!你怎麼說,有我家電話嗎?」辣妹提高聲音,不安的說。
「有呀」我翻出以前的公司同事通訊單,「這是你家電話吧,可以讓我老婆先打,等通了我再接著說」
「你真的不要喔,我媽勸我,我也不會拿掉的」
「不會說了啦,一個月前就會。現在四個月了吧,要拿掉好像晚了點」
「還是可以拿,只是危險多一點。我現在常常會想像以後小寶寶在旁邊的模樣,好可愛喔。我幫他取好名字了耶,單名叫X,男女生都可以適用」

「咳~~~」
「幹嘛啊,你好像很不屑的樣子」
「沒有啦。小孩很麻煩的,半夜要起來泡牛奶、換尿布,還會生病。有小孩很不自由的……」
「我知道,我又不是很愛玩」辣妹打斷我的話說。
「有小孩將來再遇到理想的對象也比較難」
「算命的也說我明年春會遇到一位更好的」
「那你還要留小孩?將來小孩誰帶?」
「想讓我母親帶」
「你要考慮母親的處境,親朋好友、左鄰右舍會怎樣說」
「嗯,我媽媽可能不會幫我帶。我堂嫂曾經試探我媽的問:將來要不要帶外孫?我媽回說才不要這麼歹命。也許由堂嫂一起帶,她自己也有小孩」
「今年過年怎麼辦?要不要回家」
「我也在煩惱,也許穿厚一點,回去一下就走」終於有讓辣妹傷腦筋的問題了。

天空暗下來了,對岸八里的燈火點點,旁邊的兩張桌子陸續有客人就坐,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聽到片段而以為事情是我幹的。忽然,我意識到,這次約會不是要來說服她拿小孩,而只是用來讓自己覺得盡了對朋友忠告本分。懶,令我錯過了時機,這是一場輸贏早已決定的對話。

………………

結帳走出咖啡店,河邊遊客多了起來,多的是一對對手牽手的情侶,由捷運站往我們這方向走。還不到7點,淡水的夜才要開始吧,我們要回台北了。

「我有一個新Email,最近都用這個寄你知道吧」回台北的車廂裡,來時的那一點點尷尬也連同咖哩雞吃掉了,辣妹自然的說。
「我有收到,很長的名字,不好記吧」是我帶辣妹進入網路世界的,還以她的名字譯音縮寫幫她申請了免費信箱。
「我把寬頻停了,改用pcHome的免費撥接,你之前幫我申請的名字在pcHome已經有人用了。我就把它再加上xyzl,果然沒人用過。你猜xyz是什麼?」
「耶………」
「猜不到吧,那是他的縮寫,小孩的父親。然後一個小寫的L,知道L的意識了吧」
「是L喔,我還以為是一個斜線,把xyz分開說」我故意給它亂解釋。
「怎麼會有人用斜線嘛!對了,你太太的孕婦裝還在嗎?我聽說穿順產的舊孕婦裝,生產時會較順利」
「好像都給她妹妹了吧,我回去問看看」天呀!來當說客,結果回去問孕婦裝。

兩個星期後,老婆從娘家回來,
「我今天問我妹妹了,她說要回家找找。她還說,小孩是不是姊夫的呀?」
「我的…….」
「你老實說沒關係呀,我們不能讓他流落在外吧」

老婆,您睡醒了喔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