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無不言君子玉?」花千樹不僅聽過,還相當熟悉,他以前可沒少跟飛影堂打過交道,但卻從未見過這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堂主君子玉。


  沒想到這君子玉果真人如其名,立如蕭蕭松竹,卧若將傾泰山,瀟灑清逸,一言一行皆具君子之風。


  「便是如玉,」溫如玉說道:「如此花兄便不會奇怪為何我會一眼認出你身份了罷?」


  飛影堂不算正道,亦未歸屬魔教,也不幹那些陰私勾當,主要做的就是買賣消息之類的活,飛影堂初建時曾夸夸其詞,說它消息之靈通,同行的一葉閣亦比之不上,一時間武林眾人皆引為笑談。


  不過最後,飛影堂也向全武林證明了它的能力,它不知道從哪條陰溝翻出了當屆武林盟主吳銓曾經姦污嫂子的消息,搜羅證據,昭告天下,不僅得罪了吳銓和他背後的南山派,也獲得了萬事通的名號。


  從此江湖只知飛影堂知無不言君子玉,而不曉一葉閣滑不溜丟駱泥鰍。


  一葉閣原先是武林最具盛名的消息買賣機構,眼下風頭被飛影堂搶去,自是不甘,然飛影堂不僅消息靈通,堂內亦不乏高手,這也是它能在江湖迅速立足的原因之一。


  一葉閣自忖論後臺、論實力都比不過人家,閣主駱知秋也是位老油條,便不再幹買賣消息這等營生,轉行從商,憑藉著對各大門派、世家的瞭解,倒也混得風生水起。


  「那是自然,」花千樹將扇骨指向凌裂帛,問道:「以溫兄之多聞,該是知道這小子身上背的這玩意兒罷?」


  「得寰宇者得天下,」溫如玉笑笑,「卧雲這劍袋背著不只累,還引人注目,飛影堂在江南亦有分號,若花兄信得過如玉,便寄放在如玉這兒,可好?」


  花千樹倒不懷疑溫如玉會貪那把劍,他若想要,當初他與鄭無梅交手時給他落井下石便好,事後再殺了那狂生,第一絕學便輕易落如囊中,何苦再與他演這場戲?


  溫如玉確有所圖,但圖的不是寰宇,因而花千樹放心將劍寄放在他那兒。


  「溫兄有心了,放在你那兒,在下自然萬分願意,」花千樹有意拉近兩人關係,遂又補了一句,「鄙人姓花名千樹字棄冕,咱倆總是溫兄花兄的喊,未免見外,此後你不若便喊我表字罷。」


  「棄冕,」溫如玉從善如流,「你日後亦可喚我如玉。」

三人相攜步出東籬樓,出樓後,卻遇到了些小麻煩。

/隨筆所寫,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敬請見諒。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