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未經本人同意,不准以任何形式轉載、分享、傳播,違者必究****

在二十幾年的婚姻生活中,偶爾夫妻一起聊到未來時,我總說,我對未來沒有什麼想像,我最希望的是,明天一覺醒來,已經很老很老,快要死了,坐在搖椅上,什麼事都已經發生了,只要回憶就好,只要等著死亡到來。這時對方總是不解,總問我,為何你會這樣想,我都希望我還很年輕,還有好多時間可以做很多事情。

我也不知道為何我會這樣想,幾十年來,我一直都這樣想,一直有這種感覺,我好希望,一覺醒來,就已經很老,只要等著死亡那刻到來,什麼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這輩子,我不曾有過別人那種,「好懷念從前,好想回到從前時光」的感覺。對於所有的「從前」,我只有一種感覺,幸好,已經走過了,已經撐過去了,打死都不要再回到從前,我只想趕快活完這輩子。

直到……..在心理上分居三年半,實質上分居兩年後的某一天,我忽然發現,想到未來時,我不再希望明天一覺醒來,自己已經很老,快要死了,我反而希望自己還年輕,還有好多好多時間,可以去做這個或那個。

瞬間,我知道了,二十幾年來的婚姻生活,我不僅跟單身時同樣孤獨,而且那種孤獨比單身時的孤獨更沉重,因為我的肩膀還必須扛著他,和他的家人。

我扛著在婚姻裡失職和失能的他,一個人孤單地往未來踽踽獨行,難怪我常常希望一覺醒來時,就已經很老,老到快死了,什麼都已經發生,都經歷過了,只要等待死亡那刻降臨。因為我真的扛得好累,難怪我常在他出門後,關上門,就莫名崩潰大哭。明明他出門時,兩人沒吵架,還能看似恩愛地親吻道別。

日劇《坡道上的家》,那個抱著嬰孩,舉步維艱爬坡回家的母親,看似是個幸福小婦人,但直到她淹死了自己嬰孩,大家才看見她承受的孤獨和壓力。而我,沒有兒女可以淹死或虐打,好讓人看見我所承受的壓力和孤獨。只有丈夫出門後,獨自莫名哭泣的淚水。

但,相較之下,至少她丈夫是忠誠的,而我的丈夫,除了在婚後沒幾年就以工作壓力大需要紓壓為藉口,跟網友約砲開房間,公婆知道後,不僅沒有要求他跟我道歉,甚至藉由宮廟之口,把責任全推到我身上,懷疑我墮胎過,嬰靈作祟,才會夫妻感情失和,他們的兒子才會做錯事。(我不曾受孕過,何來胎兒可墮)。

我太想脫離痛苦破碎的原生家庭,太想藉由婚姻來脫離原生家庭,所以我當然只能原諒。我徹底原諒,近二十幾年來沒翻過一次舊帳,努力獨自扛起所有有形和無形的家務責任,讓他去衝事業,實現他可以成為somebody的夢想,但同時我也努力賺錢,彌補他屢戰屢敗,虧掉自己和別人投資合計近兩千萬的洞,還有被迫當上班族時又成天怪罪別人,沒幾個月就開除老闆,永遠不穩定的收入狀況。

二十幾年後他跟我的女性朋友搞曖昧。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有上床,一分證據說一分話,我不想冤枉人,他們或許有上床,但我只有他們曖昧的證據,所以我只能說他們曖昧,我不會說他們有上床。

更可惡的是,他在跟我朋友搞曖昧的同時,在我面前照樣用廉價的甜言蜜語,讓我誤以為他是忠誠的,繼續把他當老爺伺候,以便不用付出,就能坐享其成妻子帶來的好處和便利,但同時間他卻在我背後拿刀捅我,把他的事業挫折和壓力全部歸咎到我頭上,甚至說我沒能支持他的事業,他才會一事無成,還害他無法孝順父母。他用只有利於他的部分事實,在我背後否定我,甚至無中生有,捏造虛構事實來醜化我,甚至羞辱我,徹底否定我們二十幾年的婚姻。

傷害不僅如此,他完全沒去考慮,我那個朋友跟我,社交圈有很多交集,除了同學之間有交集,甚至出社會之後的社交網絡,也有很多交集。對方若存居心,把他關於我的負面對話散佈出來,等於在社交圈,偷偷地置我於死地,讓我連當眾反擊辯駁的機會都沒有。更可惡的是,他在我面前極盡甜言蜜語,讓我誤以為婚姻幸福,有時忍不住在社群媒體上放閃,他看得到我在社群媒體上那些幸福閃文,但是當天他就在我背後,跟我朋友數落批批評我,分明是故意羞辱打我臉。

被揭發後,他說,他那些話只是他和我朋友閒聊時順口帶到的家務話題,沒什麼惡意,「若你對自己夠有自信,就不應該覺得自己被否定,被羞辱」!原來,該檢討的是我這個被害人。都是因為我對自己不夠有自信,所以才有被否定,被羞辱的感覺,才會栽贓他是惡意的,才會把善良無辜的他判了罪???!!!

依照他的邏輯,霸凌的受害者,也應該先檢討自己,是因為自己不夠有自信,才會覺得被霸凌,如果夠有自信,就會知道同學或同事只是在跟她/他嬉鬧,在跟她/他開玩笑而已,不是在霸凌她/他?!

口口聲聲在我面前甜言蜜語,說恨不得小時候就認識我,這樣可以從小就嚐到幸福滋味的人,同時間卻在我背後,無奈感慨地告訴我朋友,跟我的這段婚姻只是孽緣比較深。

夫妻之間的恩怨就不談。婚後我幾乎周周陪他回婆家,大小聚會必定參與,他想給他父母多少孝親費,我絕對沒有第二句話,但他仍認為我是不及格的媳婦,甚至害他無法當孝子。而他在婚前受我娘家的照顧,眾人皆知,連他父母都為此感謝並感動不已,但結婚後,他就認為是我嫁進他家,從此幾乎對我娘家不聞不問。我從沒要求他要盡女婿責任,我痛恨任何因血緣或姻親而來的權利義務,我只在乎發自內心的人際交流。我認為如果他有感受到我娘家人對他的疼愛和關照,有想回報,想主動關懷,自然會去做,若沒有做,那代表沒有感受到,就算了,沒想到他真的「忘恩負義」。而我跟婆家,即使婚前完全不熟,但婚後之所以願意這樣配合,扮演媳婦角色,不是因為我要遵循社會價值觀,而是因為我知道丈夫很在乎原生家庭,為了他,我願意配合,而且我想要這個婚姻來幫助我脫離原生家庭。

在心理上和生活上,分居切離後,我有天早上賴床發呆時,忽然感動到落淚。我已經幾十年沒有賴過床,都忘了賴床的滋味這麼美好。每天一睜開眼,就立刻跳下床,逼自己火力全開,開始打理一切,為他準備豐盛營養的早餐,同時又得提醒自己,想到什麼要跟他說時,必須先忍住。因為他說過,一早起床,他必須先讓思緒暖機,盡量不要打擾他。(我的學歷不比他差,甚至念的學校從高中到大學都比他好很多,但他認為他是思考型的人,一早起床頭腦需要先暖機,不該被打擾。所以,我的腦袋就比較賤,不需要先暖機,只配打理家務,幫他做早餐?)

分居後,他幾乎要崩潰。生活上崩潰,因為他終於發現/終於承認自己有多無能、有多廢物,連最基本的生活能力都沒有。心理上也崩潰,因為當他在我背後捅我,搬出各種生活小摩擦的例子,甚至捏造虛構情節來醜化我,拿我當替罪羔羊,把他人生所有的挫敗與壓力全歸咎到我頭上時,他以為我的存在和尊嚴真的廉價到任他隨便踐踏。但直到失去,他才發現,二十幾年婚姻生活中,把我當成空氣的他,忽然沒有空氣,無法呼吸,活不下去了。

心理諮商幾次後,諮商師告訴我,你老公就是個媽寶啊。一開始我無法置信,反駁諮商師,還替他說話,因為他完全不是刻板印象中的媽寶,但有一天,我豁然開朗,沒錯,他就是媽寶。我的婚姻完全就是複製我媽的婚姻,一肩扛起廢物老公。幸好,我沒兒女要扛。

然而,我比我媽慘的是,我媽沒有公婆要揹,但我從結婚那天起,就活在丈夫對他父母那種莫名其妙的巨大愧疚感的陰影下。就算一個月給100萬孝親費,每天承歡膝下,也無法彌補他從小就沒能獲得父母肯定,總覺得自己是不孝子的巨大罪惡感。

就算分居後,他生活上崩潰,心理上崩潰,又如何,我不可能繼續扛他了。他想活,我不用活嗎?他說,他會開始努力學著自己好好過日子,不會再倚賴我,給我製造壓力和麻煩。也發誓絕不會再跟任何人說我的壞話。

「可是,瑞凡,回不去了!」(著名台劇《犀利人妻》中,膾炙人口的台詞)。

當最後一根稻草壓垮駱駝後,駱駝就爬不起來了。之前一萬根稻草壓在駱駝身上時,駱駝沒垮。你以為她還撐得住時,你不珍惜,你繼續壓,最後一根放上去,垮了就是垮了,就真的起不來了。

二十幾年的婚姻生活之後,我終於卸下肩頭上的你,和你的家人,沒有重擔了,雖然同樣孤獨(但以前床上有你的時候,心理上也經常是孤獨的啊,因為你以為跟我結婚了,我就永遠都會在,所以你心裡就拋棄我了),我忽然發現原來一早起床可以賴床發呆的滋味,這麼爽快,這麼令人感動啊。

而且,我開始不再希望一覺醒來時變得很老,老到只需等待死亡那刻來臨。我開始希望自己還很年輕,還有好多時間可以去做很多事情,會開始遺憾年輕時沒有做這個或那個。這樣的我,我怎麼可能再回去有你的日子呢。而且,我也該認錯了,是我可恥,利用婚姻來逃避原生家庭,我是作繭自縛的人之一。

不過,50出頭了,還來得及做我想做的那些事情嗎?


上一篇 下一篇

  • 熱情牡羊:2021-10-06 23:50
    當然...可以 ! !
    我以為我在看傳說中的台灣連續劇
    原來是真人真事 !! 
  • 春緋:2021-10-06 14:30
    想做的事永遠不用管年紀,就去做吧!............我也認同樓上網友說的。

    只要不傷害自己及他人,想做什麼就勇敢放心的去做吧!(給你一個溫暖的抱抱^^)
  • 匿名回覆:2021-10-06 07:04
    想做的事永遠不用管年紀,就去做吧,我個人是覺得要為自己開心的生活,年紀對我們的限制是生理,但心理永遠不嫌晚,加油,讓自己生活更好。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