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介和文章裡,都加上看似不友善的警語:「角落生物」所撰寫的所有資訊,包括文字和圖檔,未經本人同意,不准以任何形式轉載、分享、傳播,違者必究。

目的是為了預防。

預防樹洞被破壞,樹洞裡的秘密被散佈出去。

我知道這種警語跟菸盒上的「吸菸過量有害健康」一樣,可笑且或許虛工,但還是得寫。是一種必須宣告的聲明,必須擺出的一種姿態。

能在真實世界說的,我就不需要跑來這裡說。而且,事實上很多在這裡說的話,能夠說出來,不只是說出來而已。

包在皮膚裡,甚至已經裹進骨頭裡,長達數年的膿瘀污血,要一滴一滴擠出來,你覺得容易嗎?

衣服穿起來,美美的,誰都看不到皮膚底下,骨頭裡面的膿瘀污血,大家都覺得你沒事,你很好,但每分每秒發炎紅腫熱脹,刺骨錐心的痛,讓你只能人前歡笑,人後哭泣。

要在你認識的人面前,掀起衣服,劃開皮膚,去割開那些膿包,除了需要很大的勇氣,也要花很大很大的成本和代價,這些代價和成本,你不一定扛得起。除了可能讓原本的人脈網絡受到傷害,更可能波及很多人。還有,你原本期望對方會挺你,畢竟她/他是你的家人、同學、朋友、親戚之類的,但很可能你說了之後,才發現他們不一定挺你,甚至會反過頭來指責你,你為何走路不小心一點,你為何眼睛不睜大一點,過了那麼多年,你還在喊痛?甚至在你的傷口膿包上灑鹽。檢討受害人,不是現在很流行的事嗎?


當然,即使要除膿清瘀血,你也可以不找樹洞,躲起來自己一個人擠,這樣最安全,不是嗎?看過韓劇《愛的迫降》嗎?(這是我最愛的韓劇。韓劇真是逃避人生,墜入粉紅泡泡的好管道啊,難怪所有怨婦都愛韓劇。請注意邏輯,但並非所有愛韓劇的都是怨婦)

女主角世理的滑翔翼被龍捲風吹到北韓,掛在樹上時,昏迷後她醒了過來,開始打開無線電求救,發現無線電不通,毫無回應,但仍繼續拿著無線電對講機,開始喃喃自語,說出一連串話,包括看似嚴厲一直在壓榨員工的她,其實有想幫員工加薪…

那個拿著無線電的動作,就是一種求援的動作,也是跟外界保持聯繫的動作,為了給自己一線希望。

我選擇找樹洞說,選擇讓陌生人看見我劃開皮膚,割開膿包,擠出膿瘀污血,樹洞就是我的對講機,也是為了給自己一線希望,給自己支持和打氣。

對著樹洞說之後,被風吹散也好,有頻率相合的鳥兒聽到更好,若有人能理解、呼應和接納,就是中樂透了吧。誰不希望中樂透呢?

但,若是有人在未經過我同意的情況下,把我樹洞裡的話,散佈出去,在網路時代,對號入座,各種交叉比對之後,被肉搜出來,我也不意外。即使肉搜的動機可能是基於善意,我也無法接受。

叫受害者現身說出「Me too」,有那麼簡單嗎?!我是婚變受害人,但你們知道嗎?我被自己的丈夫背叛和羞辱,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朋友,除了理所當然的憤怒感覺,最嚴重的竟然是羞恥感。他是加害者,他做錯事但沒有犯錯羞愧感,反倒是我這個受害者有排山倒海而來的羞恥感。羞恥到不敢對任何人吐一絲絲苦水。

整整兩年,我只能獨自一個人掉淚,不敢跟任何人談我的婚變,直到兩年後才有勇氣對外求助,求助對象還是絕對可信任,但要付費的專業傾聽者,心理諮商師。兩年內我無法跟任何我認識的人說起這件事。

到現在第三年了,我認識的人當中,唯一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我妹妹。但不是我主動告知,而是被他逼的。因為我發現過去二十幾年不曾主動關心我娘家人的他,被我冷落隔離後,開始以關心我妹為藉口,試圖從我妹那裡去打探我的狀況,所以我必須讓我妹知道實情。如果不是他出這一招,可能到現在連我妹都不知道。所有我認識的人,到現在完全不知道我婚變。

我雖然被原生家庭和婚姻打擊得很慘,但別忘了,我能從小就靠自己一個人,面對任何事情,包括高中聯考被自己父親放鴿子,在大雨中赤腳衝進考場,差三分鐘就連考試資格都沒有(一科當場零分),但還是能考上北一女。我能靠自己從小挺到現在,能夠屢次遇到困難時,包括被綁架,還有在印度機場被四、五個印度男人硬插隊,差點趕不上飛機,不到155公分的我都有辦法獨自脫困,還有,在那個沒有網路、沒有智慧手機的年代獨自一人闖世界,包括偏僻落後的地區,重感冒發高燒食物中毒上吐下瀉,班機嚴重延誤差點銜接不上....半夜抵達才發現在台灣透過email訂的旅館說沒收到信件...我只能自己面對解決。還有二十出頭時,在酒吧,冷眼看著朋友在我面前吸毒,然後旁邊有人砸酒瓶、翻桌幹架,看了十幾分鐘覺得無趣,默默離去...總之,「我不是吃素的。」

誰要是,沒經過我的同意,把我樹洞裡的話,散佈出去,絕對會付出代價。

悲觀負面的我,做任何事情永遠會設想最壞後果,我當然也預想過,在這裡遇到認識的人,甚至遇到我準前夫,畢竟他婚後沒幾年,就有在網路交砲友開房間的紀錄。這裡跟很多交友網站相比,雖然清純很多,但誰知道呢?說不定也有不少「臥虎藏狼」啊。

但若真的遇到他,我就認了,我也不怕。因為我沒做虧心事。我在這裡描述關於他的一切,句句實言,不怕對質。最重要的,我不是在他背後說他壞話,因為在這裡所有關於他的描述,全部在過去兩、三年婚變的爭執過程中,都已經當他的面奉送給他。我當著他的面,讓他有機會辯駁,反擊我。

不像他,當年在我面前甜言蜜語的同時,卻在我背後拿刀捅我,跟我朋友描述我的句子,全部都是負面,甚至虛構捏造來抹黑我,卻讓我連辯駁或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而且,這裡,基本上都是陌生人。誰都不認識誰,你們不認識他,不認識我,只知道發生過這些事情,對於他的人際資本毫無損失。

但是,他跟我的朋友搞曖昧(說不定也上床了,但我沒證據,就先無罪推定),情感背叛不說,還跟我朋友大說我的壞話,否定我,醜化我,嚴重破壞我的形象。那個朋友跟我有非常非常多交集,從大學同學、社交上的朋友、工作上的往來、甚至前同事……。分明是刻意羞辱我到難以立足。

我光明磊落在這裡找樹洞,清除膿包瘀血,一開始發現文章竟然可以直接被分享到臉書和line,震驚得難以置信,立刻寫信給官方。我沒收到他們的回信(或者有回信,但我不知道去哪裡收信,信箱裡沒看到),不過很快發現這個功能消失了。給個讚。

若有人沒經過我同意,把我的文章或圖檔散佈出去,我絕不妥協。但若有認識的人在這裡出沒,撞見了,那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上一篇 下一篇

  • 匿名回覆:2021-10-09 10:27
    很高興能分享你藏在樹洞內的秘密,看完你所有的文章和日記,佩服你勇敢的自剖。你的心路歷程若拍成電影或電視劇一定很精彩。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