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未經本人同意,不准以任何形式轉載、引用、分享、傳播,違者必究****

知名女歌手愛黛兒前兩天在節目上,被問到是否有哪位老師影響她至深,這段影片這兩天在全球網路流傳(主要是推特),感動很多人。(這裡不能貼推特連結,改貼youtube影片,但沒中文字幕翻譯)

影片也感動我。我當然也有一個最感謝的老師,國三卿老師。他默默容忍我翹課,准許我不按照學校進度念書,甚至偶爾不參加全校模擬考,准許我依照自己的進度準備聯考。

假日全班到校唸書時,我不僅不參加,可以自己在家念,念累了,還會囂張地穿便服去找同學,外出聊天,影響同學。但他經常對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他全然信任我。

當時我們學校,是新北僻壤才成立三年的國中,校長和所有老師的希望全都寄託在我身上,因為我是少數幾個有機會考上北一女,為學校爭光的學生。但他竟能容忍我這麼叛逆,這麼囂張。幸好我沒有辜負他,是全校三個考上北一女的人之一。我後來沒有長歪,全是因為他。

另外,這支影片,感動我的還有一點,我也是那個被學生感謝,想要尋找的「老師」。其實,我們是互相感動和感謝的師生。

我那分別了34年,最近才連絡上的家教學生,讓我知道我對他造成的一輩子影響,讓我無比感動。而且,他的出現其實有點拯救了我,我灰濛已久的人生彷彿出現了一絲陽光。

因為聽人說起釣魚,想到我人生少數有的釣魚經驗,是大一時和家教學生去釣魚。有次給他上課時,他照例又興奮地說起釣魚,我說我從沒釣過,他說要帶我去。就這樣,一個未成年的毛頭小子,無照騎車,載我從新莊沿著五股、關渡,還在關渡大橋上停下來釣魚,再到北海岸,反正他覺得可以釣,就停下來釣。我根本不懂釣魚,他會解釋為何要用這種餌,怎麼甩竿,我有聽沒懂,就放空,發呆。無所事事晃蕩一整天。真的有某種公路電影畫面的一天。

他是個很特別的孩子,三十幾年來偶爾會想起他,但從沒想聯絡。我本來就不是會主動找舊人聯繫的人,若有一絲共同交集的人事物,勉強一試,若完全沒交集的,基本上我就放水流了。他跟我是完全沒交集的。

那天聽人聊起釣魚,又想起他,不知怎地,想說搜尋一下好了,就找到了,留言給他。他回了。立刻說,「終於找到你啦」、第二句是,「我在想要怎麼找你」。臭小子,一直在找我喔?我有那麼難找嗎?

第三句是,「你台大XX系,對我影響很大」。

原來,他會後來關注國家社會公領域(很好,是同溫層的。敢不是,看我怎麼教化你),從事生態運動,後來即使進入體制,做體制內的生態教育,也屬於反骨派,利用他的好人緣,推動一些改革,契機就是我在當家教時,所種下的種子。

其實,我真的不記得34年前當他家教時,有跟他聊到我大學所接觸的東西,但家教時,我們一半時間都在聊天是真的。除了聽他滔滔不絕說他最愛的漫畫、昆蟲、釣魚、跆拳道,或許還有回答他,我的大學生活吧。

此外,我可能還常讓他覺得,唸書很重要,也很不重要,唸書只是一種過程,只是一種工具,目的是為了幫助他能更快速達到他的目的。他覺得,原來,像我這樣的好學生,沒有重考補習,就考上北一女、台大,其實也不是把教科書當聖經的。

教科書可以只是用來應付考試的工具。因為他發現,我就是把念書和學歷當成工具的,是為了用來做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我從來不認為念書和學歷,是我這個人的價值。

可能也正因為如此,我這個家教老師,在他國三時,竟然像是去陪聊天,而不是鞭策他用功讀書,準備聯考,才會讓他印象這麼深刻,讓他思念34年吧(哈哈,「思念」兩字自己說,不害臊)

一聯絡上時,我只想說,打個招呼而已,真沒想到第一次就在線上聊兩、三個小時。34年根本沒交集,沒聯絡,可是一連絡上完全沒有生疏或客套。一會兒像故友真摯地詢問近況,一會兒像得志的高中老師炫耀教育功績、當運動裁判的功績、一會兒又像情場老手,找機會虧我、撩我,一會兒又變成國三家教生,跟我說,當年聯考,雖然總成績很爛,但數學很高分,「沒有丟我的臉」。(截圖為證,哈哈)

這小子,竟然拿34年前的聯考分數,跟一個這麼廢的家教老師,很認真又得意地說,「沒有丟家教老師的臉」。我這個家教老師當成這樣,是不是可以死而無憾了?

我好感動,告訴他,你當然沒有丟我的臉。事實上,我很以你為傲,很以你為榮,你才是我的老師,你教我好多東西。而且我向他懺悔,我告訴他,我根本不喜歡當家教,我當家教不盡責。我不喜歡當老師,因為我覺得當年教科書的內容幾乎都是垃圾,我討厭叫別人念那些東西。我當家教,純粹只是為了賺錢。

臭小子,我超級你為榮啊。你不是我的學生,你是我的老師,你教我好多有趣的東西,釣魚啊,七龍珠啊,各種昆蟲,跆拳道。

國三畢業後,他考上一個爛高中,我應該是被他媽開除了吧,反正就說不需要家教了,我們從此沒再聯絡過。

他告訴我,高中時他都在安和路的酒吧混,但我相信他即使都在酒吧混,還兼差當酒保,但那個熱愛自然和生態的靈魂仍然在,我在他心中種下的種子,仍在悄悄萌芽,所以他才會到26歲時,忽然想要唸書,開始一路進修,長成今天這模樣。

現在的他,是公立高中生物老師,在生態教育領域備受肯定,多次獲獎,是教科書審定委員,還是某項運動的全國裁判長。上山下海溯溪攀樹,樣樣都是pro級,連三個孩子也是從土地長出來的模樣。

有這麼棒的家教學生,唯一的困擾是,三不五時會被硬揪,要被拖去瘋大自然,每一項都騙我是幼稚園級而已。我說,你早十年來揪我,我就跟你去,現在我這麼弱雞,去是給自己找麻煩,給你當拖油瓶,回來絕對被你封鎖。

我是要跟你當一輩子朋友的,不能讓你封鎖我。

我懺悔自己當家教不盡責

我驕傲我這麼廢的家教老師能有他這麼棒的學生

他能發揮影響力,透過審定教科書來提升台灣生態教育,我以他為傲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