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好的人
    2024-03-26   心情
    133

懷著忐忑的心情,我踏入了諮商室。
我知道自己有滿溢的情緒,即將把我淹沒,所以必須要抒發。
踏入諮商室的第一眼,我忍不住告訴眼前的女孩:「妳看起來好年輕!」
她戴著口罩的眼睛微微一笑,謙虛的說:「也許只是因為戴著口罩。」
無論如何,我還是放開心懷的把心事向她傾訴。不同於前兩年遇到的諮詢師,只是聆聽而無討論,這次的醫生很有耐心地聆聽著我的心靈困境,並適時提出她的好奇。
「我留意到妳提及的幾個事件裡,為什麼妳最後都會歸因成是自己的錯呢?」
同時她也願意提點我自己看不見的盲點:「沒有人應該負責療癒我們,連伴侶也不行,我們只有自己可以療癒自己。一旦我們把這個責任放到他人身上,一來給對方的壓力太大,二來我們就變得卑微了,對方心情好時能給予我們,心情不好時可能就沒有了,它會變成一種乞求。」
我們聊著自己內心深處的需求,提到我的伴侶會指責我要求過多,使他備感壓力。
她說:「因為我們內在一直想要獲得的部分沒有被滿足,它是空的,所以妳會轉而用其他方式來尋求,也許就會變得更為控制或強勢。當我們的伴侶無法填補我們的需求時,指責就是他們最合理化的防衛機制。」

其實,所有心理學的說法,我已讀了再讀。
但是我很開心今日能有一個人,能和我坐下來專注地討論著自己的心理狀態,對應著理論,給予我一些說明與解釋。
人們有時候所求的,不過就是覺察到自己的狀態。
我覺察了自己在某些事件觸發之後,開始落入沮喪與不安的迴圈,我希望能治癒自己,所以來到了這裡。
透過專業的幫助,讓我對自己與周遭的情境更為了解,這是我今日來到這裡的原因。
離開診所之後,我突然感覺自己輕盈了起來,我知道自己是有力量的,我已經不再是搖尾乞憐的受害者角色。
撥了一通電話給A,他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
他或許沒想到的是我向他說了「對不起」。
在此之前,他發現我是一個不斷向他索求愛的女人。當他想放鬆做自己的時候,就會得到我的不滿,想著要改變他。我知道自己的表述能力是佳的,因此頭頭是道,楚楚可憐的文字背後包裝的可能就是指責了。
所以他終於越來越沉默,而這種沉默越發的帶動了我內心的不安。
他也終於敞開胸懷對我說了他的不滿與感受到的沉重壓力,末了,他展現了最大的誠意,說了幾句哄我的話。
一切彷彿雨過天青。

其實,當我坐在那張舒適的躺椅上時,或許心情就跟去求神問卜一般,我內心其實已經知道了答案,只是需要尋求一些支持與保證。
當我理解到「我是有力量改變這一切的,我不是一個受害者」,再次確認的當下,內心是很雀躍的。
我也發現到很多年來我在跟不同伴侶吵架的時刻,我的伴侶很少改變,都是我努力的去求治癒,當我改變,情勢就會跟著改變。
但這不意味著我總是輸的那一方,或者我更加的委屈。
我想我會變得更有力量,如果我願意踏出思考的死胡同裡,我就有力量改善彼此的關係。
前提是,我願意。
所以,這十幾年來我總是三不五時的需要尋求諮商,在我裂解的時刻,沉浸在悲傷裡的時刻,被往日創傷又擊倒的時刻,努力看見自己與面對問題,往往能讓我又重新站起來,宛若新生。

而今日,我談了一個埋藏在心中十幾年的議題。
我相信終有一天我會走出這道漩渦,把自己修練成一個更好的人。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