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那個宇宙
    2024-06-15   另一種圍困的溫柔
    119

我在小學助教的工作並不順利,同事待我態度很差,和老師也相處不來,終於熬完了一年半的合約。那年剩下的幾個月,我去了趟旅行,不是夢寐以求的歐遊,只是和香港很相近的台灣。我在那裏待了幾個月,打工換宿在一間位於墾丁的民宿工作,那裏有我最嚮往的生活,住在海邊。

媽媽和妹妹會打電話給我,開始時幾乎一天一通電話,之後就會轉為whatsapp聯絡。爸爸和弟弟也會找我說說話,大概兩星期一次。問我過得怎樣,「還好啦」我說。「我很喜歡這裏很安靜」我說,然後弟弟很羨慕我可以這樣去旅行。媽媽常問我需不需要給我一點錢,說這樣工作豈不是廉價勞工。我沒有再多的解釋,敷衍附和作罷。妹妹說她找到了新工作,當個活動助理,工作很忙碌,常常聯絡這邊那邊,連假期都要回覆電話電郵,但她很喜歡,說自己在這方面很有熱誠和幹勁。「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就好了」我說。我卻未知自己想做些甚麼,每天黃昏都走到沙灘上,看著遠遠的海面,看著海鳥在海面上徘徊。偶爾帶上筆記本和筆,寫寫畫畫。想想自己要做些甚麼工作,大概不再當助教,也不想在教育行業工作。也許做大學主科相關的工作,也許讀些完全不相關卻有興趣的東西,會繼續寫東西。好好記住了這個有點煩惱卻帶著憧憬的海灘,然後太陽已經落在山的背面,天空的顏色開始昏沉,我就回到民宿煮晚餐。

幾個月後,回到家,家人會說很想念我,我會說不過是去旅行而已,又不是不再回來。我找了一份文職工作,每天處理很沉悶的文件,打電話聯絡公司需要我負責聯絡的人,每天如是,一個計劃的合作完結以後就比較清閒,老闆看著我們看電影電視劇也不會說些甚麼。閒來和同事說最近看的劇,聊假日將要做的事,偶爾被同事說我假日無事做很無聊,但我很喜歡沒有目的地過我的假期。偶爾會和同事們吃晚飯聽聽他們的煩惱或是非,我也會說說我煩惱要做怎樣的職業,聽聽他們的看法。

過了幾年以後,我依然會選擇現在的職業,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會慢慢地經歷一些失去和轉變,但一切都安好。


  • i582:2024-06-20 09:21
    我們走過軌跡看似隨機或混亂的,但這些路徑往往比我們想像得還要實際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