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水樹 的文章集






開始(點一下書的四個角落)
輪迴
2017-11-10

不能確定的思念
如遠望的山徑
蜿蜿蜒蜒而不知所終
或許是
曾經篤定堅硬的誓言
在此生彎彎的長河裡
我眼神游移的
搜尋著
從此世到彼世

從此世到彼世
未曾間斷的旅走
每每風和日麗的秋日午後
緣著
聽著
風輕輕搖擺的綠蔭
尋思著
似曾相識的儷影
日昇月落
逐漸清晰地憶起
羈絆著的
不是曾經的誓言
是妳的手
緊緊牽住的溫柔






諸神的戰區
2017-11-10

無從算起
哪兒是恩恩怨怨的起始處
突然無序地


炸起
念頭糾葛
纏繞
再緊緊紐結

犬牙交錯
據理
力爭
血液順著肌張力



噴流

霎時雷崩
再次又是盔甲刀刃強擊觸

目光抵近時


靜止

汗血涔涔
激奔
滾轉千堆雲


風雨驟停
珠光
晶瑩
滑過彎彎月色
柔柔地


墜落










渡船頭
2017-11-12

候許久了
那時
擺渡的人沒來





等太久了



一時豪情吧
搖著櫓

只是想著
暫代送往迎來罷
就春夏秋冬
罷了
沒想到的是






四季更替一輪又一輪

多年之后
此時
擺渡的人業定








是我了罷



江水流淙淙
坐江畔


想了又想
暑往寒來
秋芒候人又漫
將就
客至渡岸一人又一人


英雄本色
2017-11-16

溪野山色默
腥紅染二八騎
膽漠然
一江之隔
烏騅逝
刃光血腥侮曲樂
設色絹本

柱高經卷闊
潑灑一抹阡陌
煙裊裊
窗櫺之外
念即是
心手松煙映文字
墨色紙本




小港秋愁
2017-11-18

夜浪
摶著海沙
援起3543磔目網
淙盡前塵肉血
喚醒妻離子散兄弟屈辱的往事






捨了岸
就生風與海為伴

纜樁
博著晨風
卸下1314補獲量
忘卻昨夜醉意
憶失材米油鹽生活雜碎的糗事





點支煙
晃回聲塵的住所

西嶼燈塔
2017-11-21

那年春
獨自在西嶼
賞著浪華
等著妳的信息
默默地
拱北山切斷了海風的激盪

那年夏
踱步在山水
數著記憶
等著妳的信息
靜靜地
天人菊遮住了馬公的落日

那年秋
行軍過風櫃
望向漁火
透穿海的鹹味
緩緩地
雲端曳出了木麻黃的殘影

是冬吧
橙色的吧檯
敞開信紙
如浪濤般揉砌
重重地
門扉打落滿桌的咕咾牆石








問白雲
2017-12-01

那年夏
數過無數箱砲彈之後
望向遠方天邊的白雲
總想聽聽她輕柔溫亮的嗓音
在這南方蕞爾小島
國家家國
糾纏的十分緊緻

這年冬
化過無數張白帖之後
望向近處天際的白雲
總不經意回想軍號的起床聲
在那南方蕞爾小島
家國國家
糾纏的十分緊緻


珍珠耳墜
2017-12-01

望著記憶中的妳
默默彎彎的眼簾
總想





也只是想著罷了
妳香軟的耳垂
別上南海最圓潤
最晶瑩地
珍珠墬子

看著網頁中的妳
深邃的眼眸依舊
總想





也只是想著罷了
妳熟系的欄位
留下秋季最美麗
最碧洗地
一夜銀空




雲水路
2017-12-08

廣州樟木頭
那年午日
噪得煩厭
按住了眉頭紋
之後
浸過枯燥路塵煩亂
已經是尋心











燃臂

上海徐家匯
那年斯夜
冷得徹骨
灌足了長城紅
即使
瀝過繁花粉香胭脂
依舊是路長











樓險





倒地鈴
2017-12-12

秋天
悄然地
繫泊于
遙遠的敦化南路紅黃的欒樹梢
觀音亭的潮音
安靜了
是罷




冬季
巡過寂寥的順承門
只顆倒地鈴
孤伶拎地
越過偉案的墳丘
在街巷中
翻滾翻滾
到春潮
落在那濕潤的青菜仔邊
芽眼萌在妳的字裏
恰是白水木花綻放的時候吧

夏初
曠野的啾聲
圖上漫天野性的天人菊
我緊揪著妳的手
跨過蔚藍的海
直到橋老
浪頭白









佚情
2017-12-22

入伍前的那個夜晚
表白之後
慢慢地
掛上話筒
轉身
街燈


依舊亮
風吹樹影稍長了些



霎時覺得孤單

演習煙硝暫歇
貝殼星砂
細細地
順著指縫
滑落
潮浪



再撫平
耳畔盡情迴盪砲火
憶起畢旅情懷


















沉默諾言
2017-12-24

淡水河畔
蘆葦花
又見雪白
當呼吸道灌滿漿泥
月落晨星




許下著
既使沼澤
塞成了曠野
再也不會大風吹

觀音山下
井內水
如常清澈
霞光綻現虹彩之後
星空湛藍



允諾著
即使良田
浪濤再淹沒
再也不能大風吹


秘密
2017-12-24

在落石下面望著




白雲




十個
百個
數不盡地
千千萬萬的







塵沙劫數後
不明白的是


















天女的羽衣
何以依舊







輕盈

讀著千百年來的




經典
單次
十次
百次
發願立誓
生生世世的







塵沙護願後
不明白的是

















迦葉的笑意
佛陀依然







付梓





山春
2018-02-19

漫漫長路
彎了數個彎之后
見著了個小橋
恰見蒼翠山巒在頂
恰巧落腳寬處
山影
圓圓地襯著藍天白雲
日光
悠悠地轉著茶盤
是沉香裊裊
是瀑流淙淙
滿枝
緋寒櫻花雨
緩緩
褪晴空






金剛舞
2018-04-14

湛藍
沁入空色的舞動聲
等待許久
乍看是光與影的錯覺
眼波黑白流轉
不是自然色彩層次的顏
在錯意交會的瞬間
奚落人聲散落街市一如常










岸石印記
2018-06-26

撚上了戒印
痛楚如猛浪
拍打無知地岩岸
痕入承諾言語
縱使
萬劫業風撕皮歄骨
印記如新

乍蹦出情思
纏綿似蛛絲
糾結雜亂地緒念
浮沬塵空虛煙
如常
雲在青天水在瓶
豔陽高照



年華老去
2018-06-27

你會知道得
在不經意之間
極力否認
在童言童語之間
終於
中箭落馬
乍見晶亮的鏡像中地你
錯愕之初
跟著天邊的白雲暈轉
該嘆息嗎?
花萎了
你認為是自然
你不也是自然地自然嗎

你會尋找得
經過沉思之後
花咫香滯
在千帆過岸之間
剎時
及沁聞心
彩霞如虹光般的絮雲堆
一時如舊
港邊的海風向晚吹拂
無人知曉
日落後
你觀星如朝日
你依舊自然而然地自然






終點站
2018-06-30

行了許久
繞著既有的路線
醉於淡青
層巒疊蒼山
宿于情銘
平濤翠綠野
結於破染
天際蔽灰藍
一遍又一遍



錯過了該綴的筆階

探索很長
沿著習慣的境路
順著風響
鈴噹串文緒
字落情長
愁悵音律旖
終于靜處
客座無緣聲
一次再一次



忘卻了哪個是初衷




相思樹
2018-07-06

我驚訝

妳來的突然
蘊香淡淡地
漫出
滲滿空域

我靜默

妳守著諾言
粉珀悠悠地
蔓灑
舖滿山城




秋娘
2018-07-21

妳的心
是千古遺作
鑄在千絲萬縷中
騰在手書魔法簿籍裏
著盼又著盼
始於悄然
墨入寒風

妳的念
是亙古誓言
化作花白浪濤聲
升于田野暮薄霧色間
著燈又著燈
始於期待
結于永恆




七月燈火
2018-09-04

我在這兒瞧著
你來來回回的飄盪
彼此默默
無言無語
你輕輕地拂過透早的樟香
淡淡哀傷又朦朧地
想翳住我清冷的眼
簷下的風絹一如往常
慢慢地揚散



聽著聽著
風噹的戀戀聲
是你的吟唱
的思愁



七里香
2018-09-23

再次見著
是初秋冷涼的晨曦
因為濃郁香甜
因為漫透了曠野
滿滿地


是罷
我瞅見妳白皙小巧玲瓏的臉
細緻豐潤的唇角


輕輕靈動地
轉眺遠方



眼波剔透
映著藍藍的天白白的雲




相思樹影娑婆
我小心地



傍著妳的衣角

風呵
卻悄悄地
攬起妳的腰
倏地奔走
化落東岸的花浪

國殤
2018-09-23

數不盡的旌旗
翻動著風
隊形謹然行進
逐一鋪陳
兵器森然羅列
到位若織

哽默

氣旋儼然地


輕輕揚捲塵沙
古往今來
鞠躬盡瘁


死而後已



東北角
2018-11-02

搭上了車
順過數個舺彎
就是遼闊的海洋了

蜿蜒的小道
錯生的馬鞍藤
孤伶伶獨處的林投樹
是熟悉的路標

離鄉多世
情怯似初露
蒸散於鎮日的海濤聲
慢慢尋集上岸時拋落的印信
當是年少氣盛拋落的罷

是鄉音的魂牽夢縈嗎?
是野性的呼喚嗎?
緊握著碎浪蝕盡的鄉愁
巨浪倏地近身炸裂



怎著啦地戰雲束集了
老者揮臂




許是幻影

驚落滿手詫異地我
望著孤伶伶地靜靜地林投樹

秘密花園
2018-11-03

你倆私會許久
從夏初秋末

入冬之後
竊竊私語地
似濃情密意
興是不斷地跳躍著
一下在東
不會兒在西
在我賞花除草的清晨
恰在抬頭
惦著結實纍纍
沉甸甸碩大
逐漸轉黃的木瓜果實



突然地
知悉你倆的意思



公冶長也會這樣說吧




我們兩粒
其餘你的



我是這麼愣著的

你的旅途
2018-11-11


如詩與散文之沒有句點

旅行
就不再是環境的轉換
那晚吧
繁星滿綴卻不自然
是銀河空行者攫走了山邊的雲色嗎

站列台末端
叉著交錯的鐵軌
列車緩緩的
進站又離站
旅人們
上車又下車

望著交錯遠去的鐵軌
你是
默默地
日出日落
燈滅又燈啟


山鬼
2018-12-11

晨霧
凝住飄搖欲墬的楓紅
蒙蒙的露氣
彎繞三座山城
妳靜靜地
如舊時
倚於半掩的門扉後
眺望著
我來

夜色
映射若隱斑駁的白線
孤單的車燈
輪轉三座山城
妳柔柔地
撫著豹子
伸展著寂寞的長影
遙迢著
伴隨

大隱
2019-01-19

當雲色翳蔽月光
自然的簫聲
或許或許
暫時失序
是罷
我是一再驚懼
當我不念
驚懼也失了依存
我是這麼想著

依山傍水
著寒風冷雨的路徑
護衛如是我聞的征途
暑往還來
秋水長天歷歷在目
落霞與孤騖齊飛
蒼天

蒼天
拾得寒山隱
無出處

芙蓉香波
2019-01-20

未經意地
妳悄悄地綻放
如春訊捎來
卻亂了人農作業的時序
我捂著妳的唇
讓花語靜默
幽香依然
脈脈傳遞深情
在只山城偏末的角落
獨占著



悠揚靜謐的時光



聽濤
2019-02-27


從沒想過
為了這尋著的濤聲
跌落天際
撞入了車廂
牽動了起站嗚嗚的笛聲
連桿緩緩地擺動鐵輪
摩娑摩娑
刻畫山色海景的城市與鄉村
抿添紅黃藍的繡色
出窗內染窗外
一幕ㄧ幕
向前撒
向後拋




浪花嘩裂思絮
點綴綿亙凌空的山門
四天王怒睜著手眼
左腳下望著幽幽的山谷
右轉城市街燈依舊如絲光璀璨
風神拂順山脊東向的春梢



渺渺花瓣倏地飄散撒落
著燈如雨
是以忘卻日正當空時
列車廂隆隆



炙熱騰升的昏沉
迷迷濛濛


月光杯
2019-03-22

望了好多回
妳靜靜地
就躺在哪兒
像個孩子
古靈精怪的
任光影隨意剪輯
一回兒沉默
轉眼又變清亮

繞了好多回
你悄悄地
端詳了數面
敲著音律
無以言喻地
垂著眉低首沉吟
許一回兒迷濛
轉眼又沉默不語

像是久遠以前的印痕



那晚月色寧靜
捲了的刀刃撥弄著竄升狼煙
盛著滿滿鄉愁的妳
霎時
映著火光
疵裂灰黃的鎧甲
烙上斑爛褚色
謫了北國夜空的星辰






話別
2019-03-27

那晚
你突然話別
說要去某個地方
藏香氤氳入室

記得與你初相見時
手撫托著你出世留下的
油亮香氛的嘎巴拉
想了很多很多
你從雪域來到漢地
莫名觸動了我的悲欣
良久




空了
淺切了緣分吧?
淡淡的悶愁縈繞胸臆
也是良久良久

不得而捨的那天
倒想在今日
雪域的香氣仍燃
惦記著
你話別的那個深更半夜
似乎從未遠離的
是緣分



2019-04-13

望著長巷
一圈落著一圈
遙想著
曾經世世代代的生命
於此日日夜夜
傭庸碌碌地
圖個福祿壽喜

傍著路燈
暗黑總是明擺
極力思索著
是情份與諾言的糾纏
於將離境之前
塵歸塵土歸土的
彼此的牽掛
始得撥雲見日否

總有說不盡的故事
2019-04-19

當你學會了點故事
總是從自手開始
是吧
然後



揭開一幕又一幕
是料想不到的情節
從結局倒敘



導演是




或不盡然地


你也只是旁觀者之一罷
在一線香撚燃至灰燼餘處
生離死別的淚痕
仍黏掛在
著記憶中不知名的某世某處

你或許仍惦記著
開啟今世記憶以來之後



這是你讀故事的緣由

是馬雅文明遺留下的嗎
不是
只是我一時之詞


曾經
2019-04-19

在大山村落的某處嗎?
將就是罷

那日午后
妳我並肩而行
路旁是舊日的塘埤
一陣拂過的風信
湖水綠輕輕地皺了悠悠的藍天白雲
紅暈了香山長長的楓林



在妳問我的當下
在過去這麼多年之後

那年金黃金黃地
純純悠悠地浪花
一濤一濤
緩緩起伏
稻香
一波又一波






午后
2019-04-26

春末夏初呵
兀自坐在山巔樹下
微風徐徐吹拂
目迎著前塵往事如煙
再緩緩雲過
隨四時變換舜移





要平復的是什麼呢
窗櫺下的鈴鐺輕輕晃盪晃盪



叉起沙場征戰死生的霸氣
是吧
廟堂只許睿智
!?
過去了
都雲散煙消了
你還在躑躅什麼著呢?

指觸經年耆老的樹皮
眼緣著藍天白雲
踮著明明的鎖
有緣者留
無緣自會走

念念
2019-05-03

望著故鄉來著花朵
倒開的蓮花
白色小巧馨香
淡淡地
卻想起遙遠的他鄉
遠去的親人
歲月悠悠



情思感觸
是鴻毛輕輕
飄落

望著小小的絨羽
是那夜離別時
鎮夜嚎啕的泣痕吧



離鄉背井的鄉愁
會因為多年忙碌的煙塵
砌壓入城市的柏油路面嗎?
馨香總不時漫開
沁了心
拓印了影
思念輕輕的
烙著



隨想
2019-05-03

躍下戰馬
脫下了頭盔
棄下隨身的神兵利器
在那時
在群星佈滿天空的夜晚
溪水停止流動的剎那

隨緣生活的白衣歲月
在唾口謾罵沫面的日子
在此時
埋了駁斥的犀利言辭
衣衫如如常
踽踽獨行

不可說
2019-05-14

點燃起來自雪域的松柏
氤氳嬝嬝香氣漫漫
翻閱流布的筆記
卻想起你不曾提起的孤單
似欲定格蓮花
忽遇微風輕輕搖曳
切碎打亂人世一貫思維的順境
只句不可思議
就得順著風
忘所執
隨境

或許
你也曾慈悲地想著
如何延續這樣的思維
我讀著讀者
卻蘊了不捨的心情與淚滴
在你不可思議願力下
我翻閱著
課後的筆記
不落文字
或是
你不為人知的
顛沛流離的影子

深山禪寺
2019-05-24

許是剛好
相信更多是緣分吧
山逕帶著路
越過了狹窄的瓶口
略去簡單記載的碑文
默隱於樹蔭的路
分岔再分岔
風徐徐
再引領尋幽的我
踏入未曾知的
你的過去
乍見山頂的半月池
剎了步
才知是往生殿呵
微風停佇半响
許是水靜山影乍清
許是



午後突來的暖陽
許是剛好
相信更多是緣分吧





安靜的聲音
2019-05-24

突然憶起一段過往

空蕩的校園
一期團康的活動
一次偶然的搭配
一時悠然的場景
是蟬聲使然


夏初的感動吧
妳天然地揭開琴蓋
信手彈了一曲又一曲
那年
我即將離校的一年
立體教室匿大的窗戶
琴聲甚是優美
指法緊緊扣住我對未知的恐懼
我安靜地聽著



忘記問了妳的名字
忘了妳彈的曲目
憶起
是陽光寧靜地耀著窗外

琴音仍就

清晨的記憶
2019-06-06

夏的海潮依然波滔洶湧
巨大的玄武岩壁仍舊綺麗
老街的陽光


在粉光中燦爛
時間刻入絲瓜痕裏
清晨到夜暗
妳的影像似浪滔


從未停止
我的步履
烙印在等待的青石階
吸著夏的潮悶
呼著冬的乾冷
縈繞著木麻黃慣例的晨早
記憶
停在我祝福你的聲音
隔著線路
叉開了廣闊的洋流
拂過的清晨海風
再也沒來過






神木
2019-06-08

修練了千百年
你著實愛戀深山的寧靜呵
卻於此世須臾間
鬱鬱森林


切出崎嶇的路
傍著
人來人往的熱絡
無奈地


你撇散了一地的孤單
一葉一頁



矗立向天的碩大卻單薄
我抬頭望著
是知悉


或僅是臆測
行於文字
就不落款了唄

寂寞心事
2019-06-11

細細剪下每個從前
於此深夜
想框住曾經
又想念著遙遠



憂傷又無助
車票來得


突然
是突然了些

柔柔的琴音
滑溜驟出雲端的月光
暈黃的桌燈
我在讀



因為


所以的諸多故事
岔入兀立的玉蘭樹

花很多

甚香



眼神彎彎
側著身影
雨水滴滴答答地響



闔上未讀的章節
輕輕梳起即將垂首的青禾












孤島
2019-06-21

在華麗燈彩演過夜色的都市
衣著繽紛妝點著街口
夏日的溽熱乍收
塵埃飛揚
喚起你沉默已久的寂寞
你的欲
小心翼翼地如蜘蛛吐絲
綿稠交錯



隨風呼蕭而飄盪著

山風冷涼
靜了蜿蜒的路
不時憶起街頭的囈語
想了又想



我顯得多餘


無所助益
望望天邊
月色曳瘦了沿途的燈影




念珠
2019-06-22

一場緣分吧
望到了一個期許
色拉寺
是多年前墜落之際
我默然了
讓銀河星辰看顧這期許
如常奔波著
依舊孤單

這些年來
寒暑輪轉
內看人聲鼎沸爭論不休
外受風吹日曬雨淋
你默然了
玉潤柔和而溫暖
相知相守著
仍舊孤單






情深往事
2019-07-03

調香
柔粉
滾枝
扇型曝曬



說實在
早已忘了製香的事
卻牢牢記住外婆的面容
這些年


過去了
刻骨銘心的知道
生命是無常的
在離鄉背井多年後
縱使


已經知道
回鄉也只是撫摸著碑石

縱使


已經知道
生命的形式總是在轉換
海水總是波滔溢岸
每每獨處時
樂曲觸景
忍不住
尋著香氣
似有



若無




燈塔
2019-07-12

無垠的空間
遺世獨立的你
不再隨著星光而殞逝
不說風和日麗的綺景
不談巨滔浪動蝕岸的驚險
我聽著
南風娓娓說著說著
前方雲彩悠悠
崖下路途蜿蜒
垂垂老矣的你
不再隨著四季而迷惑
不說煙硝叱吒的悲歌
不談歷史巨輪動魄的滾動
南風娓娓說著說著
我望著望著
遙遠的海平線
清晰
又模糊





戀戀紅塵
2019-07-12

在妳轉身之後
在華燈初上的長街燈色下
我試著將燈色分界
一如我不斷試著將日夜切開

自妳走後
城市與森林中飄盪
沒有軌道的聲音
日夜思索妳要的承諾
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盲點
像是征戰在即
軍令急迫
捨不得這片刻的
你的溫柔
卻無法割捨我所能給予的

似乎已經跟無盡的遙遠糊成一片
是吧!?
遙遠的古城
沉睡著妳的回憶
霓虹光燈彩下
妳瀟灑轉身

在桌燈下
我思索憶想的虛影與真實的感受
夜深人靜時
卻聽見遠處林梟低鳴的回應



2019-07-18

目送著你
印象中是應該搖搖手



現在只剩個名字


應該是
你最不願意的

黯然一些時間
默默念著牌子時
開始思念祂們的家眷
痛心疾首
莫過於死別

窗外的雲貼在藍天
是迎生或是送舊?
突然生成的風雨天
像是突然開啟的車次
鑼鼓接風之後
旋入天際

現在只剩個名字


應該是
你最不願意的


2019-07-20

在森林中漫步
逐漸得
忘卻了時間的桎梏
似乎所有追尋的憂擾
遂滑落絨絨青苔下

在沙灘上搜尋
逐漸得
忘卻了殘酷的日炙
似乎所有不安的焦躁
撂落於陣陣波濤中

在城市中奔波
逐漸得
放棄了名利的追逐
敆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囚迄無所棄的虛空

在虛空中活著
逐漸得
因無所得而隨順
四行二入如影隨形
無能乞亦無所得




懸念
2019-07-26

無法理解的
總是困惑
所以
妳把自己鎖在無助的孤島上
順著時間漂流
冷與孤寂的暗灰
是妳的色彩
嘎砸無盡牽絆的心願
想念妳的
總不知所以
緣是
情分未盡



妳無聲的啜泣著
不盡的淚水
匯入濤聲



綢繆
如海


天際遠無所止
綿綿無盡



生死簿
2019-07-26

暗暗地
妳沾著硃砂
翻閱
是舊時的是是非非
冷冷地妳
照著丁點燭火
一勾二畫
假裝
生命只是一連串的文數字
是吧



我想牽住妳手


止住二世的悲傷
剎時握住



沁香的野薑花
妳清亮的眸光
映著飄逸的燭火
握住妳手的我的心
硃砂筆
仍然
繼續勾勒





思路
2019-08-01

看著你
佇立於面前的牆
良久
似沉思
又是迷惑
或是思緒澎湃
揮汗如雨
或是頹然低首
垂頭喪氣
你不問
我就漠然了
順途
一向是彎彎曲曲
只是你從來不願隨圓
就罷了





敦煌 蓮花
2019-08-07

要怎麼形容
你離開此世時


我的感情
總使人世已歷經兩千五百年
或更長
既使千多蓮花
已相繼展開
不一相不異相
都是如此地
悄悄靜靜
背著光與影
晶瑩剔透又朦朧淡雅
風神淘氣地搖晃著
夏末孱弱的孤單
山影輕輕柔柔拂過去
於山海靜處的懷抱
撫育
悄悄靜靜
都是如此
不一相不異相
相繼凋零
既使千多蓮花
人世輪轉超過兩千五百年
或更久
你離開此世時我的感情
要跟誰訴說

秋山
2019-08-28

邊陲小島
無情風雨的日與夜
隔日晨的清新與雜亂



山居歲月以來
從來如此
望著草花香柏
就這樣度了過夜夜臨窗的呼嘯哀怨
犀利的風雨路途呵
每晨日
推開了窗框
就是遇見
迎風招搖的花朵
立秋以後
在山徑上倚立
是來年的麝香百合種子
轉望天
似乎已見著
三年後秀色併聞香
就自然而然罷
任山風輕輕觸著鈴鐺
搖搖擺擺

砌一壺茶
香漫


灑滿落室
懷滿山





子夜秋歌
2019-08-28

沒有為啥
我已經就這問題
思考了許久
面對彩色千萬的疑惑
感受灰階的諸多難分難捨
我數著
枯葉殘葉
就著這些年的四季寒暑
無可計數的飄落著

看著想著算著
想灑脫地揮揮衣袖
無牽絆也會頓時依依不捨
生離死別
真的是很艱難
我跟妳都一樣
凡夫俗子

我漠然地
循著晦暗的街道
依著螢火
一站又一站
接來送往
閱著熟悉又陌生的街道
有時遲疑半响
多是感嘆

夜半三時




秋.禪
2019-09-08

想說些什麼
沒了相
情愫就少了
話也就斷斷續續地

妳默默地盼看著雲與綠景
輕輕的山風吹拂
我知道
妳仍在追尋
自己不知道的過去
現在與未來
風裡無所愛戀
就靜漠然了

望著遠處山巔的白雲堆疊
獨自在路旁汲著清涼
無所事事的秋景
省卻多少世俗繁瑣啊
名利塵埃裏
大地早已埋藏好了
莫問蒼天
少却諸多傷感情事












山馬茶花
2019-09-20

每日
妳靜靜地
遞上一抹清香
在清晨與黃昏
無論晴日或雨天
我每次瞅著妳
妳總溫柔地頷首微笑
潔白如玉的豐潤
明眸皓齒
妳墨綠的行裝
卻容易讓人宛然

雨夜
麤戰無路之際
背後我的妳淡淡清香
我瞅著妳
妳依然溫柔地頷首微笑
潔白如玉的豐潤
明眸皓齒
撥散靄靄停雲
濛濛時雨
妳墨綠的行裝
馱著我頓隱入層層峰巒






城鄉隨手
2019-09-20

歸途
難掩心情
我望著山椎尾脈脈隱入深處
妳低哼著家鄉的節拍
每次要南歸
總是心傷情觸
說不出口卻是同樣的氛圍吧
山嵐都是無言的
離此歸彼

離彼歸此
山嵐都是無言的
說不出口卻是同樣的氛圍吧
總是心傷觸情
每次要北歸
山椎尾慢慢彎入蘭陽平原
白雲止步在塵囂入口
停在山巔
征途




另一種鄉愁
2019-10-09

獨自行走這些年
也會有想念家鄉的時候
這時候
早已習慣抬頭看遠方白雲
或忘情地
望著交錯遠去的鐵軌

讀經典


誦音律
前塵影事
如白雲飄過眼簾
些許是著離鄉背井地心情
或許是吧
若能歸鄉
我會平靜的撫著親人的碑石
不許哭
或許會吧

若能歸鄉
我願意坐在
曾經
屍積如山的校門口
請山神風神海神樂神
送走記憶中的血腥味
如果有緣分
如此吧




貓語
2019-10-17

自由後
在城市裡漂泊
在人群裡隱匿
似不經意又沉沉地
觀看著
芸香繽紛的男男女女
在熙熙攘攘的街道
或香氣
或眼神
舉手投足
洩漏著渴望
獵與被獵
有些期待也有許擔憂吧



晨鐘暮鼓
2019-12-06

人間
不可說
琉璃光轉
免冑一時爾
菩提樹子滾落
色聲香味觸法相
千念落入一心之內
層層相疊若圍山之海
眼向遠地清淨無染古剎
閃閃相續若碧洗晴空\
一念若入一心之內
眼耳鼻舌身觸意
思緒穿雲過空
萬億劫星語
千劫盡處
子乃歸
凡間

山.寂靜
2020-06-19

轉繞許久
終於找到出口
潺潺溪水

乍的豐沛轟隆
似埋藏許久的種子
蹦出春天的芽
啞然的風神
輕輕搖曳樹梢
是有意或隨興地





翩翩於此時
斗散的花蕾飛舞


紛紛
漫車滿轍





才睨向掌中飄著花瓣
又滾躍入沉墬的橋鍊下

瀰漫的清香
是妳沉睡千年後
甦醒的體香

霎時
瀰天的霧滴聚攏
蒙住了竹林
沁出叢叢
寂靜




一盞燈
2020-07-26

很久很久的傳說
入山處
有一盞燈
總是懸亮著



讓逃開了塵間桎梏的我



或戀戀著於山嵐霧氣的美景
或迷惑奢侈的謐靜
直到

夜暗山深
直到

螢火與星光爭輝
直到

鴟鴞林間迴響
直到

想家
想起妳
迴路歸途







獨自旅行
2020-09-14

望向遠方
層層疊疊的山鑾
幽渺杳無人跡的森林
思卻遙不可及的深處
獨自沿著山路林影


心驛動著
瞬時的感動








懸念在彎轉的山溪流泉處
路途持續蜿蜒著




落葉紛飛翻落時
似沾墨下筆之後
字在騰寫



心卻空無



餘光
謄過春秋烙印千輪的巨樹
謄過萬世生成絢麗海崖懸壁
直到人聲凝結

顛頂眺望

山巒綿綿無盡
情感霎時也如絲奔飛


雲龍突然翻騰群飛舞
奔向山系聚攏升騰
瞬時的撼動

似已攫於幽渺杳無人跡的深處
無所釋初





感傷
2020-09-18

想從頭述說呢
此世的恩恩怨怨
是禪饒層層深覆
似無解的球團
已超過時間所能記述的起始點吧





順岸石切開躁動的波濤
循著意念


繫所緣
初見一段緣起
旋攫入另一段緣起
纏繞糾結成滔白
復始又復始

花浪崩炸的季秋
海風撥亂馬鞍藤的葉
起起伏伏
孤單
2020-09-20

很久遠的故事了
是遙遠地不可說的
海的彼岸





風微微吹弗衣角
你隨著我沿著長長的路
一路走著
你走著緩緩
總愛凝望路邊盤根錯節的巨樹
或在回憶
又似在點頭呼應



我想問什麼
卻沒有言語相對應
許是你情感隱藏的自然
許是我太年少
說與不說總是當然
若千年後不可說的
海的此岸
因願力與諸多力士護持著的隻言片語
我明白了




順著街燈
樹影婆娑交錯
巨根盤錯隆拳路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