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澤旭
    芽衣變成雷電律者原因    2019-08-04   趣味

Bronya:「渴望寶石曾經在溫蒂的腳上得以穩定,而我的重裝小兔19C是量子產物,它成功接收渴望寶石的力量,愛因斯坦,
難道溫蒂的腳上有做過什麼量子實驗嗎?」
Eins:「經過之前抓走溫蒂和芽衣的時候,發現了溫蒂的腳上有關於量子糾纏的實驗,她身上的渴望寶石是真的,不過天命那裡
也有渴望寶石的『信息』,我覺得他們的實驗如果成功,雖然實力絕對不會高於Bronya,但肯定會對我們造成威脅。」
Mei:「量子糾纏?那是什麼?我身上為什麼會有征服寶石?當時的我到底是什麼情況?」
芽衣姐姐一直以來都保持大姐姐堅強的樣子,其實她心中的害怕、無助沒有人注意到,明明我就在她的身邊。
Eins:「恩.....簡單來說量子糾纏能夠本體上取得粒子情報時,創造出一個一模一樣的『信息』,那你身上為何會有征服寶石,很抱歉,我不能說。」
Tesla:「現在沒有時間給我們拖了,我們必須先找到Kiana,有什麼問題之後再說。」
Eins:「抱歉,等到我們找到Kiana,我們再好好討論。」
(mihoyo 你們寫好了Kiana和Himeko在天穹市的劇本了對吧! 我希望讓Mei變成律者的劇情線前有一、兩個間章,關於Mei的征服寶石實驗)

1.征服寶石和渴望寶石是第二律者核心的碎片,渴望寶石在量子之海穩定,透過Seele的力量讓Bronya領悟並穩定操控理之律者的能力
2.征服寶石在Mei的體內穩定,關於逆熵的實驗,雷電龍馬是知道的,也可能就是他主導的,但他是個愛女兒的爸爸
3.如果成功與Kiana和Himeko會合,那就用間章描述雷電芽衣的實驗,用小芽衣為視角描寫 ((希望能看到小芽衣.....
4.關於實驗的重點 Mei失憶 前文明Mei博士 前文明實驗室 齊格飛 雷電龍馬 瓦爾特.楊 愛因斯坦
5.根據遊戲第九章 天命拿到前文明的空白之鍵,為Himeko的第四世代弒神裝甲,但是是逆熵先找到前文明的實驗室,
他們研究差不多十年多,天命才發現,搜刮走整個前文明實驗室。
6.四塊分裂的律者核心具有虛數空間的「記憶」,但沒有實質力量。

(間章一 最遙遠的距離)
我沒能和Kiana和德麗莎一起逃走,我帶著K423這擁有我女兒容貌的複製人逃出來,每天夢裡都是女兒的對我的哭喊聲,
K423她想分擔我的辛苦去打崩壞獸,結果差點被崩壞獸殺死,我救了她,聽她最純粹的話語,老實說我感動了,我給了她和我女兒一樣的名字。
我欠了兩次瓦爾特的人情,我打算去幫助他,瞞著K42.......Kiana去幫助逆熵,我拋棄了Kiana,過著躲藏的日子。
我的身上有著崩壞獸基因,,這是天命不知道的,只要遮住臉,把融合戰士有的崩壞獸力量稍微活化,就可以騙過天命在除了逆熵土地沒有的偵測卡斯蘭娜血統空中機器。
天命並沒有對前文明的道具,我隻身前往ME社,故意被外面的機器守衛抓住。
「你是誰?為何出現在這裡?不知道ME社的規矩嗎?」
馬上就有人類守衛出來質問我。
「呵呵~請跟你們的盟主說,有一個人要來還人情了,他肯定會出現的。」
「別說蠢話,盟主大人才不會見你這種........齊格飛.卡斯蘭娜?」
我摘下我頭頂上的鴨舌帽,準備說明我是什麼人,結果他知道我是誰。
「對,我是齊格飛,我需要見瓦爾特,我不希望貴公司的各種機甲會受到嚴重損害。」
「..........我知道了,我請有權限的人這樣做。」
守衛拿起類似無線電的東西講話,我看到上面顯示的人是.........愛因斯坦。
「這樣真的好嗎?對方可是天命的卡斯蘭娜家族耶!痾.........好吧!」
「所以我可以進去了嗎?」
『齊格飛先生,我先處理一下那些特斯拉博士做的機械警衛,等我一下........好了,進來吧!』
抓住我的機器守衛鬆開我的手,把我判定成內部人員,眼睛部分顯示Clear 。
就算我無法擁抱所愛之人,但我還是得救她出來。
----------------------------------------------------------------------------------------------------------------------------------------------------------------------------------------------------------------
「齊格飛,自從第二次崩壞之後,就沒再見過了吧!」
「瓦爾特,我是想請求你救救我的女兒,很抱歉我又要欠你人情。」
「之前的還沒還就想要再請求別人?也太傲慢了吧?」
「抱歉,但是這是我這一生的請求。」
「我能對抗天命的手段不多,我希望你能幫助我們,目前沒辦法救你的女兒,就算你很著急,也沒辦法。」
「我來這裡是還人情和再次請求,要是有我能做的,請讓我有這個機會。」
「我們需要準備,要有更多力量,我們需要你的力量,還需要你更了解你自己。」
「更了解我自己?」
「前文明實驗室、融合戰士,也就是卡斯蘭娜血統的開始,我們需要更多的了解。」
「什.....什麼?前文明......卡斯蘭娜........那怎麼可能.........」
「適應力高點,你太驚訝了。」
「哈..........呼............雖然現在這麼說有點晚了,你是不是太信任我了?明明我是天命的人....」
「沒事,你說要還人情,那就是還人情,再多一點的猜想,會顯得自己很蠢。」
「哈哈哈哈!謝謝你這麼信任我,抱歉,問你怪問題。」
「去見見雷電龍馬吧!他是研究前文明實驗室的主要人員,去了解自己。」
----------------------------------------------------------------------------------------------------------------------------------------------------------------------------------------------------------------
「齊格飛先生,初次見面,我是雷電龍馬,我已經透過愛因了解事情原委了,我希望你能幫助我。」
「好,請說。」
「我的女兒從三個月前就倒下躺在病床上,嘴裡一直嘟噥著一些話,我們懷疑是前文明實驗室的Mei博士操控她。」
「那她在病床上說著些什麼?」
「她重複講著:『Kevin,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這個世界。』『小妹妹,我希望你能保護妳身邊珍視之人,妳是我唯一能連結的人,我只能把我的想法傳達給妳。』這樣的話。」
Kevin....?卡斯蘭娜的祖先?
「請問什麼時候逆熵找到前文明實驗室的呢?」
「大約是第二次崩壞前一年,1999年的時候,還有那個Mei博士和我的女兒名字一樣。」
「現在是2009年.....蛤?等等,名字一樣?巧合?怎麼想都是巧合吧......」
「不,前文明實驗室的培養艙,明確寫到:『我的轉世,Mei,你可能現在只是個普通的小女孩,但是你的命運注定不平凡,接受毀滅的力量,去保護你所愛之人。』」
「那你們是怎麼發現前文明實驗室的呢?該不會跟令嬡有關係?」
「這個我們也有想過,但我們只是經由同伴接收到某個地點很可疑,開挖才發現的,我想這不跟我女兒有關。」
「帶我去前文明實驗室,解開令嬡昏迷的秘密,還有搞清楚Mei博士到底在搞什麼鬼。」
----------------------------------------------------------------------------------------------------------------------------------------------------------------------------------------------------------------
「這就是前文明實驗室.....」
「那些在培養艙的少女都是聖痕,不過也要遺傳因子顯現才會成為聖痕就是了。」
「龍馬先生,Kevin會在這裡嗎?」
「他是不可能會在這裡的,根據Kevin的日記,他帶著卡斯蘭娜的後代接續了文明,有了神州這個地方,驚人的是天命的符華也是前文明的融合戰士。」
「恩.....雖然沒什麼見過面....但這還是一件很令人震驚的事情....好!那關於空白之鍵有什麼觀察的嗎?」
「它可以裝下各種律者核心,展現出律者的能力,基本上我們沒辦法再研究下去,因為我們需要卡斯蘭娜的血才能繼續讓Mei博士之後的研究或情報顯現出來。」
愛因斯坦博士忽然插話,並指向實驗室最深處的工作室,有一個紋路十分奇怪的青銅桌子,跟充滿科技感的實驗室格格不入。
「嗯?例如我?難道你們的目的本來就是讓我來這裡?」
「Biogo~但我們總不可能去天命那裡請求,會暴露前文明實驗室,太危險。」
「那你們讓我輕易地看到就不危險嗎?」
「齊格飛說要還人情,那就是還人情,要是再多一點猜想,會顯得自己很蠢,我知道你的目的,把自己的女兒救出來,才想投靠我們。」
「是......這樣沒錯啦........那事不宜遲,痾......有沒有刀......有沒有刀........」
「有,請用。」
愛因斯坦博士拿出隨身攜帶的小刀,並遞給我,我馬上拿來割破手指,一滴血滴在桌子上,而在一瞬間,血填滿了紋路,桌子分裂成兩半,出現一個地下室。
「這個......是什麼?」
------------------------------------------------------------------------------------------------------------------------------------------------------------------------------------------------------------------------------------
『我的轉世,妳與卡斯蘭娜家族有著某種聯繫,不管形式是什麼,妳的人生可能平凡,可能驚濤駭浪,但是你人生真正「清醒」的時候,就是你該保護你所愛之人的時候。』
Mei博士的立體影像在地下室播放著,我們靜靜聽她說完那一句話,她就不動了。
「保護龍馬?清醒的時候保護龍馬?」愛因斯坦博士用手指托住臉思考。
「這樣馬上先入為主認為是我,感覺還是有點害羞.....」
「不,你們兩個的親情是我們逆熵有目共睹的,這只是最有可能性的判斷而已。」
「我想,如果把Mei帶來這裡,會不會就能解開各種謎團?包括她自身的昏迷。」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有這種感覺,我覺得我的卡斯蘭娜的血液在沸騰,彷彿在呼喚我的靈魂。
我向前伸出手,結果Mei博士的立體影像也對我伸出手。
『卡斯蘭娜的後代,你找到了我,希望你還是為了崩壞戰鬥,為了守護你所愛之人,我希望你能對我的轉世傳話:「別迷失了自我,崩壞正在侵蝕,我無能為力。」』
她說完,然後就消失了,我意識到了什麼,立刻慌張地大喊道:
「快回去ME社!!你的女兒近三個月沒有醒來,可能已經被崩壞侵蝕殆盡,最糟糕的是可能已經成為律者,開始破壞這個世界。」
我們馬上趕回ME社,看到的是瓦爾特跟Mei在ME社外面的戰鬥,瓦爾特佔上風,我們抵達的時候,Mei已經沒有力量倒在地上了。
「Mei!!你真的變成律者了嗎?這不是真的.....」
「征服寶石沒有被拿走,她體內沒有雷電的力量,但是我的攻擊他大多都能防禦。」
「爸爸.....換我來保護你了.....要再......一起吃章魚燒喔.....」
此時的我抑制不住衝動,上前對倒在地上的Mei說:
「妳最愛的是你爸爸,你爸爸最愛的也是你,你想保護你爸爸,但是你正在和某樣東西對抗,讓你爸爸擔心了。」
我拍了一下龍馬的肩膀,他似乎懂我的意思了,於是我退個幾步。
「愛因,去裡面整頓好大家,大家還在害怕她是不是律者。」
「好,瓦爾特,我會想辦法的。」
愛因斯坦博士往公司裡面跑,我則待在原地。
「別迷失了自我,你還有爸爸在,我永遠會在妳身邊。」
「爸爸.......我看到了,有一個跟我長得很像的姐姐說不能迷失自我,必須要守護自己愛的人,
我只覺得我必須保護你,但是我現在覺得好暈、感覺身體快被撕碎了.......」
「快!把她帶進手術室!!!!」
------------------------------------------------------------------------------------------------------------------------------------------------------------------------------------------------------------------------------------
「身體幾乎都被崩壞能汙染,出發去前文明實驗室之前都還沒有任何異狀,是我們去了之後開始的,但我女兒身上沒有律者核心。」
龍馬走出大型手術事說出檢查結果,帶著各種複雜的情緒。
「首先該懷疑的點,果然就是那個前文明Mei博士,現在只是一個立體影像,應該是干涉不到現在的人。」
愛因斯坦博士先提出她自己的想法。
「但是崩壞能確實侵蝕著我的女兒,我們只能一步一步整理我們整理出的情報。」
龍馬的眼神顯得格外銳利,這時候大概是他最認真的時候吧!那我呢?塞西莉亞....Kiana......我真的沒有愧對自己的心嗎?
「根據我們研究前文明的各種資料,有關於Mei博士的資料,她曾把第十二律者,侵蝕之律者,一個具有自我意識的超級病毒封印到一個黑盒子,那個黑盒子被
500年前的天命拿走,後來經過一些意外,被八重櫻這個人打開來,變成復仇工具,但之後借助女武神的力量找回自我意識,第十二神之鍵:地藏御魂製作出來了,
而面對第十律者,俗稱千人律者,Mei研發的無編號神之鍵:空白之鍵,裝了雷之律者、風之律者、炎之律者的核心,消滅掉上千人具有小部分律者能力的人,而在第十四律者面前,
前文明月光王座解除限制200%運轉,也只讓第十四律者:終焉的律者30%的崩壞能消散,人類就此滅亡,才有那個前文明實驗室。」
愛因斯坦博士說完一長串話,我有一個疑問。
「那麼所謂的終焉的律者現在在哪裡?她並沒有死掉吧?」
「確實,文明在前文明五萬年後出現,照理來說她應該會繼續消滅人類才對.....崩壞是沒有壽命概念的....」
「有什麼理由......」
「有什麼理由那不是重點,既然她沒死,又沒有出現,那她肯定用什麼方式干涉這個世界,不要讓思考停下來,拜託大家了.....」
龍馬現在正處於極限狀態,要是我的女兒這樣.....我也會不顧一切,只求女兒能趕快好起來。
「我有一個想法,終焉的律者用某種方式對你女兒產生連結,把自己已經殘缺無幾的崩壞能傳給她,但那對身為人類的她已經是難以承受的了。」
愛因斯坦博士說出大膽的假設。
「也是....終焉的律者沒辦法出現,可能是她的力量因為某種原因不再能干涉這個世界,盯上的是.....轉世的Mei?前文明Mei博士大概做了什麼,
導致終焉的律者想復仇。」
「如果是這個假說成立的話,那前文明Mei博士這時候告訴她不能迷失自我,也就說得通.......了?不對,前文明Mei是怎麼知道終焉的律者,更哪有意識
去干涉現在的Mei?」
「愛因,我覺得我女兒的咕噥是終焉的律者傳達的話,而前文明實驗室的立體影像才是真的,『別迷失了自我,崩壞正在侵蝕,我無能為力。』我們可以得出
前文明Mei博士在生前被終焉的律者下過詛咒,然後在文明滅絕的時候自身的力量也就消散了,只是意識還在。」
龍馬他的邏輯能力到底哪來的........我還沒完全了解愛因斯坦博士在說什麼,他就能有自己的一套的解釋.....
「喔!這樣的話一切都說得通了,我們必須把征服寶石裝在Mei身上,快去拿征服寶石,也把特斯拉博士叫來,是一級緊急事態。」
---------------------------------------------------------------------------------------------------------------------------------------------------------------------------------------------------------------------------------
「愛因,我拿來了,也帶來了特斯拉博士。」
在一瞬間,瓦爾特突然不見又突然出現,右手拿著征服寶石,左手拎著一臉生氣樣的特斯拉博士。
「吼!不要打擾我的實驗啦!不要隨隨便便就把我抓過來啦!!!!!!!!」
瓦爾特把特斯拉博士放下來,她對瓦爾特跟愛因斯坦博士發火。
「你不來的話逆熵會全毀,連實驗都做不成,沒時間解釋了,我希望妳幫她裝上征服寶石。」
「嗚!好啦......看來又是什麼荒謬的事情了,之後得好好跟我說明清楚。」
「一定會的,抱歉。」
「哼!雞窩頭也懂得道歉呢~」
特斯拉博士把征服寶石一把抓過去,走進大型手術室,開始了速度極快的操作手法,感覺各種工具都必須在某個時間點做好某件事情,慢一秒快一秒都不行。
「所以呢?到底發生了什麼鬼事情?」
「謝謝妳,特斯拉,救了我的女兒.....」
特斯拉博士一出來,龍馬就癱軟的跪在地上向她感謝。
「沒事啦!我就只是隨手進行作業而已。」
「即使妳不在意,但對我來說就是竭盡一生都感謝不完妳這種感覺。」
「唉!你要是真的想感謝我,那就好好讓我了解事情原委,去旁邊!」
「「「.....................」」」我跟瓦爾特還有龍馬無言了.....
愛因斯坦博士則開始說明。
「恩.....簡單來說,終焉的律者盯上了現在的Mei,在她身上留下自己殘存不多的崩壞能,但對人類的她已經承受不了,搞不好那股崩壞能會隨時間累積越多,
今天剛好出現關於防禦的能力,之後可能會出現更嚴重的能力,例如第十二律者那致命性的病毒,或者....」
「痾.....這雖然是有可能的,但要是在那之前Mei的身體會先毀壞吧?」
「如果你是充滿力量的終焉的律者,想對一個人復仇,會想做什麼?」
「.......毀了他的世界,讓他感到絕望。」
「要是終焉的律者藉由Mei的身體復活,她絕對會讓這世界上所有文明滅絕。」
「所以先讓一個律者核心掌控崩壞能,把力量不多的崩壞能轉換成雷電的能力,就可以把終焉的律者她的力量弄消失,我的理解沒錯吧?」
「呵呵!不愧是特斯拉博士,全部正確。」
後來Mei醒來,忘記了這三個月發生的所有事情,記憶停留在三個月前和爸爸一起吃晚餐的時候。
雷電龍馬被逆熵內部汙衊被抓去監獄關,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一篇其他筆友的文章 2019-11-08 果然我的崩壞無限幻想搞錯了什麼2019-10-08 別否定我們2019-09-01 假定杏.瑪爾為遊戲第九章愛因斯坦在休伯利安說話的人2019-08-25 第零額定功率模式(天空之城)2019-08-23 旭的奇怪人生Story13 總之.....先喵一聲吧!2019-08-22 根據第十章與第十一章的描述,再構思芽衣律者化2019-08-20 我的網路小說沒有進步的原因2019-08-19 回顧第八章、第九章、兩個間章,再整理雷電芽衣律者化2019-08-17 以幽蘭戴爾視覺小說、漫畫為借鑒構想雷電芽衣律者化2019-08-09 聖芙蕾雅學園的特別日子2019-08-07 初步構想 雷電芽衣律者化2019-08-04 旭的奇怪人生(1) CH12 吳澤旭太可怕....2019-08-04 芽衣變成雷電律者原因2019-08-02 旭的奇怪人生Story11 家裡最好,不會遇到男高中生2019-07-30 旭的奇怪人生Story10 那個人的滿意到底在哪?2019-07-26 旭的奇怪人生Story9 上了年紀真麻煩.....2019-07-21 旭的奇怪人生Story8作者的空白是鬼混?2019-07-18 艦長:來自虛數空間的求救2019-07-15 組織遊戲:撲克真心話大冒險規則表2019-07-14 旭的奇怪人生 Story7聯誼什麼的最討厭了2019-07-13 旭的奇怪人生 Story6 我的神啊!請完成我一個願望2019-07-11 旭的奇怪人生 Story5 愛情就是要忘記過去,迎接未來!!2019-07-10 旭的奇怪人生 Story3 美少男阿宅.....現充?2019-07-10 旭的奇怪人生 Story4今天的我依然如此帥氣2019-07-08 旭的奇怪人生 Story1 好奇怪的同學2019-07-08 旭的奇怪人生 Story2 這男的好奇怪2019-07-07 解放律者2019-07-07 雷電龍馬2019-07-06 奧托主教2019-07-06 齊格飛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