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昆汀鯊
    再見,或可能再也不見
    2024-06-03   散文
    106

出門前,刻意為自己洗了個頭、洗了個臉
把臉部與髮根做了個清潔,再拿使用多年的吹風機吹乾
將瀏海吹好,用自己僅有的幾個方式整理儀容
並取下前幾天先洗好晾乾、最為體面的衣服穿好

為的是,今天晚餐約好的那個會,那個難得的會

而距離上次與她分開是什麼時候呢?
依稀記得,差不多都快要五年了吧
是那種好像還可以記起什麼事情、卻也可以忘記許多事情的年份
只印象在那一夜的夜空中,掛在天邊的明月仍是滿盈
但返家之後,留下的卻是空無一人的寧靜漆黑

留下的,是她那台當初送我的吹風機
和再也不可能回去的回憶

五年過後,再搭上線,是因為一張演唱會的票券
在某個巧合,多了一張票,不知道跟誰去看、也不知道要送誰
滑了line的聯絡名單後,想想,就送給可能會喜歡的她吧

於是罕見地用這理由敲了敲那早已不再更新的訊息欄

其實我早就知道她已經有了屬意而穩定的另一半
心中也早就準備了B方案,若遇到已讀不回的窘境,應該就拿去賣吧
實際上會想要詢問,也並不真是單純多了張票、想要送出去的關係
實際上是想要回憶,想要重新再見到一次那個她而已

過了幾日,她居然回了訊息,訊息比想像中的更積極主動
她想約我出來吃飯,討論是否一起去看表演,吃完飯順便四處逛逛
我不確定她是怎麼想的,也不確定她男友是怎麼想的
我只是純粹用最直覺的方式答應了這個約,並準備好好的赴約
此時若以偶像劇的邏輯來進行編劇,是不是有可能重新認識、約會、復合呢?
這些遐想曾留存於狹窄的腦海之中,卻不敵近日潮水洶湧的工作
心中激起了一些漣漪,卻絲毫無法讓那漣漪佔據身體與心靈

或許是年齡到了某個程度吧,少了青春時火燙的浪漫與憧憬
久而久之的見面少了些悸動,多的只是吹吹頭髮、換上衣服而已

但遐想仍存,我也想過,是不是有可能重新認識,重新復合呢
是不是這個積極的回應中暗藏許多訊息,是不是我可以更努力追求回來呢
不過就在赴約的前一天,那尚未解除聯繫的IG罕見的出現一則PO文
PO文內容是她與她的那個他合照,慶祝他的生日
上頭有兩人的合照、蛋糕,跟那句「是我最喜愛、最安穩的歸屬」

當下看完的瞬間,心裡很像是被人一口吹散去那團火焰似的
或說是那種很清晰現在到底要做什麼決定的瞬間
無論這則貼文是否為軟釘子、是否認真追求就有機會復合等等
回到最自己內在的想法就是,我不願意去破壞任何存在的穩定關係

再見,或再也不見都好,這個想法都是再清楚不過

於是,我就是穿上衣服,先到辦公室準備會議資料
直到下午頻繁的會議討論結束後,才在騎車迎雨往赴約地點去

約會的地方是一間她推薦的餐廳,專營中東口味的料理
她點的是一份偌大的印度薄餅與其他香料蘸料,我則是奶油咖哩雞肉
套餐的飲料是香料奶茶,純正的豆蔻、薑末與肉桂配合顯眼的讓人分神

她穿的是一件跟我配色相同的軍綠小背心,和薄透的白色襯衫
與過往相同,總是滔滔不絕地說著自己的工作、生活碎片
每次出來,我往往都是那個聆聽的人,聽她叨叨絮絮好多事情
其實我對於那些事情也不是真得擁有什麼興趣
為的只是讓對方可以好好說點話,為彼此見面的時間鋪墊些什麼

這間餐廳很有印度料理的特色,大量的香料、豐富的調味等等
一大盤的食物不曉得從哪邊吃起,就拿著特殊風味的餅到處試
她邀請我試試看她的沾醬、我也邀請她嘗試自己的奶油咖哩雞
最後兩邊都沒有吃完,她不適應口味,我則是純粹做飲食控制

後來吃完飯,她問我接下來要去什麼地方
我找了兩間以前約會常去的書店,閒晃了一下
而颱風外圍環流影響的天候不好,細雨飄搖,走路還得隨時注意水窪
兩人撐著傘散步,說著近期發生的事情
我心中不是沒想過這時候其實這時候可以進一步做點什麼、說點什麼
可是當腦中不斷出現她男友那憨厚的笑容時,這個念頭很快就打消了

就很像是你明明很有動機做些什麼、你也有感受到不錯的時機點
但想起一些道德與底線後,你決定懸涯勒馬,決定不再往那個方向嘗試

我本來打算在這時候跟她道歉,為以前糊塗犯下的錯道歉
說著那些不再可能回去的過往,像是老朋友一樣輕鬆的聊天
可是當下什麼也想不起來,像是思想都蒙上一層迷霧那般
疲憊的身軀讓腳部有些拖沓,步伐顯的十足沈重
反應忽然變得緩慢,神經系統如連假的國道般壅塞
果然一整天的會議與準備餘威仍存,不敵想睡的狀態,我什麼也想不起來

我們最後在書店待到晚上九點多出來,她問我,接下來還有沒有要去哪
真要說的話,去個居酒屋、吃個宵夜、看個夜景或許都是好選擇
可是,我什麼也說不出來,我不想問任何逾矩的邀約
當下害怕的不是邀約失敗,是反常的害怕邀約成功
失敗便失敗,失敗頂多是下一次再努力而已
但如果成功了,背後象徵的意義會是什麼呢?

我不知道,我也永遠不會知道,因為我只是說:
「我看時間也差不多拉,妳早點回家休息喔」

她也只是說:
「恩恩,那下雨天你要小心騎車,要記得穿雨衣喔,不然會禿頭」

慢慢的走在街上,她說可以陪我去牽車,我則堅持要送她到捷運站
我們基本上沒有特別走在一起,我也刻意有些疏遠,她則是照常開啟每個小話題
至於為什麼明明沒有想互動,卻非得要堅持送人家到捷運站呢
答案我也掌握不住,可能只是純粹想要最後回想起來,是由自己結尾吧

那為什麼非得要由自己結尾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也不需要知道吧

我們就這樣走到最後一個斑馬線,我還是那樣言不及義的回話
趕著搭捷運的人來來往往,他們大概也各自有自己的故事吧

她看著人潮,說,好多人喔,怎麼有這麼多人?

我原本想要說,還是等等再回家,要不要再去居酒屋坐坐
要不要再去河濱公園走走、要不要再去哪裡晃一晃
總之就是,可以再拖延一下,拖延一下兩人的時光
我甚至出發前想過,刻意在車廂內塞一個安全帽
離開之前藉口送她一程,就像以往,騎著機車帶她回家
雖然不一定會成功,但我有預感只要提出來就有機會
即便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但只要能回憶那種快樂的過去就是最幸福的了吧
甚至我可以當下立刻去附近的店家買一頂新的安全帽、一件新的雨衣
就為了好好的送她一程,為這趟約會做一個對於自己更好的結束

可是我愣是什麼也幹不出來,只因為我滿腦子都是他們幸福的模樣

失敗便失敗,失敗頂多是下一次再努力而已
但如果成功了,背後象徵的意義會是什麼呢?

不可以,我只是告訴自己不可以,你不可以為了自己去傷害誰
如果是真心喜歡她,應該做的是讓她幸福而安穩地繼續過下去
即便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腦補,不過我還是想要這麼做、這麼想

離開前,我叫住了她,跟她說等一下下,都忘記了這趟的目的
她說,什麼事嗎?這趟出來你有要給我什麼嗎?

她語氣透露一種困惑,或是有一點防備,試探性的小聲詢問
跟剛剛相對有自信的氛圍不同,比較像是不安全感、擔心,而非期待

我想也好,或許也應證了那些幻想都只是幻想,不是真實的
於是,燈光不足的情況下在偌大的背包內翻找許久那張票
背包底部塞著許多東西,小小的票券不曉得跑哪去,因而翻找許久
而她只是在旁邊默默等待,一句話也沒說,看著我慌忙的找尋
很快的,本來那些無意義的煩惱被著急的心情給替代掉
我反而是想著,奇怪了,明明記得有放進來啊,為什麼會不見了呢?

好在,探找了快一分鐘,終於被我找到那張關鍵的演唱會門票

我如獲珍寶似的把票卷拿起來,說:「就是這個啊,不是說要給妳這張票嗎?」
「今天出來就是要這個給妳拉,都忘記剛剛吃飯的時候要給妳!」

她看到票卷,這時才露出一個笑容,不過這個笑容感覺很像是社交用的笑容
理由是,我很難跟剛剛的情緒對上,且那個笑容是相對完美的
比較像是長時間練習而做出來的制式笑容,而不是自然展露的輕鬆笑意

她說:「喔喔哈哈哈,原來是這個喔?謝謝你拉!」

聽上去,語氣有一種莫名的心虛,好像也並不是真心想要這張票
比較像是客氣的收下些別人的好意,雖然沒有特別喜歡,卻還是好好回應
有時候在一些社交場子收到禮物時也必須用這種方式來對話
想不到,此時竟然有如此熟悉的感受,實在是很特別

我沒有特別的回應什麼,也沒有問她有沒有要一起看等等
就是隨意回應她的提醒,說一定會穿雨衣云云,便揮手說再見

離去之後,看著雨夜街頭的寂寥,撐起的折疊傘被風吹起如紙鳶般飛翔
糟糕的天候讓原先的充滿著人潮的路旁變得門口羅雀
幾名如我有夜貓屬性之人零零散散的走在邊道,臉龐各有其故事
心中有些失落與不捨情緒,但更多的是一種颯爽的心情
像是剛做好了一個決定,並完成之的那種狀態
兩種相對極端的感受在體內奔騰,相對需要些時間慢慢消化

因此我選擇騎在空曠無車無人的提外道路
小小飆著車,讓快速的空氣與景色卸去某種無以名狀的心情
往著明知道是哪裡、卻又不知道該去哪裡的地方前進著
點點雨滴逐漸浸濕了衣褲,點點雨滴逐漸凝聚成斑紋
安全帽前透明塑膠殼慢慢被水痕擊打得有些模糊
右手稍微放鬆緊摧的油門,讓手腕不再彎曲如初來乍到般

到終點前,我迴轉了方向,並沒有逕自的往確切的地點而去
以沒有聲音的方式寧靜的呢喃著那句:

「再見,或可能再也不見」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 www.penpal.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關於我們->聯絡我們> 。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
載入中...
top↑